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铸圣庭 > 第六十四章 激战蛮将(求收、推)
铸圣庭 第六十四章 激战蛮将(求收、推)
    不能躲,只能扛!

    “银光掠影!”

    剑殇力灌银枪,返身、撩起,九道银色枪影凝聚浮现,齐齐劈向袭来血色狼牙型刀芒。

    “轰……”

    银枪带着九道枪芒轰在血色狼牙上,血光夹杂着银光爆开……

    劲风扑面,刮肉生疼,沙飞石走,烟雾弥漫!

    “唏呖呖……”

    剑殇座下北原骠一阵嘶鸣,踉跄数步,差点跌倒,剑殇更是气血翻腾,双掌发麻、颤抖。

    战马飞驰,瞬息数十米。

    “嗷、嗷、嗷……”

    座下战马踉跄迟滞间,血狼骑已经赶至,疯狂兴奋的狼嚎中,最前方七名血狼骑疯狂扑向剑殇。

    “死!”

    之前施展“狼牙斩”的统领,血狼骑左偏将忽勒尔,眼神一亮,快马赶上,一招力劈华山当头斩向剑殇。

    “嗖、嗖、嗖……”

    剑殇双手急舞,犀利银枪带着九道枪芒迎击,其中银枪直击劈来大刀,九道枪芒随心分级七名血狼骑。

    “不好!挡不住!”

    出招的同时,剑殇忽然心中一沉,没有理由的战斗直觉,直觉手中银枪挡不住力大势沉的大刀。

    “叮、叮、叮……”

    迅疾金属撞击声起,九道枪芒轰在七名血狼骑上,被挡下五道,就两道夹击的四道枪芒袭杀了两名血狼骑!

    “武将技!对付实力差距极大的普通军卒,固然无往不利;对付实力差距不是很大,战斗经验丰富,实力不弱的精锐军卒,却是力有未逮,反而会降低个人战斗力,耗费内力!”

    “所谓武将技,其实增加的是武将个人实力,并不适合群攻,否则就是兵法技、军师技了!”

    武将技无效,剑殇迅速认识道,此时,忽勒尔的大刀已经劈至。

    “喝!”

    “咔嚓……”

    千钧一发之际,剑殇双腿一蹬,借力离马飞起。

    大刀落下,雄峻不凡的北原骠,直接迎刀分开,鲜血瓢泼……

    而且是被一刀从马首中部劈开,而非腰斩!

    “好强的刀法!好强的力道!”

    一刀纵向分尸,剑殇自问做不到,心中震撼。

    “主公(剑殇)!”

    察觉到剑殇险境,高虹、高龔、史冀等人震惊担忧暴喝,就要勒马转向支援。

    “走!”

    身在半空的剑殇双眼一眯,看向诸将厉声暴喝,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银光掠影!”

    落下,剑殇手中盘龙亮银枪一划,目标地面……

    “噗、噗、噗……”

    大片沙石宛若浪花卷起,卷向追击血狼骑,巨大劲道下,沙砾激射破风。

    一时间,宛若沙尘暴般飞沙走石,沙雾弥漫,视线难分。

    “砰……”

    枪势落尽,剑殇力灌手臂一冲,盘龙亮银枪前冲,弯曲,弹开……

    借力再次飞起,身形暴退……

    “哧、哧、哧……”

    沙砾劲道虽强,只是让大半血狼骑速度稍慢而已,依旧有不少血狼骑凶悍硬抗,速度不减从沙雾中蹿出。

    就在此时,凌厉破空声起,养凝手持乌金强弓,三箭搭弦,如电掠至为剑殇掩护……

    三箭划过,两箭迅猛贯穿最前方两个蛮骑胸膛,当场射杀;射向忽勒尔的第三箭……

    “呼……”

    利箭袭来,忽勒尔并不低档,直接身如猎鹰掠起,直扑剑殇,手中长柄大刀再次当头劈落。

    第三箭从忽勒尔足下闪电划过,射杀其身后蛮骑,却没拦住忽勒尔。

    “铿……”

    剑殇身在半空,双手持枪一横,挡住劈落大刀,强大的力量使得剑殇再次暴跌。

    可惜,虽然数次暴退,终究还是赶不上撒蹄翻飞中的战马。

    “喝!”

    剑殇手中银枪拖地,力灌足底,全力一蹬,身如离弦之箭射出。

    “砰……”

    半空降落的忽勒尔,一脚把一个血狼骑踢落战马,取而代之,双腿一夹,缰绳一抖,加速追击。

    一马平川的空地,两条腿的速度再快,终究还是比不上四条腿的战马!

    “咻、咻、咻……”

    密集凌厉破空声起,两百多枝利箭掠起,直袭忽勒尔及血狼骑。

    全速撤军中的持弓黑狼骑,迅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由乐云统帅,为黑狼骑开路;一部分由养凝统帅,狙击追杀的血狼骑,其实主要是掩护剑殇。

    “叮、叮……”

    打铁般密集金属铿锵声起,忽勒尔力灌大刀狂舞,刀芒片片如雪花,利箭一一磕飞,令忽勒尔无暇攻击剑殇,却阻止不了其座下战马。

    “噗、噗、噗……”

    剩下六七十枝利箭袭击血狼骑,倒是射落了十数个血狼骑,血甲护体,中箭的大部分血狼骑只伤不死,却也使得疯狂追击的血狼骑速度一缓。

    “狼牙斩!”

    忽勒尔大怒,手中大刀红光绽放,挥出,血色刀芒凝现,急剧旋转着斩向蹿出六七十米远的剑殇。

    “噗……”

    剑殇冷笑一声,手中盘龙亮银枪闪电刺入厚实地面,弯曲、弹开,速度剧增。

    也就是低级利器级别,而且主要原料是柔软纹银的盘龙亮银枪才能这么做,若是以前的梨花镔铁枪,很容易就此崩断或弯曲。

    “轰……”

    巨大血色刀芒斩落,巨响声中轰出十几米长,宽数尺的深壑。

    “掷斧!”

    忽勒尔大怒暴喝,同时脚跟一瞪,身如猎鹰掠起,大刀狂舞,抵挡密集箭雨。

    “叮叮当当……”

    密集铿锵声起,忽勒尔落地,红光乍现……

    “狼牙斩!”

    又一个巨大血色刀芒出现,横行斩向剑殇。

    之前,忽勒尔是在马上出招,居高临下;如今,却是站在地面,横斩,如果剑殇再避开的话,就会波及到剑殇背后四五十米处的黑狼骑。

    这是忽勒尔在逼剑殇硬接。

    “呼、呼、呼……”

    与此同时,血狼骑纷纷掷出手中长柄巨斧,一时间,二三十把巨斧半空旋转,声势浩大斩向五六十米处的剑殇。

    幸好长柄巨斧很重,声势、威力等固然远胜利箭,而且打击面大,但射程很短,百战强兵(武力值30-40)达到百米已经是极限,威胁不了百米外的黑狼骑,倒是对剑殇威胁极大。

    “银光掠影!”

    剑殇心中一沉,不得不招架,力灌银枪急舞,同时抽身暴退。

    “轰……”

    巨响声中,血色刀芒在剑殇身前数米处爆开,猛烈劲风震得剑殇肌肤生疼,依法散乱,颇为狼狈。

    “铿、铿、铿……”

    二三十把巨斧砸到,剑殇深吸了口气,手中银枪闪电疾刺,憋着一口气连刺三枪,爆发三九二十七道银色枪芒。

    火花四射,铿锵悦耳,剑殇脸色一变再变……

    “铿……”

    最后一把巨斧跌飞,脸色苍白如纸的剑殇,手中银枪随之脱手而飞,双手颤抖,手掌鲜血淋漓。

    “死!”

    忽勒尔狰狞一笑,大步一跨,手中长柄大刀势若开山斩落……

    *********

    横枪立马,打劫票票……

    

铸圣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