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独行 第一章 天道杀
    龙首山,银州第一名山,山势陡峭,青岩片片。

    这青岩光滑如玉,有人在青岩之上,开辟出嶙峋小道,一路向上,蜿蜒曲折,经九转十八弯,即可来到山顶,来到慈清寺前!

    慈清寺,银州第三古刹,供养观音菩萨化身,甚是灵验,每到佛日,诸多银州大陆信徒不远百里千里,到此叩拜焚香许愿还愿!

    别看龙首山上,青岩无数,依然生机勃勃,于那青岩石缝间,坚强地生长着无数兰花。

    每逢花开之时,高山之上千百株兰花一起绽放。清香隽永,一眼看去,岩如玉,花如海,色斑斓,真真锦绣山河。

    在龙首山下,有大片竹林,是龙首山的入口,也只有这一条路才可攀上青山,于是在此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小村镇,白旗镇。

    靠山吃山,白旗镇的居民自是依靠龙首山而生,几乎没有种田的。他们靠的就是到此游山拜佛的游客信徒,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

    或开客栈,或营酒馆,聚客烹茶,售卖香火……也有沿街吆喝,贩卖小吃、零食、小玩意度日,亦不乏挑山工,卖力气,抬着担子送人上山,讨一口饭吃。

    在村落的尽头,再过一步,就上龙首山的石道。

    上有一个道观,香火却并不旺盛。虽然银州大陆信奉佛道不分家,兴盛的庙宇旁边,必有道观,但是正常信徒都会爬上高山,前往慈清寺送香,谁还会在这里停留。

    道观不大,只有三丈之地,但是却很干净,道观中只有两个道人,其中一个老道人,在观中摆上一个卦桌,为人测字算卦。

    今天九月十九乃是佛日,上山游客如潮,可是道观中依旧清冷,无人进入,但是这两个道人毫不在意,就在这时,进来一个香客!

    这个香客,身体矮胖,肥头大耳,一看就是员外富商之流。他进入道观,颤颤巍巍,左顾右盼,好像进入了阎王殿一样,一步步来到卦摊之前,犹豫了半天,拿出一个钱袋放在卦摊之上,同时递过去一个纸条。

    然后,他伸手在那卦签中,拿起一签,念了念卦上七个字!

    “杀,杀,杀,杀,杀,杀,杀!”

    开始念诵杀字,声音极少,胆怯无比,随着后面的杀字,好像有一种无声的魔力,在引诱他,使他整个人发生巨变,然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一种恨意杀机,勃发而出。

    老道卜算子一捏钱袋,看了一眼纸条,缓缓说道:

    “后屯镇镇长刘进财,纹银五十两,好的,他活不过十月,这活我们天绝杀堂接了!”

    那香客长出一口气,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杀气,然后掉头离开,看来江湖传言是真的,纵横银州大陆,杀人无赦的杀手组织天绝杀堂的联系处,果然在此。

    香客离开之后,陆续又有人进入,都是杀人的买卖,纹银三五十两不等,杀的都是凡夫俗子,最多一个不过百两纹银,卜算子十分不耐,没有什么大买卖。

    其实卜算子根本不在意这银钱多少,只是所杀的都是凡夫俗子,一点挑战性都没有,不过为了训练杀堂弟子,再小再没意思的杀人买卖,他也得接下!

    这时日落西山,进来一个香客,这香客个子魁梧,穿着黑袍,全身遮蔽黑袍之中,一张面孔,也是隐藏不露,只露出一双战靴,这是标准军战之靴,只有军中统领才能装备。

    他行走间,气势如虎,一看就是军中将尉,来到观中,直奔老道卜算子,也不多说话,将后背的一个包袱放下,递过去一张纸条!

    然后伸手在那卦签中,拿起一签,放在桌子上,说了七个字!

    “杀,杀,杀,杀,杀,杀,杀!”

    这七个字,带有无尽的杀气,一看就是军中百战之士才有如此气势。

    老道士那浑黄的眼睛就是一亮,伸手一摸这个包袱,立刻心中有了数,黄金三千两,大买卖!一两黄金,价值三十两白银,这就是白银九万两!

    在银州大地,一个包子不过二文钱,一个十六岁的处女丫鬟不过三十两银子,这九万两白银完全就是巨款!

    卜算子接过纸条,看着字条上的名字,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

    “信陵侯,好的,他活不过十月初一,这活我们天绝杀堂接了!”

    那军士点点头,退步离开,大步如龙,转眼消失在道观之外,向着远方走去。

    卜算子坐在那里,好像思考什么,许久,他敲响了身边的一个铜钟!

    “咚、咚、咚……”

    三声之后,这铜钟发出的声音很小,但是一种无形的波动,向外传播,在无声之中,传遍整个龙首山,这就是传说中的法器!

    云来客栈打着算盘的胖掌柜,缓缓停手,看向远方;

    慈清寺的老方丈慈云大师,放下念珠,微笑的看向山下;

    龙首山腹石室之中,一个老瘸子,抬头看向地面,然后狠狠的喝了一口酒!

    ……

    在这龙首山的山腹大堂中,这些人汇集一起,开始细细商量,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那铜钟的声音又一次的响起,这一次响起的五声!

    “咚、咚、咚、咚、咚……”

    这是点兵鼓声,钟声响过,高山之上,一个红发挑夫,放下挑担,快速消失。翠红楼的头牌姑娘,带笑的离开恩客,悄然下楼……

    转眼之间,小镇之上,少了足足三十多人!但是其他人完全无视他们的消失,甚至接过他们的活计,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这才是此处小镇的真正身份,整个镇里都是天绝杀堂的弟子,这就是一个杀手窝窑!

    那军士在道观中走出,骑上一匹快马,策马狂奔,已经离开小镇三十里外。

    这时小镇中,五声钟声响起,这军士的腰中,竟然也有一个铜铃响起,声音几乎没有,但是却随着远处的钟声一起震动。

    军士隐藏的面容,露出微笑,他继续向前,策马扬鞭二十多里,进入前方一片隐秘的树林,在那树林中,早有一人等待多时,他也牵着一匹马。

    军士下马,开始脱下衣服,身上的所有衣服,连同战靴,全部脱下,在脱下衣服的同时,他的体型开始变化,骨骼变换,身体缩小,足足缩小了一个头颅的身高,原来那百战血腥气息,完全消失,黝黑的皮肤,开始白皙细嫩起来。

    然后他接过另外一人递来的包袱,开始换衣服。衣服穿好,转眼之间,他就由一个百战将军,化作了一个翩翩白衣公子!

    对方那人将那他穿过的衣服,全部细致的收拾好,就好像衣服上有着什么可怕的毒物一样,小心翼翼,绝不碰到,最后全部装入一个奇异的包裹中,然后说道:

    “洛离师兄,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处理好的,你赶快回归总堂吧。”

    变成翩翩公子的洛离,将腰间长剑系好,说道:“小七,你注意了,这衣袍之上,都有宗门的灵香牵机引,一定要将它们送到刘军门的衣柜中,宗门会派人调查的,确定雇请杀手者的身份,不要漏了马脚。”

    小七说道:“明白,明白,放心吧,洛离师兄。”

    说完,他骑上洛离原来的战马,向着远方跑去,继续洛离原来的路程,而洛离在身上撒上一种奇异的药粉,消散在那道观中附身灵香牵机引的气息,然后骑上另外一匹快马,掉转方向,回归龙首山下的白旗镇。

    这次的洛离,在看过去,和来时的策马狂奔,完全不同。来时之前,看过去就是一个铁血军人,现在的洛离悠闲自在,就是一个公子少爷。

    这不是简单的衣服装束变化,而是一种骨子里的气质变化,这就是杀手,最基本的本能之一

    ——伪装!

    装人像人,装鬼像鬼!

    洛离,天绝杀堂的顶尖杀手天道杀,银州大陆上到公爵大吏,下到平民百姓,无人不知的天道杀!

    天道杀,三年前出道,一出道就斩杀黑虎帮帮主马老黑,扬名立万。马老黑精通七十二路谭腿,无恶不作,而且拥有天赋神通跃马平川,一跃三十丈,见势不好,立刻就逃,所以作恶多端,仇家无数,也是逍遥自在。

    但是,他就是被天道杀击杀!一时间,天下轰动。

    次月,天道杀击杀十三连环堡堡主天力老人,再次月斩杀长隆府知府洛天雨,然后几乎他一个月出手一次,每一次的目标,或者是江湖名宿,或者是封疆大吏,或者是武林强者,那个也不是简单人物。

    但凡他出手,对方必死无疑,每一次刺杀,都是天下闻名。

    之所以天下闻名,是因为天道杀的每次刺杀,都只杀目标一人,绝不妄杀一个无辜,那怕是对方的死士爪牙,也是绝不妄杀。

    而且每次刺杀,总会刺杀之前,大声数落对方所犯罪行,无一不被他所言中,然后堂而皇之斩杀对方。

    这那里是刺杀,简直就是明杀!嚣张至极!

    银州大陆,大地蕴含奇异地气,世人受此地气影响,体质康健,血性好斗,身负神通者比比皆是,刺杀暗算,更是小事,但是这种堂而皇之的刺杀,先是数落罪行,然后强杀敌手,如此嚣张,从来没有过。

    那些被杀之人,都有一个特点:罪大恶极,穷凶极恶。每个豪强的被杀,都有无数受他们迫害平民的感激不尽,这天道杀所做之事,就好像替天行道一样,公道自在人心,他身为杀手,只杀恶人,不妄杀一人,所以他被人称之为天道杀。

    有人喜欢,自然有人愤恨,无数恶人期待他的失败和灭亡,可是他出道三年,击杀三十一豪强,无一失手,所以被誉为替天行道天道杀!

    这时的天道杀,已经进入白旗镇之中,到了这里,翻身下马,自然有人牵着马匹,他缓缓前往进入龙首山山腹之中,天绝杀堂的地下入口。

    小镇之中,除了天绝杀堂的诸多杀手,也有一些普通人,他们不知道这里的秘密,乃是天绝杀堂刻意留下的掩护。

    其中有一些小乞丐,就是如此,他们只是知道这里香客多,好要钱,被天绝杀堂的暗桩,引到这里乞讨。

    时间一长,他们或者加入天绝杀堂,或者莫名消失。其中两个小乞丐傻傻的看着,远处馒头铺蒸出的雪白馒头。

    雪白的馒头啊,吃了一个,一天肚子不饿,不用忍受那最痛苦的饥饿,可是今天他们没有乞讨到一文钱,这馒头绝对吃不上,饿的他们的肚子咕噜噜的响。

    转眼,洛离在他们身前经过,不经意间,一个碎银在洛离身上掉落,三滚两滚的滚到了他们的身前,顿时两个小乞丐露出激动的光芒,他们捡起这碎银子,向着馒头铺跑去。

    洛离看着他们的身影,笑了笑,这件事做得悄然无声,应该没有人在意,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命运以后如何,但是至少这几天不会挨饿了!

    自己也就只能做到这些了,虽然改变不了他们的命运,但是至少会带给他们短暂的快乐。

    天地如炉,造化为碳,世人皆是炉中之物,忍受无尽煎熬,又有几人可以真正的掌控自己的命运!

    他继续向前,走进买卖书籍的联友书社,打开地道入口,进入其中!

    -------------------------------

    重新开书,漫漫人生路,重新开始,这次这本书,我要写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请大家和我一起,在那迷雾之外的世界中,品读百味人生,我只是一个记录者,洛离有着他自己的故事!

    看更新最快的大主宰最新章节

大道独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