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八章 珠心神算
    少年从杂货店出来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唐德说的那句话——柔软的舌头,可以打断坚硬的骨头,智慧的脑袋,胜过任何的神兵利器。不管怎么说,唐德的这句话多少让惨绿少年的心中多了一点莫名其妙的安慰,原本沮丧的心情,多多少少好了一点。

        在张铁路过那个跳蚤市场的时候,街边的煤石灯已经一盏盏亮了起来,黑炎城的点灯人骑着一辆辆四轮车,摇着铃铛,埃个的在每盏灯前驻足,爬到灯杆上,取下灯罩,给路灯添上燃料,点燃后再下来。在点灯人离开之后,靠近火车站的那一排煤石灯旁边的阴影下,开始出现一些女人,那些女人一个个浓妆艳抹,装着暴露,酥胸半露,向路边的行人抛着媚眼,女人们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时不时的和旁边的同伴说几句什么,然后有人放肆而狂浪的笑起来。

        张铁一边走,一边瞟着那些站在灯下的女人,那些女人让他有些心烦意乱但隐隐间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

        “宝贝,来,到阿姨这里来,阿姨让你尝尝做男人的滋味……”说话的女人站在灯旁的巷口,红色卷曲的头发,身材丰满妖娆,看样子已经四十多岁,面目微微有点模糊,看到张铁瞟过来的目光,女人微微俯下身子,让张铁借着路灯可以看到她雄伟白皙的胸部,然后女人用双手挤在胸前裙装领口两个露出的半球上,嘴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啊……”,然后张开嘴,舔了舔她自己的一根手指,然后慢慢的把手指含进了嘴里,只一个动作,张铁就觉得自己咽喉哪里的肌肉像被弹动的橡皮筋一样的抖动了起来,冒火一般,裤裆上的帐篷一下子就撑了老高,然后在女人放肆的笑声中,张铁落荒而逃。

        火车站旁的那个跳蚤市场到了晚上的时候才真正热闹起来,各种三教九流的人物在黑夜来临之时似乎才一个个跳了出来,一直离开那个可怕而诱惑的女人差不多100米,张铁跳动的心才慢慢恢复下来,某个不听话的家伙依然在昂首挺胸,为了避免尴尬,张铁只得假装把两只手伸进裤兜,隔着一层布,用右手使劲儿把那个不老实的家伙牢牢按住。

        在张铁即将走出跳蚤市场的时候,路边一个小摊上传来的声音让张铁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老板,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大灾变前的遗迹中弄出来的?”

        “当然,你看这本书,上面的字好像是华文,安达曼城邦联盟可没有这样的出版物,你看这封面,上面这个好像是华族用的算盘哦,一种历史很悠久,足以追溯到大灾变之前几千年的计算工具,再看这封面的印刷质量,要不是从遗迹中弄出来的,怎么会保存得这么完好?”

        “当我们是白痴吗,我也知道这是华文,可没有人认识,还不是随便你说,有个屁用,什么狗屁算盘,这么老土的东西现在还有人用吗……”

        “我可是讲信誉的……”

        华文这两个字让张铁定住了脚步,然后张铁走了过去,和摊位前的两个人一起蹲在摊位前,随意挑拣着,摊位不大,撑死不到两平米,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放在一块防水油布上,摊位上唯一能入眼的东西就是压在那张防水油布四个角落的几把匕首和铜质护腕,在跳蚤市场,每一个摆摊的家伙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会声称是从遗迹里面弄出来的,是大灾变之前的宝贝,但这话,连傻子都骗不了……

        旁边的那两个人在摊位前蹲了一阵之后,其中一个人用8个银币带60个铜子的价格挑了一把还算不错的连鞘匕首之后就走了,然后摊位前就剩下张铁。

        摊位老板是个60多岁的猥琐老头,一个红彤彤的酒糟鼻,一走近,就能闻到他身上的一股劣质酒的酒味,而再看这个老头的形象,不由就会让人想到一种动物——老鼠。

        张铁漫不经心的在摊位上看了一阵之后,最后拿起那本封面上印着一个算盘的书随意翻了翻,问,“这个多少钱?”

        “这个可是从遗迹中带来的宝贝,最少20个银币……”老头奸诈的说道。

        “这书是干什么的?”

        “嗯,好像是讲如何使用这种名叫算盘的计算工具的技能书!”老头也不确定,这本书他看过,里面的华文根本看不懂,他还找过一个稍微懂点华文的半桶水的货色看了一下,可那个人只能分辨得清楚书里一些简单的数字,都是些什么三三二二五五六六莫名其妙的玩意儿……

        “这个有什么用,让我数着绵延睡觉吗?”

        “嗯,好吧,如果你要的话再便宜点,16个银币,不能再少了!”老头一脸痛惜的说道。

        “你当我白痴吗,这本书总共还不到16页,纸少得还不够我拉屎的时候用来擦一次屁股,你要16个银币?我是看这本书有些奇怪才问问”张铁愤愤的丢下书,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在这个市场里,说话砍价不粗鲁一点,一般都会被别人当做肥羊瞎宰一通。

        “那你给个价?”

        “80铜子!”

        “80铜子?”老头像被踩了尾巴的老鼠一样跳起来,“小子,这可是从遗迹里弄出来的,不行,最少10个银币!”

        “什么狗屁遗迹,骗小孩呢,黑炎城方圆1000里内,那里有遗迹,就是有也早被人搬光了,还轮得到你,就是80铜子!”

        “9个银币,不能再少了!”

        “那好吧,看你这么一把年纪,算我尊老爱幼,我再加十个铜子,90铜子!”

        “90铜子?”老头杀猪一样的叫了起来,“还不够我收来的成本价!”

        “那一个银币!”

        “7个!”老头咬牙切齿……

        口干舌燥的杀价两分钟后,张铁直接站了起来,毫不留恋,转身就走,在走出五步之后,身后传来老头气急败坏的声音,“别走啊,就按你说的来,四个银币,卖给你了!”

        张铁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些不知道华文的人当然看不懂这本书上的书名,而张铁当时一看这本书就愣住了——《珠心神算》,这本书有个很牛逼的名字,张铁刚才随手翻了翻,发现书里讲的是一种与算盘相关的心算方法,也还算特殊,就把这本书买了下来……

        回家的路上,张铁的肚子已经在咕噜咕噜直叫,但摸着口袋里的那本书,张铁却心满意足,这个时代,知识昂贵得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任何不是学校里学来的那种大路货的技能和知识,可以说都有它的独到和珍贵之处。张铁就记得当他刚到杂货店当学徒的时候,唐德个家伙是考察了他三个多月才拿出那个奇怪的叫算盘的东西出来,教他怎么用,还一副你小子赚到的表情,而在黑炎城,据张铁观察,会用算盘的人确实不多,至少他还没见其他人用过,一般的计算在纸上就行了,而更高级的,听说在那些交易所和商行里,就有金属式的手摇式计算器,所以这个算盘的技能就有点鸡肋了,但再鸡肋的技能,也不是什么人想学就能学到的,刚才张铁随手一翻这本《珠心神算》,一看到里面扉页上的那个算盘图案和口诀,他就确定了这本书的价值,总的来说,这本书也许谈不上有多珍贵,但四个银币的代价,换来这么一门技能,就算暂时还发挥不了这门技能的价值,张铁也觉得值,何况那四个银币本来也不是自己的。

        艺多不压身,这可是爸爸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小时候在家里被老爸老妈用竹板抽着手心逼着学华文,用了十年时间,硬生生把一本让任何人看了都头大的华文字典上的字全部认识才算完,这是张铁小时候最黑暗的经历,十几年了,张铁发现自己终于把学到的华文在现实中用上了一回,捡了个小漏,所以有点小得意。

        至于那个老头说这本书是来自于遗迹里面的东西,这话张铁是打死也不相信的。遗迹里的东西最少都是千年以上,这本书怎么看也不像是1000年前的东西,可书页上那副算盘图案下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几个快要模糊的文字又让张铁有些奇怪——“小学生推荐课外读物”——老子快要步入社会的人了都接触不到这种知识,哪里的小学生这么牛啊,还课读物,我靠,人比人,气死人啊!

        莫名其妙挨了一顿揍,最后用搜刮来的钱换了一本书,加入了飞机兄弟会,在黛娜老师面前大大的丢了一次脸……

        在回家的路上,盘点这今天的付出和收获,连张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赚了还是赔了……

        张铁的家在黑炎城北边的平民聚集区,如果说黑炎城的上东区是有钱人的后花园的话,那北区就是黑炎城所有循规蹈矩的工人和小市民们的安乐窝,与上东区比起来,北区的街道不漂亮,但还算整洁,治安也还可以,街道两边成排的梧桐树多少给这里带来一些温馨的市井气息,父母几十年的辛劳,换来的仅仅是社区街边一栋占地面积不到100平米,还带了一个后院的上下两层的小木屋,家里用楼下的房子开了一家临街的米酿店,爸爸在工厂里上班,妈妈就操持着这家小店,店里的生意不冷不热,米酿的生意主要是社区周边的住户和邻居在照顾,利润也很薄,勉强接济一点家用。

        张铁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是晚上九点,爸妈都不在家,估计是又到教堂去了,米酿店也关了门,家里留下的饭还在锅内用水温着,晚饭并不丰盛,一锅杂菜烫,一碗腊肉炖云豆和一大碗堆得尖尖的白米饭就是晚餐的全部,腊肉炖云豆里面飘着几块蚕豆大的肉块,张铁知道,那是父母留下来给自己的,实际上每次他们都舍不得吃,只说自己不喜欢吃肉而总把肉留给自己。吃着并不丰盛的晚餐,张铁鼻子莫名有些发酸,他暗暗发誓,以后等自己赚到钱一定要让爸爸和妈妈每天都能大鱼大肉的管饱。

        草草的吃完饭,再把厨房收拾干净,拖着疲惫的身体,张铁上了楼,到二楼的时候,哥哥的房间关着门,但张铁却听到哥哥的房间内传来一阵阵有节奏的撞击声,还有明显压抑着的喘息声,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张铁自然知道房间里在发生着什么事,在放轻自己的脚步后,再往走道那边走了几步,快要到走道尽头的时候,张铁摸到墙上的绳子,微微用力一拉,走道尽头的楼板上的一块木板滑落下来,木板的另一面就是楼梯,直通上面的小阁楼。

        大概是因为好几天忘记给滑轮上油的缘故,那楼梯落下的声音不小,咯吱咯吱的,在楼梯落下的时候,哥哥房间里的撞击声一下子安静了几秒,然后还不等张铁走上去,那撞击声又更加激烈的响了起来

        张铁顺着楼梯爬了上去,在爬到阁楼的时候,又把楼梯拉了上去,楼板复位,这个小小的,有着三角形屋顶的阁楼,就是张铁的小窝。

        家里面积本来就不大,楼下又开了一个米酒铺,可供住人的地方就更少了,张铁只能住到屋顶的阁楼上,原本不大的阁楼除了住人之外,还有将近一半的地方被用铁皮和木板隔了起来,堆放家中的杂物,张铁的小窝,只能勉强摆得下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个不大的衣柜,在这几样家具中间的空间,也只够两个人交错走过不会拥挤而已,小窝里的家具半旧不新,许多漆水已经看不出颜色甚至开始脱落,这几样东西,都是家里给张铁从外面淘来的二手货,总共还没用掉两个银币……

        一间不到8平米的小屋,几件二手旧家具,这就是15岁的惨绿少年张铁在这个世界的全部……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