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 第四十二章 遗愿
    大年三十的,几乎所有的单位都休假了,像火葬场这样的单位,早就将炉火给熄了,胡保国这一通电话是连恳求带吓唬,又通过省里老首长的关系,终于让火葬场那边同意单独再开一炉。

        等到火化完毕回到了胡家的时候,新年钟声已经敲响了,抱着师父的骨灰盒,秦风呆呆的坐在了胡保国给他安排的房间里,早上还是活生生的人,现在就变成了一盒骨灰,秦风还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对这种生死离别。

        “小风,将老爷子供起来吧,等上七天,我把他安葬在胡家祖坟最上首的地方,一定不会让老爷子受委屈的。”

        胡保国端着一碗饺子掀开了门帘,忙活了这整整一天,别说才十五六岁的秦风了,就是他都感觉快要支撑不住了,不过事情总算处理完了,胡报国心中也松了口气。

        “胡大哥,我要再求您件事!”

        秦风的目光从骨灰盒转到了胡保国的身上,开口说道:“师父虽然很少给人说他的身份,但我知道,他是想埋入清陵的,我想满足师父这个愿望!”

        和载昰相处了三年多,秦风曾经听他说过,他的同辈皇帝光绪帝,也就是爱新觉罗?载湉,曾经在清西陵和溥仪的华龙皇家陵园中间,留有一片墓地。

        当年光绪曾经下过旨意,这一块墓地就是给载字辈的皇亲留下来的,像是末代王爷醇亲王载沣等人,都是埋在了那里。

        载昰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秦风看得出来,师父还是想叶落归根重回祖坟,只是他脱离爱新觉罗氏已久,自知这个愿望很难达成,只是在无人处唏嘘时,才会表露出一丝心迹。

        “埋入清陵?秦风,你和老胡我开玩笑的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差点没将手中的那碗饺子打到地上,“现在是什么年代啊?清朝早就灭亡了,除了被先总理特批的那位末代皇帝,还有谁能埋到那里去啊?老胡我可没那本事!”

        清朝灭亡后,不管是北洋政府、国民政府还是现在的政权,都在努力消减着帝制时代对国家的影响,即使是那位末代皇帝,刚刚去世时也没有被埋入帝陵,而是葬在了八宝山。

        由于那位末代皇帝的帝陵是早已修建好的,所以在总理的干涉下,后来才将他迁入了进去,这也是清王朝所埋葬的最后一位皇帝,从那之后,还没听说谁能被葬入帝陵呢。

        而胡家在石市虽然算得上是个大户,但这几十年来出过最大的官,也不过就是胡保国这个少管所的所长,在现有体制下,他一个正处级的干部,能有多大能量?

        “胡大哥,我并不是说要将师父葬入帝陵,而是帝陵旁边清廷的一块祖坟墓地……”看到胡保国误会了自己的意思,秦风连忙出言解释了一下,他是想帮师父还了这个认祖归宗的遗愿。

        胡保国连连摇头,说道:“这个……小风,就是那种陵墓,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埋进去的,老爷子脱离爱新觉罗氏已经都有七八十年了,族谱上还有没有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空口白话的,谁信啊?”

        作为末代皇朝的成员,爱新觉罗皇室的人,国家都是给予了一定关注的,死去的人都会成立治丧委员会,别说载昰现在已经化作骨灰,就算他尚且在世,想要验明身份还需要很多手续的。

        “胡大哥,师父留有一部笔记,能证明他的身份,这事儿我去办,只是暂时要将师父的骨灰寄存在您家里,您看这样可以吗?”

        外八门的传承是心口相传,老爷子也不敢破这个例,但他在生命中的最后这几年,写了不少当年的回忆录,其中不乏爱新觉罗氏一些外人不知道的事情,对证明载昰的身份,还是有很大作用的。

        “你小子,让老爷子入土为安不好吗?非要折腾那么多?”

        胡保国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风,自己都办不到的事情,这还在服刑的小子居然口出狂言。

        “胡大哥,师父就这么一点遗愿,我一定要帮他完成!”

        秦风倔强的直视着胡保国,不肯做丝毫的退让,他知道,师父之所以想葬入清廷,并不是因为自己那清朝皇室成员的身份,而是纯粹出于一个老人认祖归宗的心思,师父有事弟子代其劳,秦风感觉自己应该背负起这个责任。

        “好吧,你是老爷子的亲传弟子,这事你能做主!”

        看着目光坚定的秦风,胡保国叹了口气答应了下来,放下那碗饺子,然后捧过了载昰的骨灰盒,恭恭敬敬的将其供在了桌子上,说道:“你吃点东西吧,明天跟我回去,我想办法给你减去这最后两个月的刑期。”

        “胡大哥,不用了,就两个月的时间,我等得起!”

        秦风摇了摇头,以他现在的本事,又岂是这个小小的监狱能困住的,之所以留在这里,一来是有师父在,二来也是秦风想磨砺一下自己的心性,按照师父的话说,能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成得大事。

        还有一点就是,在少管所中,秦风能从别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别看管教所里都是些少年犯,这些家伙没一个是省油的灯,有个十二岁的扒手,从东北偷到了苏南,无一失手,那种经验正是秦风所欠缺的。

        载昰总是在秦风面前说,如果他能被送到成人监狱去,学到的东西还会更多,那里才真正是“精英荟萃”之地,上至高官学者,下至贩夫走卒,人间百态尽在其中。

        现在秦风也看开了,不管是盗术还是千术,其实并没有好坏之分,只在乎用在什么地方而已,就像是一把最普通的菜刀,拿在厨师手中只是工具,但如果拿在罪犯手里,那就是凶器,关键还是在于个人的选择。

        送走了胡保国,秦风将那碗已经变凉了的饺子吃了下去,看着桌子上的那个骨灰盒,怎么都无法入睡,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他的大脑皮层始终处于一种十分兴奋的状态。

        “嗯?这是什么?”

        秦风收回了目光,却是突然发现,在自己的脑海里,似乎出现了一些并不属于他记忆中的东西。当秦风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从骨灰盒上转移到脑海中之后,一股庞大而繁杂的信息,瞬间将他的思维冲击的七零八落。

        C

宝鉴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