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主宰 第七十六章 两部灵诀
    灵诀室第三层并没有牧尘想象之中的那般豪华,反而显得格外的简朴,那只是一间相当普通的阁楼,只不过那纤尘不染的地面,还是让人看得出来北灵院的对这里的重视程度,想来这里都是保养得极好。

    牧尘也是第一次来到这让得所有北灵院学员都是垂涎不已的宝地,当即那目光不断好奇的打量着。

    莫师走向前方,在那阁楼中央,有着一座青石台,在那青石台上,则是整齐的摆放着一个个精致的玉盒,他袖袍一挥,玉盒开启,只见得一道道光华缓缓的自其中升腾而起,在那些光华中,皆是有着一道色泽不同的玉简。

    “这些全部都是灵级的灵诀,你可以挑选一下。”莫师望着牧尘,微笑道。

    “全部是灵级的灵诀?”牧尘望着那起码十数道的光华,也是忍不住的暗暗咂舌,真不愧是北灵院啊,这种收藏,比起他老爹强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牧尘快步走了上来,眼中有着一些热切之色,他如今所修炼的灵诀其实并不多,能够搬上台面的,就只有森罗死印,而且这东西虽然潜力不错,但毕竟只是凡级,而至于大浮屠诀的话,又太过的高深,如今给予牧尘的帮助,同样也并不是很明显。

    所以,现在他极其的需要这种等级的灵诀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不然的话,或许一月之后的名额之争,他还真没太大的把握能够将回柳域有所准备的柳慕白打败。

    牧尘伸出手来,将一道光团握在了手中,光华散去,那褐色的玉简便是浮现出来,他目光轻轻一瞟:“地灵波。灵级下品。”

    这似乎是一卷灵级下品的攻击灵诀,牧尘沉思了一会,却是摇了摇头,这灵诀虽然也不错,不过感觉似乎并不是特别的适合他。

    牧尘将手中的灵诀放下,又是看向了其他的,而莫师则是站在一旁不去打扰,只是安静的看着。

    牧尘在这些灵诀中挑选了十来分钟,他的眼睛终于是微微亮了起来。然后饶有兴致的盯着他手中的玉简,这道玉简呈现淡青色,不过却并非是一卷攻击灵诀,而是身法灵诀,而且其品级还相当不低。

    灵影步。灵级中品,此灵诀若是修炼大成,身影如灵魅,残影惑人眼,无迹可寻。

    身法灵诀牧尘也曾经有过一些修炼,只不过那些身法灵诀都是太过的普通,类似这种等级的。还真是他第一次看见。

    “选好了?你倒是眼光不错,将这里为数不多的灵级中品灵诀给选中了。”一旁的莫师见状,淡淡一笑,道。

    牧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又是有些不舍的望着那些灵诀,其实,他还看中了一卷攻击灵诀来着,但如果再挑选的话。貌似就有些太贪了一点。

    “还看中了?”不过他这神情倒是被莫师看到了,当即眉头一挑。道。

    牧尘尴尬的一笑。

    “原本给你的补偿只是让你选一部灵诀。”莫师望着悻悻摸鼻的牧尘,想了想,这才笑道:“不过我倒的确是可以破例再让你选一部,但却是有着条件。”

    “什么条件?”牧尘连忙问道。

    “你得保证打败柳慕白,把种子名额留在我们北灵院东院。”莫师道。

    “呃?”牧尘一愣,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啊,他望着的莫师那蕴含着笑意的目光,似是明白了后者的意思,旋即重重点头:“莫师放心,我的东西,可不会让别人夺去了!”

    莫师笑着挥了挥手:“既然如此,那到时候就看你的表现了,选吧。”

    牧尘感激的点点头,然后毫不犹豫的从那些遇见中抓过了一道玉简,玉简之上,有着古朴的光芒字迹。

    灵皇指,灵级下品,走刚猛之道,指若金铁,碎筋裂骨。

    这是一部修炼指法的灵诀,牧尘对它颇感兴趣,他以往修炼过一些凡级的指法灵诀,对于这种不借助兵器,就能达到凌厉杀伤力的攻击,极为的满意。

    “哦?竟然是指法灵诀?”

    莫师见到牧尘选择这种灵诀,也是一怔,这种灵诀修炼起来颇为的痛苦,因为它需要单独的修炼手指,而在修炼间,锤炼手指造成的剧痛可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毕竟十指连心。

    “习惯了。”牧尘笑笑,世界上没有白白得到的力量,想要获得,自然是需要付出。

    莫师点点头,心中对眼前的少年更是满意了一分,有天赋,不骄不躁,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这般少年,算是他这些年执教北灵院所见到过最优秀的学生了。

    “这两部灵诀,这一个月时间,我也会着重帮你训练,争取能够尽快的修炼成功。”莫师挥了挥手,然后对着楼阁之外而去。

    “我不会让莫师失望的。”

    牧尘望着莫师的背影,重重点头,他不是喜欢将感激总挂在嘴边的人,莫师帮了他极多,他所需要做的,便是不要让他失望,将那种子名额抢到手就可以了!

    柳慕白,这一次,我们就来好好斗上一斗吧!

    ...

    柳域,柳府之内。

    “种子名额?!”

    大厅之中,那柳域域主柳擎天听得此话,猛的坐起了身子,有些惊疑的望着眼前眼神透着一丝兴奋的柳慕白,道:“北灵院怎么可能会有种子名额?”

    “我也不太清楚。”柳慕白摇了摇头,道:“不过这的确是真的。”

    “种子名额...这可是北灵院这么多年第一次获得吧?如果慕白能够得到这个种子名额,进入五大院后必然会获得更好的资源,其成就,也一定会超过寻常的五大院学员!”柳宗同样是被这消息惊了一下,旋即满脸惊喜的道。

    他们可是很清楚,获得种子名额的学员,与普通的学员,绝对不是同一档次。

    “哈哈,如果慕白成了五大院的种子学员,或许等他毕业时,说不定便是直接晋入了三天之境都说不定,到时候,我们柳域不仅会成为这北灵境之主,甚至在这百灵天内,都将会获得不低的地位!”柳暝大笑道。

    柳擎天舔了舔嘴唇,目光有些灼热的盯着柳慕白,道:“慕白,这个种子名额,你一定要得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对了,如今的北灵院中,你最有威胁的对手是谁?”

    柳慕白双目微眯,他想起了在黑冥渊中与牧尘的短暂交手,虽然他那时候隐藏了不少的实力,他凭借着一种直觉,他感觉那牧尘似乎也是有些手段。

    如果说北灵院中的学员,还有谁能够让他感到不确定的话,恐怕也就这个牧尘了。

    “牧尘。”柳慕白声音轻缓,道:“爹,这牧尘毕竟获得过灵路资格,并不能太过的小觑。”

    “牧尘?是那个小子?”听到这个名字,柳擎天眼神也是一冷,他可是记得,在那黑冥渊中,就是那个牧尘不知如何将噬灵蜂引了过来,帮助牧锋他们解了困局。

    “大哥,这小子的确有点诡异,当日血屠去追杀不过灵动境后期实力的他,结果却是莫名其妙的被杀了。”柳暝也是开口道,当日的事情,现在他都还记忆尤深。

    柳擎天点了点头,旋即脸庞上掠过一抹阴冷之色,道:“种子名额,必须落到我们柳域手中,不然那就是祸害,所以,此事必须万无一失!”

    “慕白,从今日起,你便进入后山禁地,你爷爷会助你修炼!”柳擎天眼芒一闪,沉声道。

    “爷爷?爷爷在禁地之中?他不是失踪三年了吗?”柳慕白听得这话,却是猛的一惊,失声道。

    “嘿,那只不过是对外所说而已,你爷爷三年前闭死关冲击三天之境,如果等他老人家成功,这北灵境,还不得尽数被我柳域所掌控?!”

    柳擎天阴森森的一笑,道:“牧域那群蠢货,以为阻碍了我柳域获得九幽雀就可高枕无忧,等着吧,只要等你爷爷一出关,我会让牧锋如同一条狗一般的跪在我面前!”

    “一个暴发户般兴起的势力,也想跟我柳域比底蕴?痴人说梦!”

    “是!”

    柳慕白闻言,眼中也是掠过兴奋之色,如果能够让他爷爷亲自助他,那他一个月之后,实力必然突飞猛进,到时候牧尘又算得什么?

    想到在那黑冥渊中牧尘让得自己受到的侮辱,柳慕白牙齿便是紧咬了起来,嘴角有着一抹残忍之色浮现出来,到时,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当着那些对你拥有着百般信心的人面前,把你狠狠的踩在脚下,这北灵境年轻一辈最优秀的人,是我柳慕白,而不是你这小杂碎!(未完待续)

大主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