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圣庭 第五十一章 阴差阳错
    “铿……”

    眼看梨花镔铁枪枪尖距离任我行后背三尺左右,任我行背后像长了眼睛般,手中紫金冷月刀闪电回劈,掠起弧形寒芒。

    清脆回荡的金属铿锵声起……

    “叮当……”

    清脆金属落地声起,锋利的镔铁枪刃,竟然被一刀斩断,连梨花镔铁枪也被磕偏,差点脱手。

    “嗯?”

    剑殇单手持着仅剩一半枪刃的梨花镔铁枪直指任我行,动作停滞,神情微楞,随即毫不在意微笑叹道:

    “不愧为异人军营第一大帮帮主!”

    剑殇惊叹的不只是宝刀之利,还有隐隐发麻作痛的手掌虎口,看来任我行的武力值不比自己低。

    “任帮主所持乃中品利器紫金冷月刀,是击杀一个北狄都统,完成一个黄级任务的奖励,据说市价高达上千钻石币!”

    恰时,从手下拿过一把宝剑自保的白晨,声音轻柔提醒道。

    “叮叮当当……”

    “啊、啊、啊……”

    与此同时,门外一阵密集混乱的金属交击声、怒喝惨叫声起,显然议事厅外的战斗已经爆发。

    “中品利器?!整整比中品兵器级别的梨花镔铁枪高出一阶,怪不得能一刀劈断梨花镔铁枪了!”

    剑殇眉头一皱寻思道,白晨所说没错,这种级别的武器,在蓬莱商铺的出售价格是一千两百钻石币以上,价值不菲!

    “哈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着瞧!”

    剑殇停步,紧随冲锋的高龔、高虹、罗升等人也齐齐停在剑殇身边。任我行眼神犀利看向剑殇等人,又冷笑瞥了袖手旁观的截尘、白晨一眼,手持宝刀大笑前行。

    “嗯?”

    截尘和白晨齐齐皱眉对视一眼,感到无比的郁闷加憋屈。

    他们是什么人?自然清楚任我行把他们恨上了,估计是以为他们告密,和剑殇联手算计他。

    “咻、咻、咻……”

    “啊、啊……”

    眼看任我行一行七人即将走出议事厅大门,剑殇手持长枪站立不动,高虹、罗升等将领也没动。

    就在此时,一阵密集的凌厉破空声起,紧随着一阵惨叫声,最先走到门口的三位衡行帮管事直接被射杀门口,每人至少中了十数箭。

    “铿、铿、铿……”

    沉闷硬物碎裂声起,上百枝利箭紧随而至,衡行帮众人面前出现一片箭羽,那三个被射杀的异人直接成为刺猬。

    “踏、踏、踏……”

    密集而沉重的脚步声起,丈余宽的大门忽然出现一道人墙,斜举而寒芒流转的长枪宛若枪林堵死大门。

    枪林后面,是上百骑乘高头大马,弯弓搭箭直指大门的弓骑兵。

    “砰、砰、砰……”

    窗户拍打声中,数十个人影出现在左右窗户,锋利箭刃直指厅内,大部分指向脸色大变,仓惶暴退的衡行帮四人。

    “不用‘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现在就能改改青山,截断水流了!”

    看着被逼回议事厅,脸色红白交接的任我行等人,剑殇眯着双眼,微笑说道。

    “郑公子、白小姐真打算把事做绝?不知这是两位的意思,还是你们背后……的意思?若真把我留下,大家就不死不休了!我一直没对你们下手,不是实力不够,而是看在伊利集团和白晨汽车控股有限公司的情份上!我刀爷虽然不是什么一手遮天的大人物,但当初凭着一把砍刀纵heng衡行市,创下偌大基业,能屹立至今,也不是泥捏的主!”

    谁知,任我行难以置信看着惨死的三位兄弟,理也不理剑殇,而是脸色阴沉,语气郑重看向颇为发愣、震撼的截尘、白晨,沉声警告道。

    “呃……”

    截尘、白晨张大嘴巴,错愕、疑惑、惊讶对视一眼,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一方面,他们都认为自己真是冤到家了,这关他们什么事?

    另一方面,他们都以为这是对方的谋划,目前来说,伊利堂和白晨会关系暧昧,颇为良好,这也是两大帮会抗衡衡行帮,使之一直不敢妄动的主要原因,所以没打算拆对方的台,只是对方没事先通知一声,心中有点意见而已!

    最后,截尘和白晨都认为如果不是对方出头,貌似忽然冒出来的剑殇,没有这么心狠手辣的道理。

    “嗯?”

    听到任我行这么说,剑殇愣了愣,迅速明白过来,不由心中暗爽。

    这样更好,自己还一直揣摩着如何承受衡行帮之后的疯狂报复呢,如果拉上两大帮会,估计衡行帮没能力,也没胆子全面开战。

    同时,剑殇也心中警惕,这些异人势力,现实中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若非逼不得已,都不会把事做绝,最大的可能是互退一步,和平共处。毕竟这些互相知根知底的异人势力,在《铸圣庭》中再强势,现实中却是跑不了,互相忌惮。

    或许,这也是异人势力的大形势。

    其实,一路以来,承受着各种异样眼光,剑殇也知道自己带着一群原住民闯天下很另类。

    异人和原住民同样有七情六欲,同样有善有恶,异人也不是没有可以并肩作战的兄弟战友,比如李碧蓉、醉星、烈阳等异人,和剑殇关系不坏,能力也不差。但是,现实中无权无势,出身平凡,孤家寡人的剑殇,自认没控制、驾驭、保障异人的资本、势力、靠山,如果异人现实中受到威胁、诱惑,很可能随时反叛,这个让剑殇也无法指责,所以剑殇干脆一个玩家也不接受。

    这就是人在江湖,人不由己。

    不是剑殇排斥异人,而是不敢接受!

    “不关伊利堂的事,我截尘是什么人,刀爷应该很清楚。是就是,不是就……”

    看着现实中被称呼为“刀爷”的任我行那疯狂、暴戾、凶残的眼神。截尘剑眉大皱,心中不悦、郁闷加苦涩,也确实有点看不起黑社会出身的任我行,但还是硬着头皮解释道。

    毕竟“刀爷”是什么人,截尘很清楚,真把“刀爷”惹火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虽然截尘不怕“刀爷”,但伊利集团肯定会为此焦头烂额,这本来就跟伊利集团没关系,截尘即使认定是心上人白晨所为,却也不敢贸然背上这个黑锅,因为他身后还有家族、还有董事会!

    “杀!”

    听到截尘所说,剑殇眼皮一跳,哪会让截尘说完,猛然暴喝一声,身形一蹿,手中长枪一挑……

    梨花镔铁枪虽然失去半个枪头,但也锋利无比,宛若长戟,被半个枪刃划中的话,也不比被刀砍中好受。

    “你们敢?!!!”

    任我行双眼一瞪,惊怒交加,声色俱厉暴喝。

    *****

    收藏、推荐、点击!!!

    

铸圣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