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圣庭 第七十一章 策划行动
    “咳、咳……剑殇!既然任爷说不是他,应该不是,任爷言出必践,不会敢做不敢当!”

    看剑殇杀人般的眼神,截尘干咳数声,认真解释道。

    “就是!老子是什么人?说话算话,真要复仇,早就挥军杀上门,哪会派什么刺客!老子可不想替人背黑锅!”

    听到截尘所说,任我行也发现自己的举动有**份,糗大了,连忙身形一挺,直视剑殇高声说道,同时心中嘀咕:

    “好犀利的眼神!才几天不见,这小子实力怎么增长这么快?”

    刚才,任我行确实被剑殇一眼吓了一跳,心神恍惚,才会一时失态。

    “截尘说得有道理,以任爷的为人和身份、地位,他说不是就不是,我相信任爷!”

    白晨紧随着迅速说得,同时心中嘘吁,没想到异人军营第一势力首领任我行,竟然会示弱剑殇,之前举动,明显是怕了剑殇才会那般表现。

    别看任我行说得那般声色俱厉,之前黑狼骑就五百多人,衡行帮都不敢轻举妄动,还杀了近三千北狄蛮骑;如今黑狼骑近三千人,衡行帮哪会上门丢人?剑殇不率军找衡行帮就烧高香了!

    心如云水等势力首领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忽然发觉自己跟剑殇根本没什么交情,有什么立场出头?要是剑殇以为是自己,那就冤到家了。

    “呵呵……抱歉!只是我刚来中州城几天,没什么仇人,所以先入为主了!既然白小姐和截尘说不是,我自然相信!”

    剑殇沉思了下,忽然绽颜一笑,大方看向任我行致歉解释道。

    仔细想想,以三人的身份地位,貌似也没必要敢做不敢当。白晨和截尘如果不敢肯定,也不会帮任我行解释,毕竟他们之前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估计因为北狄大军来袭,才有所缓和。

    如果剑殇硬要认为是任我行,很可能会恶了白晨会和伊利堂目前的良好关系,一下子就得罪了一大帮异人势力。

    “你还没仇人?死在你手中的异人可不少……”

    任我行心中暗骂,表面却是神情缓和,语气平静认真说道:

    “其实我们只是一场误会,根本算不上什么仇怨,我也是受人教唆、蒙蔽而已!”

    “呵呵……不打不相识嘛!小插曲而已,大家别放心上,我去看看有什么任务可做了!”

    剑殇点了点头应道,迅速转移。

    话落,便带着高虹等人走到一边,查看起任务。

    白晨、截尘、任我行等人面面相觑,猜测剑殇是不想跟他们合作做任务,才这么快离开,事实也是如此!

    ……

    旭日初升,天际泛白!

    中州城西城门,经过黑狼骑诸将的分析、调查,这个方向的蛮骑相对较少。

    “得、得、得……”

    蹄声如雷,回荡四周,在宁静清晨显得格外清晰。

    剑殇率领着黑狼骑奔驰在宽阔街道上,声势浩荡。

    黑狼骑共有2883人,除却受伤、残疾的三十三个调往后勤部的残兵,其余剑殇全部带上,共2850骑,而且没带车马,而是每人携带十天分量的干粮、肉感、包子等食物。

    队列整齐,呼啸着从城门通道穿过,一马平川的平原上,视线内看不到人眼,显得幽静而空荡。

    值得一提的是,中州城四方城门,虽然日夜布有重兵把守,规模比平时翻了好几番,却主要提防蛮骑偷袭,对于出城者,并不阻拦,甚至连盘问都省了。

    想要离城“逃亡”者,中州城也不阻拦,出城后,生死各安天命,基本是九死一生了!

    ……

    中州城外,西南方向近三四十里处。

    天蓝草青,一望无际,草地连绵的大地,宛若荡漾碧海。虽非坦荡平地,幅度细微的起伏地势,青翠草皮,却也另有番意境,是难得美景!

    “主公!发现敌踪!”

    出城后,剑殇率领着黑狼骑缓缓行走,大半个小时才走十数里。忽然间,史冀单骑快马而至,颇为兴奋汇报道。

    “哦?”

    剑殇眼神一亮,手中银枪一举,本就宛若踱步的黑狼骑立刻停顿,随即翻身下马,各个将领纷纷聚集到剑殇所在。

    “在这里,距离我们大约五里,规模约为一个纵队,除却少部分游骑巡视四周,其他都下马团围休息着!”

    众人聚集,史冀迅速摊开一张军事地图解释道。

    “不好伏击啊!最近的树林或山地,也距离他们十几里远,而且以我们所知,一般来说,每个纵队的蛮骑,间隔不超过五里……”

    既然高虹已经被正式提拔为类似幕僚的随从令史,也不再沉默藏拙,看着地图率先分析道,顿了下,白皙小手指点地图接道:

    “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缓缓靠近,同时让养凝率领个别箭术较高者先行一步,假装突围的散兵游勇,吸引那些游骑并歼灭,而后再主力赶到前,射杀蛮骑队伍中的信使!难度不小……”

    出发前,剑殇详细调查过,北狄大军以天罗地网式散布无数游骑游离中州城外,拦截所有离城者或进城者,不管数量多少,一例截杀。

    目标少则直接猎杀,目标多,蛮夷则以一种类似号角的“乐器”通知其他蛮骑,声音类似狼嚎,只是高昂许多,传得极远。

    至于汇报敌踪情报的各种狼嚎声辛秘,就不是剑殇所能查到了。

    黑狼骑的策略,就是让史冀带着部分骑术精湛,灵活敏捷的黑狼骑先行一步,调查敌踪的同时,也就是斥候,只是难度更高,不能引起大批蛮骑注意,还得注意和北狄游骑不期而遇,爆发冲突。

    “应该可以!三百米范围内,我有把握一箭毙命。我可以先行一步,射杀北狄游骑后,再次率先靠近北狄纵队,注意纵队情况,等我方主力赶到,在敌军信使发出情报前将之射杀!”

    养凝沉思了下,自信应道。

    说得简单,养凝与敌军的距离,养凝与黑狼骑主力的距离,这两个“度”却很难把握,变数极多!

    很可能养凝会引来数量远超自己的游骑,可能打不过;可能养凝靠近北狄纵队后,主力来不及赶到,养凝就被驱逐或围杀;可能养凝察觉不到敌军信使,使之发出信号,引来大批蛮骑等等。

    毕竟黑狼骑的数量高达三千,几个纵队的蛮骑基本是肉包子打狗,如果被北狄发现黑狼骑虚实,肯定会发出信号引来大批蛮骑围杀。

    *******

    拜求收藏、推荐!!!!

    

铸圣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