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乐园 第004章
    断开神经连接,解锁游戏舱,封不觉从里面坐起来,喘了口气。

        此刻正是中午,屋外阳光明媚。

        封不觉住的是公寓楼,第十三层(顶层),要付房租的那种,独居。他的父母得知在本书中没有出场机会,故而怒领便当,于数年前撒手人寰。留下孑然一身、孤苦伶仃的主角一位,且为我省下了多编两个姓名的麻烦,真可谓书开归西去,深藏功与名。

        看了看时间,封不觉发现自己刚才只玩了十五分钟而已。惊悚乐园在非睡眠模式下,游戏中时间感知与现实体验是二比一,也就是说,刚才他在游戏里是待了半个小时的感觉。而在睡眠模式下,神经连接的深度不同,时间比可以达到十比一的程度,正所谓“梦中无时间”,如果玩家坚持不下线,睡一觉可以完成八十个小时的游戏内容。当然,这样等于一晚上连续做了八个小时的梦,第二天起来一定会头疼。游戏舱的说明书上写明了,不建议玩家在睡眠模式下进行四个小时以上的游戏,这句话封不觉很显然读过而且记得……

        此时封不觉从游戏舱出来,并非是他需要休息,而是因为他和一个朋友说好要一起玩这个游戏。今天是内测第一天,早上八点就开服了,而那人今天白天正好没空,所以封不觉想等等他,刚才只是上线熟悉一下游戏的情况,并不想把等级练得太高,造成两人游戏进程脱节。

        说起来,这大白天的,封不觉就没事干吗?

        是的,他没事干……

        之前说他是推理小说家,现在一定有人会想,这小子该不会是那种什么都不写也能衣食无忧的大作家了吧?

        很显然,也不是……

        封不觉小有名气,但绝非家喻户晓,他的书不错,每本都能出版,出版社也愿意跟他合作。他就属于那种赚不到什么大钱,却也不至于饿死的小说家。

        他在一本周刊杂志上占了两页专栏,连载着一篇侦探故事,每个月中交一次稿,得交出下个月所需的全部连载内容,如果质量不行还会被退回,最迟在月底前得改完,这份活儿的稿费是按月结算的。

        但光靠这份收入,在S市这个城市中,他只能勉强度日。所以他另外还在写长篇系列侦探小说,就是那种印刷成本并销售的实体书,每写成一本这样的书,封不觉才能赚些钱存起来,算是有点盈余。

        可为什么他会大白天的没事干呢?

        这个也很好解释,用封不觉自己的话来描述他的写作和生活状态,那就是:“灵感充沛,按时交稿,山珍海味热切糕;文思枯竭,只字难书,一碗清汤煮面条。”很显然,最近他正处于写不出字来的状态。

        这人是很随遇而安的,写不出来,硬挤也没有意思,所以他就玩儿……不但玩儿,还自称这是在“收集素材”。

        因此,基本上来说,指望封不觉这厮会按时交稿,那就是个神话。

        每个月到了月中,但见杂志社的编辑,提着单刀,千里走单骑,杀上门来。而他的房东大妈,则使的一手凤翅镏金镋,拿着备用钥匙,推门就进,进门就砍。

        封不觉每到这天,一般都是早有准备,枕戈待旦,立马横兵,摐金伐鼓,只等二人杀到,与之大战三百回合,斗得昏天黑地,风云变色,最后在天空中留下八个大字:要钱没有,废稿一笤。

        好吧,没有这么夸张,反正他的生存状态就是这么惬意。

        再说说封不觉的那个朋友吧,按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封不觉的朋友,难道还能是高富帅吗?

        没错,就是高富帅……

        此人姓王,名叹之,封不觉的发小儿,用S市方言,那叫“赤裤兄弟”,从幼儿园开始,他俩就是同学,一直到高中毕业,王叹之考进了医学院,而封不觉则成了社会闲散人士。

        这两人的关系有多铁,可以用事实和假设两种方式来说明。先说事实,王叹之为什么去考医学院?那是因为封不觉从小立志当福尔摩斯,而福尔摩斯的助手华生是个老军医,所以他就去了……

        再来说假设,假设王叹之是个女的,那我这本小说的性质就变了,因为王姑娘可能已经失身给封不觉很多年了。

        有鉴于刚才的假设,以及各位现在脑子里的胡思乱想,我在此还得多说一句,放心,那只是假设,他们都是男的,而且都是异性恋。

        王叹之家里很有钱,具体有多少不重要,反正他这辈子完全不工作也能过很好的生活就是了。他长相也略帅,身高比封不觉高一点点,正好一米八,性格温和、善良,略有些懦弱,不爱出风头,为人谦虚忍让。

        总之,很难挑出毛病来的一个人,和封不觉这个怪咖形成鲜明反差。王叹之可谓是人见人夸的大好青年,但封不觉得到的评价往往是:玩世不恭、愤世嫉俗、喜怒无常、文青流氓。

        不过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神奇,这样的两个人竟能成哥儿们。

        一下午的光景匆匆逝去,封不觉又花了一个小时,去官网上回顾了一些资料,因为已进入过游戏并完成了新手教程,此刻再看那些说明,很多地方都更明朗了。

        其余的时间里,他都在做挂面,倒不是因为特别爱吃,他只是把买方便面的钱省下来,用来买了面粉……

        这是个怪人,他居然会去计算出自己的食量,精确到每顿饭,并得出了需要多少食物才不会饿死的具体数字,然后就用银行里所有的积蓄(本来也没多少)去买了个游戏舱,剩余的钱就用来买面粉、交水电费什么的……

        你说他精打细算吧,他竟然会花一笔接近自己承受极限的开销去买了个奢侈品(新型的游戏舱很贵)。你说他挥霍无度吧,他又从来不会让自己窘迫到揭不开锅的地步。

        …………

        转眼已到了傍晚,封不觉一碗清汤挂面下肚,就算解决了晚饭。

        王叹之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他已经登陆过游戏了,刚刚完成新手教程,吓了个半死,一身冷汗,下线来打个电话,正好平复一下情绪。

        封不觉心道:老子真是羡慕你,冷汗是什么玩意儿我已经几个月没体会过了。

        两人交流了几句,互相告知了游戏中的昵称,就准备上线开打。

        

惊悚乐园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