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 第二十二章 被发现了
    “他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秦风站在原地发了好大一会呆,眼睛再看向围墙墙角时,却发现那根竖在墙上的锄头不见了,就算他想借力再次逃离,怕是也翻不过这堵围墙的。

        死死的盯了一眼那人消失的方向,秦风只能乖乖的爬上了铁丝网,小心翼翼的又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那间监舍的窗户下面。

        床单依然挂在那里,窗口的两根钢筋之间的缝隙也在。

        秦风松了口气,连忙爬了进去,然后又将床单取下,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将那两根弯曲的钢筋勉强给掰直了。

        做完这些事情后,外面已经露出了天光,躺回到了自己的床上,秦风瞪大了一双眼睛,却是怎么都无法入眠,满脑子都在回想着今儿发生的事情。

        当然,秦风并不知道,就在距离他一米多远的另外一张床上,还有个哥们和他一样犯了失眠症,而且似乎比他还要严重。

        其实秦风翻越高墙的整个过程,都被李天远从窗户口伸出脑袋看到了,但是他怎么都没能想到,应该恢复了自由身的秦风,居然莫名其妙的又回来了?

        这让李老大心里憋的那叫一个难受,要不是怕泄露了秦风的秘密,怕是他此刻已经将秦风拉下床来仔细询问了,能跑不跑,那岂不是脑子有病嘛?

        “嘟……嘟嘟……”

        在床上发了一个多小时的呆后,出早操的哨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往日总是最后一个跑出去的李天远,今儿竟然第一个冲到操场上,守着秦风又不能询问什么,李天远这一夜快要被憋疯掉了。

        反倒是秦风和往常一样,依然表现的有些懦弱,在站队的时候被别人故意踩了一脚,也只是喊了声痛之后默默忍受了。

        秦风昨夜的越狱,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般,秦风变得更加沉默了,不过他在看那些管教们的时候,眼中却是多了一丝别的味道。

        能有进出监狱安全区的钥匙,这肯定是管教无疑,只是秦风怎么都想不通,管教为何会放自己一马?要知道,抓到个越狱的,就算不立功,也能长个一级工资吧?

        这个困惑让秦风一早上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好在他平时也都这幅样子,除了时不时扫上一眼秦风的李天远之外,倒是也没旁人注意。

        “秦……秦风兄弟,我有点儿事想问你!”

        吃过中午饭回到监舍后,李天远将跟着自己的几个人赶到了边上,凑到秦风面前,开口说道:“秦风兄弟,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进来的?”

        李天远虽然人很直,说不好听了就是有些愣,但这会不知道脑子哪根筋答对了,居然学会了迂回,没有直接开口询问昨儿越狱的事情。

        “李老大,您……您喊我什么?”装低调装惯了,这突然间被人一抬举,秦风还有些不习惯了,抬起头惊愕的看向了李天远。

        “嘿,什么老大啊……”听到秦风的称呼,李天远连连摆手,说道:“都是别人乱叫的,你叫我名字就行了。”

        李天远只是很少动脑筋,但并不代表他就是傻,昨儿秦风无论是逃出监舍的手段,还是翻越高墙的功夫,都远非他所能比。

        到了此刻,李天远哪里还不明白面前这个看上去像个绵羊的家伙,实则是一只隐藏了利爪的猛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跳起来暴起伤人。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因为打架进来的,您问这个干吗?”秦风有些奇怪的看向李天远,这哥们今天的状态好像有点不正常啊。

        “你别骗我了,打架能判五年?”

        李天远撇了撇嘴,说道:“哥们我杀了一个人才判三年,你小子判五年,最少有几条人命吧?我说你藏的可真深!”

        “嗯?你说什么,是谁告诉你的?”

        听到李天远的这番话,秦风的眼睛顿时眯缝了起来,因为他知道,就凭李天远的智商,绝对猜不到这些的,想必他知道了些什么。

        “哎,我说你小子别瞪眼啊。”

        说得正高兴的李天远,在秦风眯缝起眼睛后,居然感觉到了一股凉意,往日里胆小懦弱的秦风,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浑身上下都透着危险。

        “好吧,你别看我了,我说,你……你昨儿是不是出去了?”

        李天远被秦风看得浑身不自在,眼睛瞄了瞄那两根不是很直的窗棂,说道:“我昨天都看见了,不过哥们可没告发你啊……”

        不知道为何,在见识了秦风昨天的举动之后,李天远心底下意识的就对秦风产生了一种畏惧的心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感觉出来。

        “你都看到了?”

        秦风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李天远现在不报告给管教,不代表以后不会,这可是给秦风留下了一个隐患,他信得过昨天那人,但却是信不过李天远。

        “秦风兄弟,你放心,我李天远最佩服的就是有本事的人,昨儿的事,我谁都不会告诉的,否则我就是王八养的!”

        见到秦风的面色,李天远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连忙举起手赌咒发誓起来,而且秦风昨天的作为,的确是让李天远心服口服。

        “咳咳,李老大,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

        事已至此,秦风总不能把李天远给干掉吧,没有揭发自己,对秦风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秦风兄弟,你还叫我什么李老大啊,叫我名字就好了。”

        此时在秦风面前,李天远总是感觉自个儿矮了一头,那老大的称呼,第一次变得让他觉得那么刺耳。

        “还是叫李老大好了。”秦风八岁的时候就知道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了,当然不肯让自己成为旁人注意的目标。

        “那……那好吧,不过你要知道,我可不是什么老大。”

        按照李天远的思维,秦风比他厉害,就应该当这监舍的老大,在李天远的字典里,是没有低调这个词汇的。

        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李天远感觉自己和秦风关系近了许多,当下笑着说道:“秦风,你身上是有功夫吧?能不能教我两手?”

        “功夫倒是谈不上,能让反应快一点倒是真的。”

        对于李天远的要求,秦风并没有推辞,有时候适当的展露出点功夫,对李天远也是个震慑,最起码以后他想告发自己的时候,也会多用脑子想想的。

        “那敢情好,秦风,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了,要不……我磕头拜你为师怎么样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李天远顿时兴奋了起来,此时在他眼中,秦风就是那种能高来高去的武林高手了。

        “得,我比你还小呢,当什么老大啊,你以后千万别在人前说出我会功夫的事情。”

        秦风被李天远搞得哭笑不得,正在此时,下午上政治课的哨声响了起来,秦风站起了身体,低声说道:“我进来是因为杀人,五个!”

        秦风算是看明白了,李天远这小子简直就是好坏不分的,你越是恶贯满盈,怕是他越会崇拜你,基于这一点,秦风干脆说出了自己的入狱原因。

        “什……什么?杀了五个?”虽然一开始,李天远被耳边传来的话给吓住了,站在原地愣了半晌。

        但正如秦风所料想的那样,没过多大会,李天远就变得兴奋了起来,跟在秦风身后追了过去,要不是人多耳杂,他一准要让秦风讲诉下他的光辉事迹的。

        “秦风,你可答应要教我功夫的啊。”

        在那上课的大房间里,李天远还是念念不忘要学功夫的事,管教在上面讲着课,他却是在秦风耳边絮絮叨叨。

        秦风虽然没看过后世的大话西游,但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李天远,省的他在自己耳边磨叽,想了一下之后,心里却是生出了个主意,开口说道:“你先学我这样蹲马步吧,什么时候能蹲一节课,再说学功夫的事。”

        “靠,你每节课都是这么上的?”

        李天远装作铅笔掉在地上,俯下身体去拾铅笔的时候,在秦风的屁股下扫了一眼,眼中顿时露出惊愕的表情。

        因为叶天看似坐在椅子上,其实他的屁股和那塑料板凳之间,还有着一条缝隙,也就是说,秦风上课的时候,一直都是在练功夫的。

        有了秦风作为参照物,李天远自然也没有什么话说了,于是双脚也分的更加开一些,两腿用力,将上半身支撑了起来。

        不过只练了短短的一分多钟,李天远就受不了,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的难受,好在身下就是椅子,这才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ps:第二章,凌晨有更,求推荐票支持!

        C

宝鉴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