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圣庭 第五十三章 浑水摸鱼
    “人杀都杀了,你演戏给谁看呢?”

    看之前稳重冷静,喜怒不形于色的白晨如此,剑殇嘴角一扯,放下手中失去枪尖的梨花镔铁枪,煞有其事平静说道。

    任我行死前认定是徐家会和白晨会算计他,如今白晨表现得杀意凛然,是想做戏给截尘等人看,以表示跟自己无关。剑殇虽然不会故意陷害,却也没必要帮她解释。

    “静晴!?”

    截尘脸色发青,不敢置信又失落、失望,眼神复杂看向身材曼妙修长,美艳如画的白晨喊道。

    白静晴是白晨现实中的名字。

    便是其他伊利堂的人,包括白晨会其他四人,却是难以置信齐齐看向白晨,欲言又止。

    “你……”

    白晨气极语塞,星辰般双眸喷火,气得手臂发抖。

    “呵呵……”

    剑殇轻轻一笑,大手挥了挥,自顾自走向居中太师椅。

    得到剑殇指示,堵死大门、窗户的黑狼骑迅速散去,迅速有人入厅收拾残局。

    “静晴,他到底是谁?要对付任我行,难道我做不到吗?为什么找他不找我?”

    看剑殇如此,截尘更相信心中猜测,脸色狰狞,心痛如绞直视白晨问道。

    “呼……”

    怒火三丈的白晨做了个深呼吸,情绪平静许多,与截尘坦然直视,语气平静说道:“如果我说不关我的事,不关白晨会的事,是他陷害我,你信不信?”

    “嗯?”

    截尘神情一愣,回头看向剑殇,却见剑殇笑眯眯坐在太师椅,“大有深意”看着自己和白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你还是不是男人?敢作敢当,为什么拉我一个小女人下水?”

    沉默等于默认。白晨心中冒火,不再理会截尘,而是柳眉紧锁,俏脸幽怨看向剑殇激将道,还真另有番丰韵。

    “是不是男人,难道你不知道吗?大家心照不宣,我最不喜欢做戏了!不过,你确实是个小女人……”

    可惜,剑殇也不是见了美女就头晕的初哥,根本不吃白晨这套,心中一转,笑眯眯调侃道,还特意加重“小女人”字眼,拖长语调。

    “你们……”

    听到如此暧昧露骨的话语,截尘俊脸血色褪尽,伤心、失望看向白晨。

    先有任我行的肯定,后有剑殇的暧昧态度。再加上截尘知道此次拜访是白晨发起,而剑殇心狠手辣杀了任我行,却不动他们,截尘越想越肯定。

    而且,回想之前白晨“初见”剑殇的表现,如果不是有协议,为什么白晨一直没质问、阻止剑殇的行为?也没解释?

    “你别胡说!我根本不认识你!”

    白晨理也不理截尘,脸色通红怒视剑殇娇喝道。那不是害羞,是被气的……

    “呵呵……”

    剑殇轻笑出声,煞有其事看向截尘说道:“重新认识下,我叫剑殇,至于现实中叫什么……就没说的必要了吧!”

    “哼!”

    “我们走!”

    截尘冷哼一声,理也不理剑殇,脚步沉重、急促,率先朝门外走去。

    “……”

    白晨身边四位管事身形一动,看白晨动也不动,并未离开的迹象,硬生生止住脚步。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白晨会的人,如此机密的谋划,他们事先不清楚也不奇怪,谁知道他们中有没有衡行帮或伊利堂的奸细?

    “真小气!”

    看截尘如此,剑殇撇了撇嘴,毫不在意嘀咕道,声音不大,却足够众人听闻了。

    “呼……”

    “死的死,走的走!你的算计成功了,现在就剩我们了,可以说你到底什么人,为什么陷害我了吗?”

    截尘不打招呼就走,剑殇没强留,白晨也不理会他,闭目半响,睁眼,长长吐了口气,脸色平静看向剑殇缓缓问道。

    白晨会四位管事若有所悟,又惊又怒看向剑殇,显然也知道己方被算计了,毕竟如今就剩自己人,白晨似乎没继续装的必要了?

    “你别冤枉我!我什么时候陷害你了?从头到尾,我就没说过你们什么,他们要怎么想,关我什么事?”

    剑殇翻了个白眼,没好气说道。

    “你……”

    白晨神情一僵,一时语塞,回头一想,貌似都是任我行和截尘自己误会,剑殇还真没说什么。

    便是四位管事也是面面相觑,这次真是冤到家了。

    “那你之前为什么说得那么暧昧……说得那么模糊,你这是故意误导截尘……故意误导伊利堂!”

    心思一阵,白晨还是愤怒瞪着剑殇质问道。

    “小女人就是小女人,我不过说事实而已,你心中明明很希望我杀了任我行,还装得大义凛然,不是做戏是什么?至于我是不是男人,难道你真看不出来?我没说谎吧?问心无愧!”

    剑殇双手一摊,满脸无辜应道,顿了下,微笑看着白晨接道:“如果觉得被冤枉,你应该检讨自己,而不是质问我。你都说了不认识我,确实如此,我也不认识你。但是,我们无怨无仇,我陷害你干嘛?难道有个衡行帮的仇人还不够吗?”

    说到此处,剑殇停顿了下,又接道:“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至于别人怎么想,貌似不关我的事,我也控制不了。你是我什么人,我有必要替你辩解吗?说句实在话,你们内讧我更高兴,为什么要替你辩解?要是你,你会帮我辩解吗?”

    “噗嗤……”

    无语之余,白晨忽然娇笑一声,没好气瞪了剑殇一眼说道:

    “不愧是不是猛龙不过江!不过,我还真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似乎没听说过你,现实中也没见过你。就知道你是前段时间,第一个获得特殊兵种的玩家!”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剑殇似笑非笑反问道,同时心中警惕,能迅速压制情绪,逆转表面情绪的女人,这份心机和驾驭情绪的能力,不警惕不行。

    “行!我早晚会知道的,很期待你接下来如何应付,也很期待能结成同盟。不过……等你扛过衡行帮的报复再说吧!再见!”

    白晨柳眉一挑,巧笑嫣然说道。

    “慢走!不送!还是那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希望我们不会成为仇人,也别让我查到你们白晨会在背后搞风搞雨!”

    剑殇微笑应道,后面所说则是警告。

    白晨扬了扬白皙小手,迅速转身离去。

    “主公!我们同时得罪异人军营三大势力的话……”

    静静看着白晨会众人离去,罗升颇为担忧提醒道。

    “无妨!我根本没打算在异人军营发展,也没久留的想法。如今形势混乱,我们的实力也不弱,不管哪个势力,都不会轻举妄动!除非衡行帮立刻前来复仇,不过……他们帮主和几位首领都被杀,短时间内群龙无首。没搞清楚事实,不可能贸然前来,我们不必担心!”

    剑殇笑了笑,摆手解释道。异人被杀,至少得一天后才能重进《铸圣庭》,剑殇有的是时间部署。

    从返回军营,知道三大帮派联袂来访时,剑殇就开始算计,想好了后续应对之法。

    不过,异人势力的互相猜疑和内讧,确实是意外之喜,这么一来,剑殇更有信心应付了。

    *****

    终于冲上首页了,不过就领先一点点,各位兄弟姐妹可别泄气啊!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

    

铸圣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