赘婿 第四章 没关系的人
    街道上行人来往,苏檀儿带着娟儿与杏儿,宁毅带着婵儿,薛进则带着两名小厮,正在友好地交谈着。

    江宁一带经济繁荣,织造业发达,在这方面,附近最大的三家布行分别是苏氏布行,薛家的大川布行以及作为行首的乌氏布行,薛进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跟苏檀儿谈论在淮南一带一笔生意的合作事项。不过苏檀儿这时候在苏家还只做着小部分的管理,江宁以外的大部分生意还是二叔与三叔在负责,于是让薛进找二叔苏仲堪谈这件事,而薛进则表示有熟悉人在比较好说话,几日之后设宴与苏仲堪谈生意的时候,希望苏檀儿能一起过来云云……话是这样说啦。

    薛进对苏家的苏檀儿一直有意思,大家老早就知道,曾经薛家也对苏家提过亲,但一来苏老太公对这薛进不怎么喜欢,二来苏家这一代人才凋零,也不打算把苏檀儿直接嫁出去,再者双方毕竟是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亲事未成,成亲那日苏檀儿又跑掉了,薛进抓住混乱的机会,偷偷摸摸的一板砖把宁毅给砸晕跑掉,由于没有有力的证人,这狗屁倒灶的事情追究起来也很复杂,到最后终于还是不了了之。

    事情过了这么久,又有苏檀儿逃婚的事情,这时候薛进又跑来找苏檀儿,自然还是不死心。尽管苏檀儿这时候已为他人妇,不可能再嫁到薛家,但苏檀儿美丽聪慧又有本事,认为自己有两把刷子的男人就喜欢征服这样的女人,倒是想不到看见了一路回家的宁毅,他虽然之前砸了宁毅一砖,但对这书呆子实在没放在眼里,于是跑过来主动打招呼,准备让宁毅憋屈一番。

    苏檀儿跟着出来自然也是因为知道薛进的想法。她对宁毅的感觉其实简单,不讨厌,而且对方已经是自己的丈夫,没办法了,总归来说还是认为宁毅跟自己是绑在一起的。薛进这人没什么大的本事,跟苏家那帮二世祖三世祖没什么两样,她是讨厌的,但无论如何,有薛家的后台,就得生意归生意,个人好恶放一边。

    这时候得到杏儿传讯,苏檀儿匆匆出来,毕竟害怕宁毅书生意气,经不起挑衅,跟对方起什么冲突,真冲突起来到最后势必变成苏、薛两家的事情,她对宁毅的感情可还远远没到愿意拿家族利益来为了丈夫出气的程度。可是不管也不行,这是她相公,起了冲突不管就是水性杨花,若是冲突未起,要劝解也很难拿捏。虽然这几个月下来跟宁毅相处和谐,但男人啊,最在乎的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彼此还不算熟悉,自己若是让他稍稍退让,谁知道他会不会认为自己跟薛进有点什么,以致心生芥蒂。她希望事情能做到完美,即便宁毅是入赘过来,她也希望日后能尽量避免家宅不宁什么的,当下一阵头痛。

    谁知道赶出来,才发现宁毅正态度自然地跟对方讨论着失忆的事情,看起来真像是连薛进这个名字都完全没有感觉了……莫非这几个月来,真的没人在他面前一丝一毫的提起这件事?她有些疑惑地将话题拉开,不一会儿与那薛进告辞,带着宁毅与几个丫鬟上了马车。

    “对了,中秋节秦淮赏灯,濮园诗会大家可携家眷前往,听说宁兄饱学,不知可会与檀儿妹子一同参加吗?”

    眼见两人离去,薛进在这边笑着大声问道,此时已是八月初,中秋将至,秦淮河上节目无数,有只许单身男人参加的,也有多是女性参加的,濮园诗会在以往名气较大。无论在哪个年代,满足温饱之后附庸一下风雅总是常态,说是诗会,各种表演节目自然也多,苏檀儿往年就常常参加,这时候却是放下了马车的帘子:“再说吧。”

    “啧、再说……”望着马车离去,薛进在这边磨了磨牙,随即又疑惑起来,望着旁边的跟班:“你们说那姓宁的到底是装的还是真失忆了?不会装得这么像吧!”纳闷不已。

    他原本就是想刻意的提醒宁毅“我打了你,你拿我没辙”,甚至还故意说了“最近竟有人造谣说是小弟当日袭击宁兄,宁兄不会相信吧?”这样的话,就是为了让对方生气,谁知宁毅言语诚恳平和,也看不出半点死撑的样子,他俨然一拳打在了空处,迷惑之余,感觉自己演了这么久对方作为观众一点预期应有的反应都没,有些难受。

    此时在那马车当中,苏檀儿也正有些疑惑地望着对面的宁毅,这时在马车里主要说话的是三个丫鬟,她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那薛公子多么坏多么无礼之类的,虽然表面上一句话也没涉及苏檀儿,但实际听起来,却是在旁敲侧击地烘托着一个主题:“小姐跟那人可没关系哦。”宁毅偶尔也笑着插进话去。

    实际上在他的心中只是觉得这三个丫头的行为可爱,乖巧懂事,若是现代社会,这种年纪的小丫头不知道要任性成什么程度,过得片刻,只听苏檀儿问道:“相公……真是忘了那薛进了么?”

    宁毅点点头:“倒真是不记得了。”

    “但是……总听说了吧……”

    苏檀儿疑惑地盯着他,他回头看了一眼,两人对望片刻:“呃,娘子难道希望我刚才打他一顿?”

    苏檀儿望着他的眼睛眨了几下,随后渐渐的笑了出来,不同于之前模式化的微笑,这笑容灿烂中带着一点放下心来的轻松感,自己这相公果然还是懂得这些人情世故的,但这样想着,心底又微微有些失落,她不会喜欢纯粹的书呆子,也不会喜欢真正有心机的人,只是如今大家还算不上熟悉,这些事情倒也看不太清楚。

    马车驶过接近苏家大门的一座小桥,苏檀儿朝外面看了看:“这样的话……中秋濮园诗会,相公想去吗?”

    “诗词的话,不太会啊。”

    “倒也不用太会,就去看些表演,赏赏花灯而已。”

    苏檀儿说完,旁边的娟儿拼命点头:“是啊是啊,姑爷,好多表演的呢。”

    杏儿在一旁附和:“灯也很好看,而且还有漂亮的烟花……”

    “说不定绮兰小姐也会去表演呢……”

    “听唱歌……”

    三个丫鬟叽叽喳喳地说着灯会上的节目,这年头娱乐缺乏,她们显然对这样的事情很期待,宁毅笑着点头:“嗯,如果可以的话,到时候大家一起去看看吧。”

    中秋节还有十余天才到,过了几天,苏仲堪过来通知他,让他去距离苏家不远的豫山书院报到,准备开始当个悠闲的教书先生了。

赘婿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