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 第三十一章 传承
    “臭小子,你去哪里找啊?”

        载昰一把将弟子给拉了回来,说道:“且不说你现在身陷囚笼,连这少管所都出不了,就算是师父担着干系让你出去,你又能找得到?”

        “找不到也要去找,师父,弟子求您了!”、

        秦风双膝一软,一头跪倒在地,载昰说出来的话,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父母在世的喜悦掺杂着对自己的痛恨,秦风也说不出自个儿是种什么心情了。

        “秦风,我刚才和你谈命理,就是想和你说,你的命太硬,伤亲,所以十六岁之前,并不适合与父母亲人生活在一起!”

        载昰将秦风从地上扶了起来,说道:“不过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天下之数莫不绝于天道之内,故大道之有余一也,你父母以及妹妹,都尚且在这世上,你不用担心!”

        “师父,您再给我算算,秦葭到底去哪了,她有没有危险啊?”

        听到老头的话后,秦风“噗通”一声又跪了下去,刚才受到父母在世的冲击,秦风居然把最疼爱的小妹给忘掉了。

        “师父哪有那么神啊?”

        载昰闻言苦笑了起来,硬生生的将秦风从地上拉起,说道:“跪天跪地跪父母,师父受得起你下跪,但男儿膝下有黄金,以后膝盖不要那么软!”

        “是,师父!”秦风的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虽然师父的话是在教训自己,但秦风听得出话中那浓浓的关爱之情。

        “秦风,师父接触的占卜之道,只是皮毛,我能看得出你父母妹妹都健在,但却算不出他们在哪里。”

        见到秦风的情绪稍稍平静了下来,载昰开口说道:“你入狱没几天的时候,我就曾经去过一趟仓州,也跟着那列火车走了一遭,只是你妹妹的线索到了泉城突然断掉了,师父也查不出来!”

        收徒对寿命不多的载昰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在看出秦风藏拙之后,载昰就前往仓州,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打听了一番。

        “什么?师父您去找寻过小妹?”秦风抬起头来,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恩,我看过你的卷宗,知道你心有牵挂,原本想把那丫头领回来的,谁知道她另有机缘,师父尽力了。”

        载昰无奈的摇了摇头,按理说以他的本事,在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寻到秦葭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载昰之前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事情的发展却是出乎了载昰的预料,当他追到泉城之后,小女孩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任凭他如何找寻,都得不到半点线索,只能悻悻的回来了。

        “谢谢师父!”

        听完载昰的讲诉后,秦风这次没有下跪,而是发自内心的对老人鞠了一躬,要说先前被强迫收徒还心有怨言,此刻秦风却是真心实意的将老人当成了师父。

        “现在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也好,等到你十六岁以后,再去找他们吧!”

        感受到了弟子的心意,载昰哈哈大笑了起来,心情舒畅之极,秦风虽然少年老成,城府略显有些深,但为人至孝,载昰相信,自己这辈子不会看错第二次。

        “师父,如果有机会,我还想亲自去找下妹妹……”

        在秦风想来,师父对妹妹没有任何的了解,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师父找不到,不代表自己也没有机会。

        载昰点了点头,说道:“行,一年之内,只要你能自己从大门里走出去,师父就放你一个月的假!”

        “从大门走出去?我自己?”

        秦风闻言顿时苦起了脸,别说他了,就是短刑犯出少管所大门,都必须有放行条和管教带领的,要是让他自己出去的话,怕是在警戒线就被那些武警按倒在地上了。

        “怎么,小子,是不相信自个儿还是不相信师父啊?”

        看到秦风一副苦瓜脸的样子,载昰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咱们行走江湖,有很多不便露脸的时候,这易容之术虽然没有电视上吹的那么玄乎,但只要掌握了人的心理,再做一些改装,混出这监狱算是屁的难事啊!”

        “易容之术?”秦风的眼睛亮了起来,“师父,那您快点教我啊!”

        “小子,没学会走就想跑?”

        载昰撇了撇嘴,说道:“先把那夹肥皂的功夫练出来,你虽然习武,但手指的灵活度还差得远呢,等你一秒钟就能从水中夹出肥皂来,再谈易容术的事儿吧!”

        “好,我练,师父,我现在就去练!”

        秦风虽然很排斥那些偷盗的技艺,但事关自己能走出这里,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而且此时秦风心中对师父的话也有些认同了,会……并不代表自己就要去做,学会盗门的本事,本身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那就好好去练吧!”看到秦风终于想通了,载昰也是异常高兴,原本以为自己要带着这身本领入土的,没想到临老却收了个关门弟子。

        “对了,师父,弟子命硬,会……会不会也把您给克了啊?”

        正要转身出门的时候,秦风忽然想到一事,脸色不由难看了起来,虽然平时老头对自己没什么好脸色,但通过今天的这些谈话,他完全感受到了师父对自己的关爱。

        “我?我不怕喽!”

        这么多年,除了胡保国之外,载昰再也没有被人关心过,听到秦风的话后,不由心怀大慰,笑道:“俗话说八十三九十四,就是没有你,师父再过两年也要去见祖师爷了,有什么好怕的啊?”

        “什么?师父,您……”秦风顿时愣住了。

        “有什么好想的,师父活了那么久,早就够了!”

        载昰活了九十多岁,从清王朝被推翻到日本侵华,几乎见证了这百年来所有的大事,心胸之豁达,远远超出秦风的想象。

        “师父,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将您的传承给继承下去的!”

        秦风用力的攥紧了拳头,老人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平和淡然的气息,就像是一把拂尘一般,将秦风心头的浮躁尽数扫去。

        “但愿如此吧!”

        看着秦风的背影,载昰摸了摸了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佩,脸色有些复杂。

        载昰也很希望能将师门的这个信物传给弟子,但这一切都取决于秦风的成就,如果他达不到师门的要求,那这信物也只能和他一起深埋地下了。

        PS:第一更,看书投推荐啊,朋友们多多支持!!!

        C

宝鉴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