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赘婿 > 第七十九章 他山之石(上)
赘婿 第七十九章 他山之石(上)
    第七十九章他山之石(上)

    接下来的几天,偶尔能够看见陆红提坐在台阶上沉思的情景。

    “……反关节技呢,主要是追求在一定情况下打击人的关节,使骨节错位,让人失去战斗力,有的是借力,有的是强行破坏,我知道你的武艺中间肯定也有很多擒拿的手法之类,所以具体的手法,你这么厉害我肯定是班门弄斧了……这里要说的是一些更加直接的概念,直接在手指、脚踝、手肘、膝盖这些地方做文章,目的性也许比较强……”

    “眼疾、手快,咔,掰断,人家踢出来的时候,不是考虑躲避或者抢攻对方的其它地方,而是接住,在脚踝上直接用力,他往哪一边,你可以顺着往哪一边,这里非常脆弱,只要一下,一般来说就是终身残废……我觉得很多武术好像在这方面做得好像是不算彻底和直接的,当然战场上可能就不怎么用得着,呵呵……”

    “这个是基本概念,说起来应该是简单的,然后我们可以的具体一点的分析,手指的受力,手肘的受力,膝盖、脚踝的受力,人身上有很多要害,我们可以列出来,譬如说人手部……这里,呃,应该是这里只要一刀一般来说就是流血不止,耳后这里会……”

    最初的时候其实还是当成有趣的卖弄来听的,战阵之上打出来的人,一切的招法其实走的也是实用性的道路。真要说掰手指打关节这些观念,武功当中其实也有很多,人身上的诸多要害,陆红提也是清清楚楚。这宁毅说得简单,你一掌过来我掰断你手指,或者我接着反方向打你手肘,这个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随着一步步的细致讲解,似乎有些东西开始变得不一样。

    过分详细,过分清晰,过分条理了。那些说法之中,对于人的身体一丝一毫似乎都在拿“因为、所以”的结构在分析,甚至有一些要害,真的是她以前都没有仔细去想过的,就算会知道,与人战斗时也不会想着要第一时间就达成这样或那样的目标。

    “这些……是谁教你的啊?”

    “呃?”

    “简直像是……以你那格物的法子来练武一样……”

    宁毅想想,点头笑起来,他所说的其实是诸多现代格斗技的归纳,主要是用于防身术的方面。上辈子毕竟是学过,涉猎过,什么柔术啊、合气道啊、泰拳啊,他到后来也不可能系统性地去学了。但除了健身的一面,基本上接触的却都是用于防身的大杀伤力的技巧,乃至于军体拳,许多特种兵的技巧。他没必要告诉陆红提具体该怎样去做,陆红提在这些方面太熟悉了,因此说的也都是大的概念上的分析,让人把目的变得更加清晰。

    “……对于高手来说也许都有不同的应变,但如果在普通人的层面上,眼疾、手快,反复练习,以最短的时间摧毁人身上的某几点为目标,再配合这些二流高手的内功……想要成为真正的高手也许会很苛刻,但如果在特定环境下对上别人的士兵,也许会更有效率……不追求全面或者驳杂或者浑浑噩噩,看清楚目的,做专门的锻炼,就像手术刀一样的划进去……好吧,手术刀是格物上的名词……”

    “譬如说,可以考虑以五个人或者几个人为一组,专门研究潜入、互相接应、无声的杀人,配合远程观察……并不是只有你才可以出来考虑刺杀,几个人系统配合下来,刺杀或者扰乱的效率会更高,但必须深入研究,找出规律,寻找破绽……好吧,这些想法是下一方面的了,几天之后再来商量这个,先讨论武艺……”

    “我有几套拳,用处有多大我也不清楚,不过你是师父,有没有用你来鉴别一下,反正,没用就当看看了……第一套大概就是针对这些弱点弄出来的,可惜我一只手不太好用,也许演示不到位……”

    时间已经过去了**天,宁毅的左手基本上也能动一下了。当然,要全部恢复,据陆红提说大概得需要半年时间的持续医治,应该不会留下太大的后遗症。第一套拳自然是军体拳,这是完全冲着实用性和致命要害去的杀人拳,当然并不是说学了就一定很适用,一如反关节技,大量的练习必不可缺,而普通人就算练了,也不见得一定能以宁毅这样的块头打败诸如杨氏兄弟那种程度的对手,宁毅目前不见得会花大量的时间去锻炼这个。不过其中蕴含的东西,陆红提自然一眼就能看出。

    “这个……该是单单追求速度跟力量的拳了,如果在一定的程度以下,确实是……很可怕。”

    “到了极致的速度跟力量,跟一流高手能不能拼一下?”

    宁毅对这个好奇,陆红提坐在那儿笑了笑,随后走到他身前:“你来打我。”

    “我是伤员,而且不打女人……”

    宁毅摊摊手,只是话没说完,右手就准备一拳打出去,不过念头一动,手上拳头才刚刚握起准备出去,顿时间就没有了力量,陆红提并处两根手指无声地抵在他手肘上,随后收了回去,他右拳又要打出去,随后也不管左手受伤,同时准备发力,陆红提的手指在他双手上随意点着,腿上也点了一下,裙摆微扬,足尖悄然点动了他的足踝,随后宁毅想要张嘴拿脑袋撞过去咬过去,额头上被轻轻推一下,嘴巴才张开一条缝,崩的合上,吃了颗豆子。

    从头到尾,宁毅的手脚根本连抬也没能抬起来,看起来就身体摇了几下,这时候捂住了嘴巴,一脸郁闷:“你这样子不对……”

    陆红提有些开心地笑着:“秋风未动而蝉先觉,你的格物求的是简单的目的,可如果你还未抬手之前,气血就已经告诉了我你要怎么做,你就算速度再快,力量再大,又有什么用?你今后学些武艺套路,师父也会告诉你,那些招式不是耍来玩的,若我们水平相仿,方才你的肩膀一动,我就开始抬手,你看见我手指动,你的身形立刻就要变,然后我也知道我这一下没用了,也要接着变的……”

    她想了想:“但若只求速成,这套拳其实也就够了……”

    “好吧,反正我只能当二流高手……”宁毅吃了颗豆子,这时候说话还有些囫囵,这个下午研究了一下军体拳,又说说天龙八部。到得第二天,宁毅给对方演示一套太极拳,口中念念有词。

    “太极拳,无极而生,动静之机,阴阳之母……”

    这句话他就记得这么一点点,不过无所谓,听起来也已经很故弄玄虚了,说完之后赶快闭嘴,做高深莫测状演示起来。其实他练的也不是什么听起来很厉害的太极套路,不过是公园里的老公公拳老太太拳,从起式到揽雀尾到单鞭。这是清晨,陆红提坐在台阶上一面吃树林里摘的小红果子一边笑。

    “开玩笑,这是什么拳,哪里有这么慢的,你怎么打人啊……”

    宁毅左手本身也不怎么顺,这时候停下来:“闭嘴好好看好好琢磨,不许笑……肤浅”

    他恼羞成怒,陆红提将一颗小果子放进嘴里,严肃点头,眼中倒还是笑,随后从头再来。大概到白鹤亮翅的时候,陆红提咀嚼着东西,点了点头,喃喃道:“这是刀盾兵的拳,只是拳意有些散啊……”

    进步搬拦捶、如封似闭、开和手、右单鞭、肘底捶……宁毅其实打得软绵绵的姿势也不怎么标准,他在理念上来说自然还是走的纯理性纯逻辑路线,数据流统筹流的军体拳和要害分析更合他的胃口,只是看看这拳法是否对于陆红提有用罢了。拳打到一半的时候,陆红提就只是皱着眉头看了,到得打完,她坐在那儿抿着嘴:“就这么多?”

    “嗯,我就会这些了。”宁毅摊摊手,“怎么样?”

    “想不通……”陆红提语气有些低,随后望向一边,仿佛自言自语,“你这拳太怪,它碎了,不该是这样子的,这是道家的东西……我师父是个道姑,她……”

    她的师父已经挂了,也不知以前教过她什么,但太极拳这年头肯定是没有的,宁毅也知道这种太极已经变了,如果说拳法分练法跟打法,这个根本连练法都不是,而且接近舞蹈。陆红提既然能有感悟,他自然也不去干扰太多,到得中午他拿着葫芦去打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陆红提在破庙前重复那太极拳,不过,从起势到揽雀尾她都一连停了三遍。

    停一遍,重来,就变个样子,有时候摇摇头想一会儿,变个样子再来。如此打完一遍已经一个多时辰,有的地方变得宁毅根本认不出来。她连续打完一遍,速度时快时慢,然而已经脱去诸多舞蹈动作,看来铁血杀伐,裙摆舞动间,却也有着一股特有的英气与美感,一式搬拦捶甚至打折了旁边的一棵小树,出手之间破风声疾响,这一遍打完,随后又开始一式式的推和变化,这一次速度又慢了下来,但是变得更加多了。

    到得黄昏时刻,拳法未停,夕阳从树隙之间穿过来,陆红提的头顶袅袅的冒出白气。她已经快快慢慢地将拳法变了好几次,在宁毅看来似乎每一次都很吓人,随后燃起篝火煮饭,饭煮好已经是晚上,宁毅还想着要不要叫她停下,陆红提收了气自己过来了,坐在旁边。

    “悟通了?”

    “想不通,你这套拳有的是战阵上用的,这个倒是好想,但另外一些不好想……”她摇摇头,“以柔克刚,像是道家里关于阴阳的想法,这不太像是格物里的吧……你这些到底从哪里学来的……”

    “呃,小时候有个道士经过我家门口……”

    陆红提笑起来:“他吟了两首诗……你莫糊弄我,我打听过的,不愿说便不说,若你说是你自己所想,我也只以为这世上有生而知之的天才也罢了……”

    打听人的艺业毕竟是忌讳,陆红提对这方面看得比较重,宁毅摇摇头:“如果真有这样的人,我倒真想介绍给你,不过确实没有……嗯,确实是以柔克刚,有些很厉害的说法,你想不想听听?”

    于是这个晚上又拿各种关于太极拳的说法来忽悠一番,偶尔接触到的啊,或者电视里的啊,另外当然也有商业哲学上的,有的是瞎掰,有的太玄,商业组织层面的太过务实,宁毅倒是能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写成论文也没压力,但于武学上毕竟意义不大。

    陆红提要重现太极,可能不是一天两天能办到的事情了。接下来又过了两天,如同填鸭般的灌输一番寸劲拳、咏春拳、半步崩、截拳道之类的概念——宁毅都没练过,只是一鳞半爪地知道一些而已,譬如二字钳羊马怎么站他知道一个大概姿势,怎么用就随便陆红提去想了,寸劲拳这些贴身短打的说法也是随意信口开河,譬如说有一种拳可以这样打,然后可以达到这种效果,怎么达到的,管你呢,至于首重气势的日本剑道武士道或者是泰拳的气势也给说上一通。

    一方面是因为这些说起来没有压力,另一方面,对于宁毅来说讲这个也不仅仅是为了炫耀,他对于这些东西很有兴趣,武学还会发展一千年,这一千年有变形有进步有倒退。到头来,结合一个武学大师的经验和心性,当他将这一千年的概念一股脑地送过来时,到底会变成个什么样子,这是他很感兴趣的事情。

    他目前对陆红提的感觉大概有三条:一、大家是朋友;二、是交易伙伴,以后或许还能拜托一些其它的事情,这就是隐形的资源;三、这是投资,他很想看看以后这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当然凡事不用想得这么细致,不过既然是朋友,他也愿意提供给对方一些自己能提供的东西,特别是因为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也是举手之劳。

    原本他是打算提供一些东西用来跟陆红提换取武功秘籍的,因此前些天,他一直在思考与组合信息,考虑到底哪些是适合对方的。就像是无事的时候去替对方管理一个公司,提供各种方案,他首先得了解这个公司的内情是什么。

    于是到得几天后的清晨,宁毅与陆红提说道:“接下来我想要跟你讨论一下吕梁山的情况,讨论每年辽军打草谷或者进犯的情况,讨论你们在山里那些村子的情况,我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但具体还不是完全清楚。然后……我会帮你制定一整套的方案和计划,替你规划一些展望和发展蓝图,当然会是结合你那边实情的,可以用的。”

    陆红提理解了好一会儿,方才看他一眼:“大概明白你在说什么,可是……这个你也懂?”

    宁毅笑了笑:“这才是我真正擅长的东西,应该会有帮助。”

    昨晚到今天上午其实一直不在家,一个朋友从美国回国,很紧的行程也挤了一天专门从哈尔滨飞过来看香蕉,昨天只睡了四个小时码了存稿就出门的。上午回来之后,真的被大家吓了一跳,我要一百票,大家竟然给了三百多,非常感谢大家对香蕉的支持,也感谢“乾坤索”、“富翁的成长”两位同学以及大家的打赏。香蕉每次埋长线,其实都很忐忑,很有战战兢兢的感觉,大家的支持至少证明香蕉的许多选择是正确的,香蕉会继续努力,给大家更好的,更有感觉的剧情

    中午睡了一会儿就起来码字了,下一章会在午夜前出来,灵感还很畅,接下来应当不会有问题。

    再次鞠躬谢谢大家^_^

赘婿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