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鉴 第七十八章 安排
    “秦风,可……可你就一个人,这可不是逞英雄的事儿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大志的身上凭空生出一股冷意,他此时才感受到,平时脸上总是带着微笑的秦23书网阅读网】

    换做一般人听闻袁丙奇的这些事情后,恐怕早就有多远躲多远了,秦风居然一脸的若无其事,看那样子,倒像是不肯和袁丙奇善罢甘休一般。

    “谢叔叔,古玩街的店铺又不是用我的名字签订的,他们查不到我身上。”秦23书网道:“倒是您要注意点,最近别再来这附近了。”

    对方能知道李天远的名字,想必在市场管理处有人,并且看到了那份协议,只是秦风的安排原本是天衣无缝的,要不是李天远和谢轩惹事,就算他们知道名字也找不到人。

    “我听你的,唉,你看这事闹的,都怪谢轩,没事拉远子逛什么街啊。”

    谢大志闻言叹了口气,他终究还是个生意人,对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是能躲则躲,并不愿意沾染到道上的人。

    “谢叔,说那些都没用了,后面几天远子他们的饭菜我来准备,您就别过来了。”

    秦23书网道:“远子这伤大概有个五六天就能下地走路了,到时候您找个车把他和轩子两人给送出去吧……”

    谢轩和李天远,以后或许会成为秦风的帮手,秦风也是准备那样去培养二人的,但是现在,他们无疑太弱小了,跟在秦风身边只会拖他的后腿。

    “好,秦风,这个是中文拷机,我要是有事,会直接在上面留言的。”

    谢大志点了点头,将腰上的bb机取下来交给了秦23书网道:“这个是我移动电话的号码,你这边有什么情况,马上打电话给我!”

    移动电话是九十年代初进入到国内的,当时一部电话需要三四万块钱,谢大志虽然现在有点落魄,但这玩意却是用了好几年的了。

    “成,谢叔叔,您事忙,别在这耽搁了……”

    秦风接过了拷机,在那张纸上扫了一眼后,掏出火机点燃了纸条,说道:“有我在,您就放心吧,他们俩不会有事的。”

    秦风的举动看得谢大志暗自点头,这孩子行事之谨慎,就是许多大人也远远不及,这也是谢大志放心将儿子交给秦风的主要原因。

    “好,你们小心点,等我做完这个工程,以后慢慢会跟袁丙奇搭上话的,到时看能不能解开这个梁子?”

    谢大志在津天市合作的这个朋友,家里有些背景,在北方商界也是有脸面的人物,只是谢大志现在自己不得志,也不好意思让朋友去说和。

    “等您做完工程?”

    秦23书网道:“谢叔叔,走,我送您出去吧,这几天您就别过来了,远子好点之后我打你电话。”

    以秦风对道上人物的了解,李天远伤了他们好几个人,这已经不单纯是用钱能解决的了,袁丙奇必须用一些暴力手段,来维系他对津天道上的威慑力。

    如果秦风不能将袁丙奇一次给干趴下,那他就会马上离开这个城市,只要袁丙奇还在津天市,他永远都不会再踏足这里。

    一直将谢大志送到了巷子口,秦风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在胡同口和那些大爷大妈们闲聊了起来。

    被载昰几乎打造成了半个心理专家的秦风,对付这些退休在家的老头老太太们,还是很有一手的。

    不过半个小时功夫,住在这小巷子里的人,都知道秦风有一个在外地当官的“爷爷”,买下这院子就是打算以后叶落归根回来住的。

    向周围的邻居传达出这个信息后,秦风溜达到崇仁宫旁的一家饭店,炒了几个菜称了两斤熟牛肉,要了份清粥和一些馒头之后,这才回到了四合院中。

    “风哥,远子哥醒了,他一直嚷嚷要找你呢。”秦风刚推开院门,谢轩就迎了上来,走过大黄身边的时候,忍不住往秦风的方向靠了靠。

    “大黄,吃吧,以后这里就是咱们家了。”

    秦风扔了些馒头和熟牛肉给大黄,看的小胖子在一旁直咋舌,他们家以前也养过狗,但也没像秦风这般,拿十几块钱一斤的牛肉去喂狗。

    “远子,怎么样了?”

    走进屋里后,秦23书网道:“你别激动,有天大的仇咱们先养好伤,那袁丙奇也是爹生娘养的,咱们未必就不能干翻了他!”

    “风……风哥,我……我给你丢人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以前在管教所被打的满脸是血都没掉过一滴眼泪的李天远,忽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李天远从小就是在打架中成长起来的,这身伤虽然重了点,但说实话,李天远还真不在乎,他委屈的是自个儿居然没将那些家伙全部干倒。

    这几天李天远一直都闷闷不乐,谢轩还以为他是怕袁丙奇的人找上门来,却是不知道这猛男的内心世界。

    “谁说你丢人了?”

    秦风扶着李天远半坐了起来,笑道:“对方八个你一个,你不但干翻了他们六个,还吓跑了两个,这要是传到道上,你李天远就算是打响字号了!”

    “真的?风哥,要不是他们不讲规矩掏刀子,我一准能让他们全趴下!”

    要说还是秦23书网出来后,立马让李老大转悲为喜,要知道,几年前李天远最大的愿望,那就是成为名震一方的道上大佬。

    “得了吧你,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秦风没好气的在李天远肩膀伤处按了一下,顿时疼的李天远哼哼了起来。

    “远子,我告诉你,现在的江湖……不是你所想的那么简单,哪里还有什么规矩?”

    秦风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伸手招过了谢轩,说道:“你们两个记清楚了,在外面不要轻易惹事,但惹事之后,出手一定要狠,不能给对方任何反击的机会

    另外最重要的你们要记住,要分得清轻重,明明对方人多还上去拼命,那不叫勇猛,叫**……”

    秦风说这番话是有一定道理的,他刚才去出事的那个巷口晃悠了一圈,发现那个巷口并不宽,也就是说,当时对方不可能一拥而上。

    李天远的功夫都是秦风教的,虽然都是些基本功,但对付五六个普通人还是没问题的,李天远之所以吃了那么大的亏,就在于他一开始出手时留了余地。

    而且李天远最初动手的时候也选错了人,他应该从对方最强的人身上下手,那样不但能震慑住其他人,也能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最后让秦风哭笑不得的是,李天远果然是一根筋的单细胞生物,四合院区的巷子四通八达,打不过完全可以跑,根本就没必要和对方死磕的。

    “风哥,我知道了,下次我一定先干翻最难缠的人,实在打不过我就跑!”

    李天远学别的不行,干这行到是很有前途,几乎每打一次架都能从中吸取到一些教训,秦风相信他挨了这一顿砍之后,以后脑子会变得灵光些的。(未完待续)

宝鉴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