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 第十二章 惊变(下)
    “小伙子,你是谁啊?”

        虽然郝老大有些怀疑出现的这个人就是秦风,不过一来孙老二没有回来,二来秦风应该只是十二三岁,个头也不应该这么高,所以郝老大这才出言问道。

        “你们是谁?我是秦风的朋友刘子墨,过来找他的。”

        右手背在了身后,紧紧攥着那把枪头,秦风很努力的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稳,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妹妹躺在床上,但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体表上的伤害。

        “不对,他就是秦风,他就是秦风那小子!”

        就在秦风准备走进屋子,趁着郝老大几人不注意先解决掉一两个人的时候,靠在屋子一角的孙老大,却是看清楚了秦风的样貌,大声喊叫了起来。

        “什么?他就是秦风?”

        坐在椅子上的郝老大猛地站起身来,他的心思远比其他人都要慎密的多,这孙老二刚刚才出去,如果见到秦风,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的,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孙老二遭遇什么不测了。

        “你们这些坏人,都给我死吧!”

        秦风的反应也不慢,就在郝老大刚站起身的时候,他突然窜入到了屋子里,右手往前一探,锋利的枪头无声无息的就插入到了六子的胸口之中。

        之前已经干掉一个孙老二了,秦风知道这件事无法善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思,就是将所有的人都给杀光,然后带着妹妹亡命天涯。

        偷师五载,秦风对人身要害自然是熟悉无比,这一下出手毫不留情,直接就刺穿了六子的心脏,握着枪头的右手竟然没有丝毫的颤抖。

        “你……你敢杀我?”

        就算六子听到了孙老大的话,也完全没有想到,像秦风这么一个小孩子,居然敢用东西捅自己,看着胸口激射而出的鲜血,他的眼中还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只是六子再也无法听到答案了,这句话刚问出口,他的意识就陷入到了黑暗之中,整个人随之瘫倒在了地上。

        而秦风此时已经窜到了孙老大面前,一道寒光闪过,孙老大的喉咙处就被捅开一道口子。

        顺着那口子一拉扯,郝老大的脖子被锋利的枪刃割开了大半,血管中掺杂着空气的鲜血,顿时狂涌而出,喷的秦风一头一脸都是血迹。

        孙老大怎么都不会想到,一时的贪婪,竟然会葬送自己和弟弟两条人命。

        不过就算他此时产生悔意也于是无补了,双手捂着脖子倒在地上的身体不断抽搐着,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

        “妈……妈的,这……这还是人吗?”

        饶是郝老大作恶多端,手下也有好几条人命,但见到这血腥的一幕,整个人也是愣住了,这孩子杀起人来犹如杀鸡一般,简直就像是失去了人性。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秦风两枪捅死两个人,就是郝老大也感觉腿脚发软,刚刚站起的身子,差一点就坐回到了椅子上。

        “舅舅,你先出去,我来对付他。”

        就在秦风对着郝老大冲过来的时候,张军龙却是反应了过来,伸手抬起屋里那张唯一的桌子,对着秦风劈头盖脸的就砸了过去。

        连杀两人的秦风眼中满是血丝,不过头脑还保持着冷静,身体一侧,让过了砸来的桌子。

        “啊,军龙,干掉他!”

        桌子砸在地面上的声音让郝老大如梦方醒,正要冲出屋子的时候,眼睛却是看到了床上的小女孩,心中一动,伸手将女孩抱了起来。

        “放下她!”

        看见对方抱起了妹妹,秦风大急,连忙将身体横在了门口,想拦住要出屋的郝老大,却是突然感到头部一疼,脑子嗡嗡作响起来。

        “臭小子,你不是挺厉害的吗?”

        站在秦风身后的张军龙脸上露出了狞笑,他在扔出桌子后,发现靠着墙的地方立着一根顶门棍,趁着秦风转身的时候,却是一棍子打在了秦风的头上。

        “妹妹?”

        使劲晃了下脑袋,秦风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变成了一片血红的颜色,依稀能看到妹妹已经被那个中年人抱出了屋子,他根本就没去管身后的张军龙,抬脚就要去追抱走妹妹的人。

        “还想跑?”

        张军龙怪叫了一声,又是一棍子对着秦风的脑袋砸去,这一棍他倾注了全身的力气,要是砸实在了,一准能要了秦风的命。

        到底是练了五年多的武把式,就在脑后传来风声的时候,秦风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下意识的将头一缩,身体半侧了过去。

        但秦风还是没能避过这一棍,只听“咔嚓”一声响,秦风的左臂软哒哒的垂了下去。

        肩膀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反而让头部遭到重击变得意识有些模糊的秦风,骤然间清醒了过来,没等张军龙再抬起棍子,秦风口中已然发出一声怒吼,瘦弱的身体猛地向后靠去。

        这一靠,用的正是八极拳中的贴山靠,只是秦风终究还没成年,这一记贴山靠并没有刘老二撞倒围墙的威力,只是震得张军龙后退了几步,胸口一阵气闷。

        但就是这几步,却是让秦风转过了身子,透过被鲜血遮掩着的双眼,看到了张军龙的位置,右手一划,一道寒光闪过,枪头准确的割断了张军龙的咽喉。

        “妈的,六子,我操你亲妈!”

        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为了防止秦风从背后偷袭他,一直是倒退着出了屋子的郝老大,将这一幕完完整整的看在了眼中,一股寒气从心头升起,嘴上更是破口大骂。

        要不是六子出的什么馊主意,自己这会早就坐上回去的火车了,哪里会遇到这么个杀神?此时的郝老大,简直恨不得在六子的尸身上再踹个几脚。

        现在郝老大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远远的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地方,什么亲外甥,现在都已经顾不上了,郝老大做梦也没曾想过,自己居然会被个半大孩子给吓破了胆。

        “咣当……咣当……”

        停靠了大概十多分钟的那列火车忽然缓缓的开动了起来,最后面的三个平板车厢,缓缓从门前开过。

        郝老大眼睛一亮,连忙将怀里的小女孩扔了上去。

        死了那么多人,这绝对会是个震惊全国的大案,郝老大知道,自己要是坐客运火车走,肯定逃不过警方布下的天罗地网,以他犯下的案子,那绝对是个枪毙的下场。

        但是跟着这货运火车去到下一个城市,自己逃脱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至于这个小女孩,只是郝老大在见识了秦风的凶残后,下意识的将其带在身边的。

        “站……站住!”

        此刻的秦风,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刚才的那一靠和一刺,几乎耗尽了他全身的气力,硬撑着追出了屋子,炙热的阳光迎面照在脸上,让秦风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嗯?他……他是真的不行了,还是装的?”

        见到秦风摔倒在地,并且是一头一脸的鲜血,正准备往火车上爬的郝老大犹豫了一下,不过也就是犹豫了那么一瞬间,郝老大又抓住了缓缓开动的火车。

        有些人可能不明白了,郝老大怎么着也是手上见过血的人,怎么会这么不堪呢,其实他的这种反应也是很正常的。

        人类是有智慧的生物,在遇到一些对神级刺激极大的事情时,大脑会做出一系列的反应,当那种刺激超过了个人的承受底线的时候,人就会崩溃。

        此时的郝老大就是如此,秦风的凶残,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孙老大那脖子被割开一半鲜血狂涌的景象,早已让他崩溃掉了。

        “别……别跑,还……还我妹妹!”

        倒在地上的秦风抬起了头,看着逐渐将要远去的火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右手用力一甩,枪头脱手而出。

        虽然秦风由于失血过多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但是准备却是不错,靠着枪头的锋利,居然扎中了郝老大的肩膀。

        感受到肩后传来的剧痛,郝老大吓得是魂飞魄散,他还以为秦风追来上来,撑着平板的双手一软,却是从火车上摔了下来。

        “没有追上来啊。”

        在摔倒的一瞬间,郝老大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躺在门前的秦风,顿时松了一口气,只是还还没等他这口气完全吐出的时候,瞳孔猛的放大了。

        “不……不要啊!”

        郝老大口中发出一声凄惨之极的呼叫,但叫声刚出口就戛然而止,被那轰隆隆的火车行进声完全淹没掉了。

        原来,郝老大没有注意,他摔下来的位置,正好是两节车厢接轨的地方,没等他起身,那车轨就从他身上碾了过去。

        当最后两节节平板车厢驶过后,路轨上的景象让人惨不忍睹,郝老大的两条大腿和身体已经完全分家,一双死不瞑目的快要瞪出眼眶的眼睛,茫然的望着天空。

        “我这是在哪?哥……哥哥?”

        平板火车上的秦葭,这时忽然醒了过来,迷药带来的后遗症让她的神智还不是很清楚,揉了揉眼睛站起身后,秦葭发现了十多米外倒在地上的哥哥。

        不过就在此时,火车忽然一个加速,原本就没站稳身子的秦葭,一头栽倒在了甲板上,顿时又晕迷了过去。

        --

        PS:第二更,感谢龙盟的厚爱,作品能得到大家的肯定,真的很高兴,再次谢谢朋友们,恩,每天的推荐票别忘了呀!

        C

宝鉴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