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圣庭 第十三章 云龙九变
    “砰……”

    “什么人!”

    “谁!”

    董百夫长关于死亡惩罚的奉劝,点醒了剑殇,剑殇迅速冲入街边民屋。

    巨响声中,一阵声色俱厉的呵斥声起。

    剑殇身形一顿,就看到屋内有六男二女八个年轻人,此时三个男人正持刀执剑围着自己,神情警惕,其余两个刚从内屋跑出,三个正在桌上桌上打包东西。

    “蛮夷来了,而且杀入镇里,你们还不快走?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没命什么都会失去!”

    剑殇浓眉一皱,没想到随便选个民屋,竟然会碰上还未逃亡的人,看其服饰、神态、气质,应该是npc,而非玩家,不由出声奉劝道。

    话落,不顾众人反应,迅速冲入左侧房间。

    留下厅内八个年轻男人面面相觑,不知这个踢门而入的人到底怎么回事,就是想发战争财,也不会选他们这种毫不起眼的房子啊?

    再说,食物和贵重物品,已经被他们打包了,就放在桌上,之前及时掩盖,不知道那人看到没!

    “姜大哥?”

    一位剑眉星目,面白无须的年轻人,看向浓眉大眼,稳重冷静,一直为众人首领的姜曜喊道。

    “别管他,我们走!”

    姜曜疑惑看了眼左侧内屋房门,伸手把桌上包裹背负背上应道。

    “沙、沙、沙……”

    剑殇一入内屋,顾不得屋外八人,立刻从怀中掏出金丝内甲,脱下粗布外衣,把金丝内甲穿在里面,再穿上外衣。

    最后,拿出击杀里正史荣所得的紫级功法《云龙九变》(残)!

    “虽是残篇,却是难得的内功心法。不知道是残篇就属于紫级功法?还是完本才算紫级功法呢?”

    看着手中紫色功法秘籍,剑殇暗自嘀咕着,拍开秘籍……

    霎那间,剑殇脑际出现无数信息,体内更有股暖流蓦然出现,按照某种轨迹在体内运转起来,正是《云龙九变》残篇的运行路线。

    剑殇顾不得屋外战况,更顾不得屋外八人,立刻把心神沉浸在脑际信息和体内在脉络中行走的暖流……

    ……

    云龙九变(残篇),史氏一族镇族功法,据说传自远古,意如远古神龙蚋变进化之旅,腾云驾雾之能,其功震古烁今,神奇莫测!残篇分九层,每修成一层,四大属性永久+3,武力值永久+5,综合素质增幅10%,生命力、反应速度、恢复速度等增幅30%;依此类推,修到第九层则是四大属性永久+3(总为3*9),武力值永久+5(总为5*9),综合素质增幅90%,生命力、反应速度、恢复速度等增幅270%;

    (大圆满之前散功,则强制扣除修习功法增加的属性)

    ……

    体内暖流,只是教导般在体内运行了个大周天,便缩到丹田,等待主人的牵引、修习。

    “怪不得史荣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如打不死的小强般恐怖了!原来是功法的缘故,这《云龙九变》对于生命力、反应速度、恢复速度等极有特效,具有远古神龙的特性!”

    撑过了脑际信息爆发的痛苦,剑殇顾不得多理解、消化,迅速站起,拿起梨花镔铁枪朝门外冲去。

    至于《云龙九变》,自然没那么容易修习,剑殇也没时间修炼。之所以这么急着学习,只是预防被蛮夷所杀,爆出来而已!

    穿内甲,修功法,大约盏茶时间。

    剑殇冲出房屋时,北狄蛮骑还未杀到这个地段,而且逃难人群依旧众多拥挤,哭天抢地、怒吼惨叫声依旧萦绕不绝。

    “冷静!冷静!”

    前方逃难人群拥挤,剑殇冷静沉思了下,迅速冲向小巷。

    逃离史庄最近的路线自然是沿着宽阔街道,但人太多,还不如走小巷,反正自己独身一人,动作快点肯定比走大路快得多。

    冲入小巷,穿过胡同,眼见东面村口已经出现在视线中,剑殇眼角一扫,忽然发现之前所见六男二女,正持刀、执剑、拿斧正躲在某个葫芦形建筑群门口,以各种杂物、围墙为依靠,紧张看着街道远处,其中还有几个拿着石头、竹竿、绳索等。

    北狄蛮夷从北面杀来,绝大多数玩家和npc,都是逃亡南方。所以此街道只能见到比较贪图物品的平民刚从屋内冲出,夺路而逃,相对来说,已经算人烟稀少了。

    “你们还不走?不会打算与蛮夷硬拼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反正不认识,而且是npc,剑殇正要自顾自离开,忽然心思一动,走到一位身穿淡紫轻纱,留着条巨大马尾辫,眉清目秀的少女旁边,语气诚恳奉劝道。

    “哥哥说……北狄全是骑兵,机动力非常、非常强。两条腿肯定跑不过四条腿啊,就算跑出城镇,也会被追上杀掉呢,要我们埋伏蛮骑,夺取马匹!”

    那眉清目秀,看似双八年华的少女,似乎颇为怕生,只是感激剑殇的好意,俏脸一红,怯生生低声应道。

    “哦?!”

    剑殇眼神一亮,陷入沉思。

    事实如此,自己怎么没想到呢?连叶采云等人都没把握逃脱,自己跑得过北狄的铁骑吗?

    “我叫剑殇,你叫什么?”

    心中思定,剑殇不由靠得更近,拉近关系问道。

    “姜青,叫我阿青就行了!”

    那少女身体缩了缩,与靠近的剑殇拉开距离,脸红透耳轻声应道。

    “你是什么人?!别想骗……别捣乱,滚!”

    剑殇还想说什么,与姜青距离一条街的一个剑眉星目,面白无须的年轻人狠狠瞪着剑殇,愤怒喝道。

    剑殇无语,自己貌似没做什么啊?

    “噤声!来了!”

    最前方,距离剑殇十几米的浓眉大眼的姜曜,看了剑殇一眼,瞪向那年轻人呵斥道。

    “嗷、嗷、嗷……”

    远处街道拐角处,出现五个骑乘高头大马,身披兽皮,脸有纹身图案,手舞弯刀、狼牙棒等武器,疯狂纵马嚎叫的蛮夷,看上去都颇为魁梧、粗犷。

    那年轻人警告般狠狠瞪了剑殇一眼,紧了紧手中头颅大石头,紧张看着纵马而来的蛮骑……

    “别紧张,有我!”

    姜青似乎颇为紧张地握紧手中一米多长的竹竿,双眼死死盯着靠近的蛮骑。剑殇笑了笑,拍了拍姜青秀肩安慰道。

    “嗯……”

    姜青身体猛然一颤,如受惊兔子般身体一缩,迅速与剑殇拉开距离!

    “这小女孩,也太怕羞,太胆小了吧?”

    剑殇撇了撇嘴暗自嘀咕,同时紧握手中梨花镔铁枪,死死盯着最前方的蛮骑。

    三四十米长的街道,对于纵马狼嚎的蛮骑,不过是数个呼吸间的距离。

    关系着自己的生死,不只是剑殇认为的“胆小怯生”的姜青,便是其他人,包括剑殇,都紧张盯着蛮骑,连呼吸声都淡不可闻!

    

铸圣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