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 第十六章 群架
    早期的社会混混,说实话,大多都是以打架斗殴为荣,最多不过就是在饭店吃点霸王餐,在溜冰场调戏下女孩,偷抢的现象还是比较少的。

        但是到了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贫富差距开始慢慢凸显了出来,人们的价值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最被人看不起的个体户,反倒是成为有身份有脸面的人。

        往日的那些老混混们,大多都利用早期打下来的威名,转行干起了饭店或者货运站之类的生意,都逐渐富了起来。

        而像李天远这样的半大小子,一来没那经济头脑,二来也没本钱,于是就将目光盯在了学生的身上,学校门口也就成了他们勒索敲诈的地方。

        等到港台的黑帮片子进入大陆之后,他们更是学着电影里面的内容,划分起了地盘,李天远带着十多个毛孩子,占据了两家学校和一个台球室。

        李天远不知道,他们的这种行为,已经初步具备黑社会的雏形了,而黑社会敛财的过程中,伴随的是暴力。

        很快李天远的小团体就和别的帮派发生了争执,那也是一帮辍学的坏孩子们组织的,起源就在于那个台球室。

        最初李天远的一个小兄弟,在台球室被另外一帮人打了一顿,言语间满是对李天远的挑衅。

        这让李天远感觉丢了面子,召集了十多个人,在对方又一次来到台球室的时候,两个帮派之间,发生了混战。

        早有准备的李天远这边是全副武装,链子锁铁棍砍刀都是已经准备好的,两者一接触,那边顿时吃了大亏。

        这些半大孩子几乎都没有什么社会经历,他们也缺少对生命和法律的畏惧,一个个下手狠辣无比,当混战结束后,对方有一人当场被砍死。

        像这样的街头殴斗,对社会的负面影响极大,加上又死了人,警方的反应非常迅速,还没有过24小时,就将涉案人员全部抓捕归案。

        但是将人抓进来后,警方就有些傻眼,因为这两个帮派参与到斗殴里的人,全都是未成年人,最大的十六岁,最小的居然才11岁。

        不过不重判不足以平息民愤啊,加上又死了人,最终两个帮派里各有一个人被判处了劳教一至三年的刑罚。

        其实杀人的并不是李天远,当时他拿的是把链子锁,而死亡那人的致命伤,则是脖子上砍断了动脉的一刀。

        只是李天远年龄虽小,但受到小说和电影的毒害实在太深,做为老大,要以身作则,将所有的罪行都担当了下来。

        巧的是,李天远和对方被关进来的那个叫聂元龙的人,都在这个少管所,于是两人在这里面又开始了争斗。

        李天远胜在身体强壮,能打敢拼,凭借着武力聚集了一帮人,而聂元龙的家境很好,手上不缺钱,自然也有一帮孩子围在他身边。

        外面结下的冤仇,到了少管所里面还在延续,两人进来这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打了好几架了,就连管教也对这两人无可奈何。

        眼下受到了挑衅,李天远自然不爽了,再被手下一挑唆,顿时一瞪眼,梗着脖子看向对方,骂道:“小蛇,怎么着,不服气,想和爷再打一架?”

        李天远之所以看对方不顺眼,就是因为聂元龙的家里使了钱,让他只判了一年半,而自个儿足足判了三年,这让李天远十分的不平衡。

        “土包子,有种一会操场见!”

        聂元龙目光阴沉的看了一眼李天远,他的刑期马上就要到了,再不好好教训下李天远,以后或许就没机会了,所以早已布下了套,准备收拾对方呢。

        “行,等一会别他妈的做缩头乌龟。”在这管教所里打架,武器自然是没有的,几次下来李天远都占了便宜,根本就不怕对方的挑衅。

        电视室里一共一百多人,两人说话也不怕被管教听到,在约定了之后,各自暗地里摩拳擦掌准备了起来。

        “小子,等会跟我们一起来,今天要是表现好,以后在这里,天哥照你了。”

        李天远给手下的人通报了一下之后,眼睛放到了秦风的身上,他怕这小子去通风报信,那自个儿一准要被管教收拾。

        “好,我听你的……”

        秦风点了点头,他不想参与到这事里去,不过要是得罪了李天远,整日里被他给盯上,对自己的逃跑大计好像没什么好处。

        想着一会的事情,两帮人新闻看得都有点心不在焉,当新闻联播结束,到操场放风的时间来到之后,李天远一马当先的走了出去。

        少管所的操场四周被监舍包围,占地面积非常大,除了一个篮球场之外,还有诸如单双杠之类的器材,这些设施都是针对少年身体发育而新建的。

        在操场的东边被用铁丝网隔离了起来,铁丝网的后面有一块菜地,一个老农正在哪里浇水施肥,要不是操作周围站着的几个管教,和外面一些学校也没什么两样。

        秦风跟在李天远几人身后,看似垂着脑袋,不过周围的环境却是尽收眼底,操场左右对角那两个高高的武警岗哨,让他打消了从这里逃跑的念头。

        “臭蛇,怎么着,单挑还是群架,随你选!”

        在秦风打量周围环境的时候,两帮人已经在操场上对峙了起来,李天远根本就没把聂元龙放在眼里,歪着脑袋看着对面的十多个人。

        “你这个土包子,龙爷马上就要出去了,你以为龙爷还会亲自和你动手?”

        听到李天远的话后,聂元龙的脸上露出了阴笑,一挥手说道:“诸位老大,只要能让姓李的在床上躺三个月,每人一包阿诗玛!”

        “不好,这小子玩阴的……”

        就在聂元龙脸上露出坏笑的时候,秦风已经感觉到不对了,他是练武之人,对气机感应比较敏感,在第一时间,秦风就发现周围有不少带着恶意的目光盯在了自己这群人身上。

        果然,聂元龙话声刚落,周围就呼啦啦的围上来三四十个人,这些少年犯的家境都不怎么好,一包阿诗玛足够买通他们的了。

        “妈的,你玩阴的?”李天远也感觉到了周围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只是他们已经被众人围在了操场中心,想跑都来不及了。

        “哎,小子,你抢我的球干嘛?”

        混战在一个篮球砸向李天远的瞬间爆发了,随便找了个缘由,四五个监舍的少年同时冲向了李天远等人,将那些多余的精力尽数倾泻了出来。

        “嘟……嘟嘟……”

        管教的哨声在混战一开始就响了起来,不过那些少年早已打红了眼,再加上法不责众,每次打架只有为首的几个被关禁闭,他们根本就不在乎。

        “妈的,怎么遇到这种事啊?”

        人群里的秦风郁闷无比,他虽然年龄要比这些人都小,但心智却非常成熟,在他看来,这种意气之争是最为愚蠢的。

        不过他此时也被归类到了李天远一伙的,眼瞅着四五个人奔着自己就跑了过来,秦风提了一口气,往地上一蹲,用双手双肘护住了脑袋和肋下的要害部位。

        一时间,秦风也不知道有多少拳头落在了自己身上,“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只是他那瘦弱的身体蜷成一团,始终没将要害部位暴露出来。

        “一群笨蛋,没有一个会打架的。”

        在操场上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操场东北角正在种菜的那个老头也直起了身体,不过和那些紧张的管教们不同,老头却是在看着热闹。

        “哎,我说,掏他裆啊,这叫撩阴手。”

        “笨蛋,封他眼睛,一拳他就看不到了。”

        那老头是唯恐天下不乱,操场上的震天喊叫声,居然都压不下来,搞得那些少年一个个不爽的看了过去,要不是有铁丝网拦着,怕是连那老头要一起揍了。

        “咦?有个会功夫的啊?”

        老头的眼睛忽然盯在了操场的一角,那里的人不多,地上躺着一个,还有四五个半大孩子,正对地上那人拳打脚踢。

        看在外人眼里,那倒在地上的少年是没用之极,不过老头脸上的笑容却是收敛了起来,若有所思的停住了嘴。

        倒在地上的人自然就是秦风了,刚才被围在操场中间打,不过他在地上左滚右爬的,没多大功夫就到了外围,现在围在他身边的不过是几个想占便宜的家伙,拳头的威力实在不怎么样。

        “妈的,老子和你们拼了!”

        正当秦风在心里计算管教差不多该到了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围在秦风身边的四五个人都散开了。

        “你……你怎么成这样了?”

        秦风捂着脸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的人后,手指下面的脸孔,顿时露出了怪异的笑容,眼前这哥们,实在是被打的太惨了。

        要不是听到李天远的声音,秦风还真的认不出来他,因为李天远的双眼被打的直剩下了两条缝,颧骨肿的老高,嘴角也裂开了一道口子,样子凄惨无比。

        PS:第二更,其实每天六千字,在新书期间真不少,朋友们多给几张推荐票支持下吧!

        C

宝鉴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