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圣庭 第六十六章 墨家技现
    “嗷、嗷、嗷……”

    远看左偏牙将忽勒尔战死,忽勒尔的弟弟,血狼骑右偏牙将忽勒黎悲愤长啸,疯狂纵马冲向黑狼骑。

    忽勒黎所率血狼骑,宛若悲狼啸月,军心、士气、机动力等,竟然硬生生提升不少,原本不大可能在黑狼骑进城前拦截的血狼骑,依照这速度,还真能恰好拦住。

    忽勒尔、忽勒黎,铁勒部落的勇士,亲兄弟。

    南下中原以来,死在两人手中的大秦武将、中原强者,不计其数。

    因为两兄弟联手,忽勒尔的“狼牙斩”和忽勒黎的“血月斩”,能组合成强大兄弟情义技……血狼啸月,威力1+1>2,这是两兄弟的杀手锏,几乎无往不利。

    没想到,实力胜过忽勒黎的阿哥忽勒尔,会阵亡在只是热身的试水初战中。

    “主公!”

    状若疯狂,悲啸惊人的血狼骑,自然引起不少人注意,史冀忽然轻呼一声。

    剑殇疑惑回头,却见史冀迎空掠起,扑向磅礴一批失去主人的北原骠背上。

    “嗯?”

    剑殇震惊回首,却见一具无头赤luo尸骸跌落尘埃,而史冀背上,背负着个近米大小,血水直淌的大包袱,手中还持着忽勒尔的长柄大刀。

    “这小子……”

    剑殇莞尔。

    原来是史冀察觉两人共骑,速度较慢,就扒了忽勒尔的盔甲衣裳,斩下忽勒尔的头颅,包裹在一起背负着。

    理论上说,史冀此举,是对于一个战死沙场的将领的极大侮辱;但现实点看,这确实最佳的方法。

    至于盘龙亮银枪,自然已经回到剑殇手中,毕竟骑战中,还是长柄武器较占优势。

    三百米……

    两百米……

    一百米……

    眼看黑狼骑距离北城门口就五六百米距离,状若疯狂追击的血狼骑,已经逼近黑狼骑百米距离!

    “咻、咻、咻……”

    此时无需将领号令,黑狼骑自觉齐齐换上硬弓,远距离狙击。

    密集箭雨掠起,一批批血狼骑坠落战马。

    血狼骑却丝毫不管,依旧悍不畏死,疯狂如狼逼近……

    八十米……

    五十米……

    “血月斩!”

    忽勒黎双眼死死盯着剑殇,手中长柄大刀血光乍现,挥出……

    浓溢血光凝聚为巨大血色弯月,急剧旋转着斩向殿后的剑殇。

    “银光掠影!”

    有了之前硬抗而震死战马的例子,剑殇自然不会再重蹈覆辙,力灌银枪刺出,犀利枪芒夹杂着九道银色枪影,隔远直轰血色弯月。

    “砰……”

    一阵爆响,血光弥漫,血色弯月崩溃!

    此时,黑狼骑距离北城门口拉近到三百多米……

    “咻、咻、咻……”

    此时,黑狼骑、血狼骑都已经进了城墙上弓箭手的射程,数千上万支利箭呼啸而至……

    铺天盖地,遮天蔽日,这才是真正的箭雨,几乎是毫无死角的全范围射击!

    “嗷……”

    眼看击杀、侮辱阿哥的敌人就要安然离去,忽勒黎双眼通红,仰天咆哮,身若猎鹰离马蹿出,迅速划掠数十米距离,手中大刀直斩剑殇后背。

    就算无法覆灭这支黑狼骑,也要留下导致阿哥阵亡的罪魁祸首……剑殇!

    这是忽勒黎的想法!

    “嗯?”

    感受到凌厉气势,必杀之心,剑殇眉头大皱,抵挡自然是挡得住,却会因此停滞,而后血狼骑赶上,加上疯狂纠缠的忽勒黎。

    一步慢,步步慢,如果黑狼骑再返身支援,后果不堪设想。

    “战而非攻!”

    就在剑殇危难之际,剑殇身侧十几米处,一个身穿黑色粗布麻衣,手持黑色无锋巨剑,长发随意绑着垂背的异人忽然返身斩向剑殇,黑色巨剑绽放黑色光毫,宛若黑色蛋茧包裹着黑色巨剑。

    “天涯一剑!”

    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灰色长袍,手持长剑的少年蹿出,一道灰光掠起,同样剑指剑殇。

    “认识?!”

    以剑殇的实力,自然能感受到那黑色巨剑和灰色长剑的目标并非自己,瞬间明白他们的意图,感觉似曾相识之际,速度不减飞奔而过……

    “铿……”

    震耳萦绕的洪亮金属撞击声起,黑色巨剑和灰色长剑齐齐轰在剑殇背后数米处的长柄大刀上,震得忽勒黎倒飞而回。

    出剑击退蛮将,那粗布麻衣青年和灰袍少年并不念战,足尖一点,宛若蜻蜓点水,迅速抽身暴退,撤往城门口……

    “腾、腾、腾……”

    忽勒黎倒飞落地,踉跄数步,站定,剑殇已经策马冲入城墙上弓箭手凌厉射击范围,而且周围还拥挤着潮水般聚集的玩家,忽勒黎已经无法追杀了。

    双眸嗜血,仇深似海死死盯着远去的剑殇,忽勒黎悲愤、不甘,仰天咆哮:

    “嗷……”

    ……

    “唏呖呖……”

    眼看城门口就在眼前,剑殇勒马,战马嘶鸣停步。

    此时,绝大多数幸存的异人大军,已经聚集到城墙上弓箭手辐射范围,数万异人百川归海般涌到城门口。

    经过此战,异人大军似乎真的成长许多,众人都是沉闷且有序进城,没有之前的议论纷纷,也没之前的争先恐后,阵脚混乱。

    “多谢两位朋友援手,我叫剑殇,不知两位怎么称呼?”

    剑殇勒马停步,黑狼骑自然也纷纷勒马,疑惑看向剑殇,却见剑殇握枪拱手朝两位速度敏捷掠至的年轻人,客气、感激说道。

    “墨家弟子……风中神话!”

    身穿黑色粗布麻衣,手持黑色无锋巨剑的麻衣青年拱手回礼,客气应道,顿了下,微笑接道:

    “剑殇之名,最近如雷贯耳!黑狼骑的威势,我也看在眼里,都是异人,理当互相关照,举手之劳而已,无需在意!”

    “通缉犯……灰马浪子!”

    紧随风中神话之后,灰袍少年手中宝剑一舞,分毫不差插入腰际剑鞘,动作潇洒利落,语气随意应道。

    “呃……”

    剑殇微楞,怪不得觉得面熟,眼前灰袍少年,不就是军功所内,编号1283的通缉犯?!

    “很奇怪吗?难道你不知道有‘将功赎罪’这个词语?国难当头,通缉犯可以参战,以功勋抵消罪恶,名曰罪兵……”

    看剑殇错愕神情,灰马浪子撇了撇嘴应道,显然对于大秦帝国措施不大感冒。但是,被通缉的这段时间,让灰马浪子吃足了身为“通缉犯”的苦头,否则以他洒脱随意的性子,哪会以“罪兵”的身份,做什么“赎罪”之举。

    “呵呵……两位朋友实力不弱!对了,之前你施展的是武将技?”

    灰马浪子的神情举止看似洒脱随意,却让不善交际的剑殇难以接话,不由微微一笑赞道,随即看向风中神话问道。

    如果是的话,那武将技有点名不副实了。因为“风中神话”独自一人,并无军卒追随,明显不是走军事路线,又不是武将。

    “墨技!”

    风中神话淡然一笑,爽快而简单应道。

    “墨迹?!”

    剑殇神情一僵,以为风中神话烦了自己,再看风中神话的神情,迅速反应过来。

    墨技,而非墨迹,顾名思义,墨家技能。

    认真说来,不属于武将技、兵法技、军师技、民生技中的任何一种,而是属于诸子百家,三教九流的偏门技能,算是功法技能,看成武林绝学也行,反正不属于军事方面。

    当然,四大类技能的名称主要是策应军事政务因素,对于异人来说,则是四大属性的技能总概。

    异人掌握“战而非攻”这个攻防兼具的墨技,要划分为武将技范畴也勉强可以,对原住民来说就不行了。

    ********

    拜求三江票、收藏、推荐!!!!

    

铸圣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