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第八十六章 辈分、称呼
    第八十六章辈分、称呼(求月票)

    凌晨跑出门的时候,小婵已经回到房间悉悉索索地收拾东西了,娟儿与杏儿也已经起来帮忙。

    最近几日锻炼的路程都是到了聂云竹的小楼前便停住,配合陆红提教他的呼吸节奏,锻炼方法,基本上不会出汗。抵达那边时,聂云竹已经在小楼前等着了,微黄的光芒从后方的窗户里透出来。

    “……小婵的爹爹过世了,所以这几天大概会陪着她回去家里一趟,过了头七,下葬了之后才能赶回来,这几天大概不会跑过来了。”

    “我、我又不是在这里等你……”聂云竹这句话脱口而出,随后却是微微一窘,低下了头,“呃,也有等立恒你过来说说话,不过,在这里喝着茶,等着天亮,其实也挺有趣的,我都习惯了。”她微微笑着,随后顿了顿:“倒是你们这时候出城,若过得几日难民来得多了,封了城门可怎么办?”

    “应当没这么快,附近州县水患还不算重,再远一点到江州那边,若要往这边来,也得一段时间才行,真要关城门,大概得等到半个月之后或者七月末,我跟小婵的话,加上今天也就是五天便能返回。就算真发生最坏的情况,最初每日也会有军队护送出城施粥施饭,以苏家的关系,我们可以跟着进来,没有问题。”

    云竹点了点头,“不过毕竟过来的是灾民,也怕有人闹事或者半路抢人钱物的,你还是得当心了。”

    听她说起这个,宁毅哈哈一笑:“没事没事,我现在是武林高手,江湖上人称血手人屠,以后你就知道了,何况还有金丝大环刀的耿护卫他们跟着,问题不大。”

    他将那缠了绷带看来很拉风的左手在空中挥舞几下,其中一段布条飞起在空中,聂云竹便在旁边,顺手接住了,她微微愣了愣,随后眨眨眼睛,无声地将宁毅的左手拉过去,替他将绑带缠好了才放开,随后转了身子坐开一点。看起来自然而然,流畅地做完这一切,实际脸上已经一片滚烫,心里扑通扑通乱跳,好在此时光线不足,宁毅大概也看不到多少,只听见她轻声的嘟囔传来:“还说呢……”对他左手的受伤仍然有些埋怨的感觉。

    毅笑了笑,拿起茶杯喝了口茶,过得一阵,方才问道,“云竹……以前家里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嗯?”聂云竹瞪大眼睛望过来。

    “呵,知道有些冒昧,但是……想了解一下。”

    聂云竹的脸上又是红了红,若在以往,在他人面前她是绝不愿说起这些的,然而眼下立恒说想要了解一下,似乎情况就有些复杂了,她想了一会儿。

    “家中,祖籍原本在宣州,也是官宦人家,爹爹很疼我,小时候请人教我诗词歌赋……小的时候,也被人说是才女的,不过十岁那年,爹爹犯事了……我就进了教坊司,然后……立恒想知道哪些事情啊……”

    虽说心情复杂,也不介意跟立恒坦陈这些,但话到嘴边,也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句了,她问起宁毅具体想知道的事情,宁毅想了想,轻声道:“家中……如今还有能找到的亲人吗?”

    聂云竹摇了摇头:“找不着了……爹和娘,听说在发配的路上都过世了,有个姨娘听说改了嫁,也许有其它的亲人……其实这几年原也可以回宣州找找,不过……不过反正爹娘也死了……”

    低声说到后面,已经是快要落泪的情绪。宁毅待她稍稍平缓一些,方才说道:“以前……每天推着小车过去,现在也走来走去的那个摆棋摊的老人家,云竹应该算是认识了吧,另外一个是驸马爷,叫做康贤,你去送过松花蛋,端午节还帮忙当了托的。”

    聂云竹吸了吸鼻子,鼻头微红,这时倒是轻声笑着点了点头:“嗯,现在见着了还打招呼呢,秦老爷子很和气,驸马爷也去店里喝过几次粥,吃过东西。”

    “秦老爷子算是书香世家,人也好,有修养。我最近在想,他若愿收你为义女,云竹你意下如何?”

    “我……我?”聂云竹愣了愣,瞪大眼睛,片刻之后,方有些手足无措,“这……怎么可能……”

    “我说可以就可以。”

    “但是……立恒你当然这么说啦”聂云竹有些焦急,皱着眉头,“我、我以前毕竟是在金风楼……立恒你说这话,不是让人为难么……”

    宁毅笑着:“人家也有这想法。”

    “怎、怎么可能……”

    “呵,前几日大家在一起聊天,正好说起云竹你,我跟两位老人家说起你学着杀鸡、学着卖煎饼的事情,然后……便说到这上面来了,康驸马爷也说想收你为义女,不过老实说,想要个郡主头衔确实是麻烦,秦老那边便简单一些,老人家性子也好,他有两个儿子,一文一武,皆在外为官,多这两个哥哥,以后绝对没人敢欺负你了。”

    聂云竹坐在那儿望着他,听他将这些说完,低下头看不见神色:“立恒……立恒为何要做到如此地步……”

    “啧,说着说着他们就主动提出来了,关我什么事。”宁毅摊了摊手,随后笑起来,“不过他们其实是喜爱你的性子和风骨,我的功利心就比较重了。秦老这人呢,以前是个大官,也是犯了点事情被罢了,每天在那里下棋,但人脉广,影响力的话……江宁或许知道的人不多,但绝对不弱的,你又多两个大哥,以后做点生意卖点松花蛋什么的绝对没人敢找碴了,大家朋友一场,我也跟着沾点便宜。老实说……我也想他们收我当义子什么的啊,这世界上干什么干得好都不如有个厉害的老爹,可大家下棋下久了,这事不怎么靠谱,没这个机会了……”

    聂云竹在那边扑哧笑了出来,似乎就那样笑起来之后抑制不住,仰了仰头随后低下去。老实说,她忍不住笑出来的样子很漂亮,低下头之后,双手枕在膝盖上,额头抵着手臂坐着笑,但笑着笑着便有些奇怪了,宁毅等了一会儿,看见她坐在那儿枕着额头哭起来,后方油灯的光芒照亮了那挂着泪珠的些许侧脸。

    宁毅吐了口气,待她哭了一阵,方才开口:“喂,这反应可不好。”

    “我……我……我这身份……会给老人家添麻烦的……”

    “没有麻烦。对旁人来说,若在官场上孜孜钻营的,或许有麻烦,但对他来说,对你来说,没有。我说没有就没有”就算真有人说闲话,宁毅也能编些故事,弄些炒作手法,把名声往需要的方向引导过去。

    “这几天我正好出城,你考虑一下。不要觉得是高攀什么的,认了这义父便是一家人,今后他将你当女儿待,你也得做父亲一般服侍他,他老了病了,你也得时常照看的。秦老的性格不错,是个好人,因此你才选他当义父,若不是,理都不用理他。不是说……有个厉害的义父是为了与旁人证明什么,只是……从今往后有个家而已。”

    聂云竹坐在那儿兀自抽泣不停,宁毅举起一只手,想拍拍她的后背,想了想,又收回来,坐在那儿等她将情绪宣泄完。不久之后,晨曦微露了,聂云竹才擦掉眼睛坐起来,露出一个笑容。她的哭泣并非是因为伤心,因此这笑容也是自然,只是眼皮红了起来而已。

    不多时,宁毅准备起身回家,双方道别走出两步之后,聂云竹才在背后叫住他:“那个……那个……我想到一件事情……”

    “嗯?”宁毅回过头,女子在那边带着红红的眼圈有些赧然地笑着。

    “那个……立恒跟秦老爷子、康驸马爷,是平辈论交的吧……”

    “嗯,平时下棋聊天,倒是没分什么辈分。”

    “那……若我真认秦老爷子为义父,不是要叫你立恒叔叔了么。”她偏了偏头,有些俏皮地想着事情,“若有们三人在那聊天,我过来见礼,是不是要说:‘义父好,康叔叔好,立恒叔叔好’然后你难道答云竹侄女乖么……我比你年纪大啊……”

    她憋着笑,一脸苦恼的样子。宁毅微微张嘴,在那边愣了半晌,随后嘴角抽搐几下,有些无奈地点点她:“找事。”转身往前走去。

    后方那笑声“噗”的传来了,晨光之中,银铃一般的开心笑容。虽没有朝后望,但脑海中隐约可以“看”见聂云竹捂着嘴那俏皮而高兴的神态,宁毅笑了笑,径直前行。

    “这几日当心些啊,别又受伤了。”

    喊声传过来。宁毅举起右手朝后方摇了摇:“知道了”

    两家人要成为一家人,不是小事。聂云竹这边的事情交待好,也给了她几天的考虑的时间。接下来,便是陪着小婵出城奔丧的事了。

    一路回到苏府,该准备的东西也已经准备好,一辆马车之中装了不少东西,随行的还有带一把大刀,走惯江湖的耿护院,驾车的名叫东柱,是去年进到府里的小伙子。小婵穿一身素白的衣裙,身上也准备了黑色的缎带,楚楚可怜的丫鬟打扮,不过哭泣大概只是在昨晚,然后应该一晚没睡好觉,有些稍显疲惫的黑眼圈,宁毅拍拍她的头,她也就吸了吸鼻子,朝宁毅笑笑。

    “姑爷我没事呢。”

    四人到期,随后与苏檀儿道别,大概叮嘱了一番若城门关闭该怎么办以及让宁毅照顾好小婵的话之后,马车离开了苏府,离开江宁,往小婵的老家,一个名叫南亭村的小山村驶去……

    于是,觉得香蕉大魔王很有爱的,手上又还有月票的,请投过来吧

    不再预告下一章是凌晨几点了,昨晚一章加到四千多字,也推到了四点多钟才更新,我自己也掐不好,时间不准伤人品,大家还是到早上起床再看吧,我放到八点钟发得了。

赘婿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