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十章 飞机兄弟会的福利
    后面的一周,波澜不惊,在学校里,张铁与飞机兄弟会的其他成员慢慢也有了更多的了解,不知道是作为对张铁的承诺还是经过上次的事件之后真的觉得在学校里搞手动式单缸活塞运动的风险太大,飞机兄弟会的所有人随后再也没有做出类似出格的事,这让张铁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己现在的力量还很弱小,但能用这样的方式维护黛娜老师,张铁觉得自己很满足。

        在学校里,格力斯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每天都要在学校食堂上演那么一出欺凌弱小的把戏。不过他确实有嚣张跋扈的本钱,在上周学校组织的几次测试中,格力斯以优异的成绩几乎在每个项目上全部刷新了学校历年学生的校记录,格力斯的记录简直让全校所有的男生感到绝望。二级的职业战士和普通白丁之间的差别就那么**裸的呈现在大家面前。

        对于格力斯,张铁一方面觉得自己运气很好,在食堂里排队的时候一次也没有被那个家伙插过队,另一方面,格力斯又带给所有人巨大的压力,这些人中自然也包括张铁,张铁每天在学校食堂都会这么想一遍,如果将来如果有那么一天,有人靠着拳头比自己硬,要去侵犯自己为之守护的东西的时候自己怎么办这个问题,拼命,拼不过,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巨大的压力带给张铁的是巨大的动力,除了在学校里拼命训练学习之外,回到家,张铁也抓紧所有可以抓紧的时间,一点点增强着自己的实力,对张铁来说,能早一天点燃神宫的念火,在这个时代就早一天有了点自保的能力,

        事实上不光是张铁,整个黑炎城国民第七中学毕业班的男生们都开始拼命了,这已经是大家在学校的最后一个学期了,下半年完全就是在实习,不是在学校里渡过的。黑炎城周边的矿山,城卫军和城外的农庄,交通要道这些需要守卫的地方,就是黑炎城所有毕业班学生的实习地,在城里还好,城里事故较少,在其他几个地方实习,搞不好是会要丢了小命的,只要离开了黑炎城高大城墙的保护,在野外就很难再找到一处可以称之为安全的地方,野外那些危险的变异生物和地穴中的黑暗种族,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小命,而城防军中那些喜欢鲜嫩实习生的变态基佬的传说,在整个国民第七中学毕业级学生中已经流传了很多年了。

        不拼命,就没命——这是科林上尉的口头禅,也是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出枪,用力,一个个中午都没吃饭吗,出枪,用力……”枪术教官的嘶吼声非在下午的训练场上不时回荡着,“混蛋,就算你现在握的是烧红的铁棍也不能让枪在刺出的时候往前面滑,手上没力气吗,你们连女人都不如……”

        烈日炎炎下,张铁汗流浃背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枯燥的刺枪动作,两个小时下来,由空心钢材铸成的枪身已经被磨得火热,手掌上的水泡起了又破,火辣辣的,被汗液和那有些灼热的枪身不断刺激着,握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枪身上,就像握在烧红的火炭上一样,针扎一样的疼,不过看看站在训练台上同样顶着太阳身体像标枪一样笔直的枪术教官,还有枪术教官脸上那严厉的表情,张铁只能咬着牙,一遍又一遍的把身上的痛苦化为一声怒吼“杀”,然后挺身,跨步,出枪,如机器一样不知疲倦。在所有学生的眼中,远比枪术教官更让他们玩命训练的,则是枪术教官身后高台上那写着最让大家痛恨的一个家伙的记录,这是学校的传统,每一届毕业班学生中能力最强的那个人的所有数据,都会耀眼的被用斗大的红色字体写在训练场中间的高台上,供人瞻仰,对某人来说,这是荣誉,对更多的人来说,这就是激励,或者说得更准确点,就是挑衅……

        格力斯——

        100米成绩——10.3秒。

        卧推——160公斤。

        深蹲——310公斤。

        爆发拳力——右拳510公斤,左拳340公斤

        腿部最大踢踏爆发力——780公斤

        最大连续破甲刺枪数——137枪

        耐力——13——耐力指标又称为三标指标,指在标准场地下,标准战斗装重下以千米为单位标准速度急行军的最大有效战力输送距离值,这个听起来似乎有点复杂,但却是最准确的解释。这个指标,如果放到某一级的枪兵方阵中的话,这也就是枪兵方阵在战场上的最大战术移动半径。而这个最大有效战力,则指急行军后三分钟原地休息完成后能保留二分之一以上的个人最大战力,格力斯13的耐力值,则意味着他在标准战斗装重下急行军13公里后还能一口气完成69枪以上的破甲刺或是让右拳打出255公斤以上的攻击力……

        这就是二级战兵的实力!

        高台上的字体尤新,那鲜红的字,居高临下,似乎讽刺着每一个被那个家伙压在下面的人,自两周前学校把格力斯的名字和这些数据写上去之后,训练场上的火药味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浓了。没有人想在这个时候趴下。

        在格力斯的名字出现在高台上的那天,冷酷的枪术教官对张铁们说的话是,战场上,只有活人和死人,没有好人和坏人,大家都听懂了,张铁的理解是,能活着从战场上下来的人,就是好人。

        两个多小时的枪术训练完后,是10公里的武装中速行军跑,当完成今天这最后任务的时候,张铁的脚已经软得像棉花一样,随便找了个树荫,一屁股坐在地下像狗一样的喘着粗气半天没能站起来,飞机兄弟会中所有人都东倒西歪,只除了道格和巴格达以外,巴格达是飞机兄弟会中所有人实力最强的,在学校里也能排在上游,而道格的情况却有点特殊,这个家伙今天兴奋得有点不正常,上课的时候流着口水傻笑不说,刚才训练枪术的时候,张铁偶然看到那个家伙,虽然照样累得半死,但这个家伙裤裆里大下午的居然撑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这个景象把张铁当场雷得外焦里嫩的。妈的,练枪术都能把小**练得如此亢奋,对飞机兄弟会中的这位老兄,张铁是真的服了。

        刚跑完步,格力斯和他的几个跟班公鸡一样的昂着头从张铁面前骄傲的飘过,还不屑的看了一眼此刻大多数已经被操练的东倒西歪的众人。

        “废物!”格力斯的嘴型似乎吐出的就是这个词儿,张铁已无心分辨,只能暗咬了咬牙齿。

        休息了十多分钟,稍微恢复一点体力后,张铁就看到死胖子巴利颤颤巍巍的走到自己的面前蹲下,颇为鬼祟的低声问了一句,“放学后有安排吗?”

        “每周两次,我今天刚好还要去杂货店打工!”

        “你还是童子**?”

        一听这个,张铁顿时就有些恼怒,“操,童子鸡怎么了,你们还不是一样!”

        “错,过了今天之后,整个飞机兄弟会就只有你一只童子鸡了!”巴利淡定的说道,巴利眼中那怜悯的目光让张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意思?”张铁一时没想明白。

        “到放学你就明白了,这是身为飞机兄弟会成员的福利,今天轮到道格了,等我再弄一点钱,下次再安排你……”巴利说完,拍了拍张铁的肩膀站起来就走了,留下张铁傻坐在地上想了半天。

        今天的放学感觉有点特别,在一起走出学校门口的时候,张铁就发现了,巴格达他们一个个郑重其事的和道格这个家伙在学校的门口道别,每个人和他道别的时候,都会勾肩搭背的把脑袋凑在一起和道格说些什么,然后就是一阵淫荡的笑声,道格这个家伙则很兴奋,连耳朵都是红的,张铁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一点内容,什么漱漱口,干净点会有惊喜之类莫名其妙的东西,轮到巴格达的时候,这个家伙嗓门够大,倒是让张铁听仔细了,“第一次很快的,不用沮丧,后面的时间会很久,可以来好多次,我去的时候接连来了七次哦……”

        然后拍肩的拍肩,拥抱的拥抱,最后一堆家伙和道格挤眉弄眼的道别,西斯塔想跟去,但却被巴格达和莱特两个家伙拖着手臂给拉走了。

        张铁被弄得莫名其妙,巴利说接下来是飞机兄弟会的活动,张铁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去见识一下,张铁问了问,知道巴利和道格要去火车站那边,也还算顺路,也就一路跟着过去了。

        一路上,道格这个家伙又兴奋又紧张,不断问巴利一些奇怪的问题。

        “我昨天晚上洗了澡,可今天训练又流了许多汗,没事吧?”

        “你内衣和内裤换了吗?”

        “换了,昨天洗完澡后就换了!”

        “那就没事!”

        “可西斯塔说去之前漱口的会有惊喜!”

        “别担心,这个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巴利一边说着,一边郑重的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小纸包,纸包层层叠叠,让道格和张铁格外好奇,伸着脖子看,巴利把纸打开,只见里面有三四片细细的叶子。

        “这个是什么?”道格好奇的问道。

        “这个很精贵的,是茶叶,我从我老爸那里偷来的,别人送给他的,平时都舍不得用,这是东大陆才有的东西,给,把他们放到嘴里,含住,不要嚼,也不要咽下去,就这么含着,这比漱口还管用!”

        巴利小心翼翼的接过那几片东西,然后放到嘴里里,紧紧的含着,话也不说了,生怕一开口它们就要从嘴里掉下来一样。

        “可以弄几次?”含了一阵,几个人走着,道格忍不住又问了一个问题。

        “三个小时,你想弄几次就弄几次!”

        “可以弄后面的那个洞吗?”几分钟后,道格好奇宝宝一样的又冒出一个问题。

        “后面……”巴利真的惊诧了,“你听谁说的?”

        “我哥……”

        “这个……应该,好像不可以吧,西斯塔他们都没试过!”

        “哦!”仅仅的含住嘴里的茶叶,道格又变老实了,似乎觉得道格刚才的那个问题自己回答得不够漂亮,影响了自己的权威,在沉默了几秒钟后,巴利严肃的解释道,“弄后面那个,很贵的,对,很贵的,而且不卫生……”

        张铁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一点判断,但内心那说不出的好奇心还有那不断增高的雄性荷尔蒙,让他在微微的紧张中和巴利与道格两个人一路从学校走到火车站附近那片老旧的贫民区,在一条低矮的巷道里转来转去走了差不多三五分钟,三个人最后终于站到一道朱红色的门前,与周围那些已经明显破旧的大门比起来,三人站的这个地方要明显整洁很多。在三个人站在门口,巴利敲门的时候,几个路人路过的时候,眼睛在三个人脸上转了转,都有一些莫名的意味,张铁就觉得自己的脸上好像有跳蚤在爬一样,微微有点发痒。

        不知道门后又什么特别的东西,但张铁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很刺激的,张铁也紧张起来。

        道格此刻更是已经紧张得浑身冒汗,听到某人喉头咕噜一响,张铁偏头看去,却是道格一副要干呕的样子,使劲儿在往嘴里扣着什么,巴利也被吓了一跳,“怎么了!”

        “刚才紧张……咽口水……的时候把那几片叶子咽下去了,现在不上不下的,卡在喉咙里……难受……”

        “白痴……”巴利骂了一声,非常痛苦的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太丢人了,别扣了,等到进去的时候喝口水冲下去!”

        “呕……”

        张铁睁大了眼睛,看着道格的脸一红,接着脖子上血管暴起,变粗,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的嗓子里面涌了上来,嘴都鼓起来了,然后他使劲的闭着嘴巴,用手捂住嘴,最后用力一咽,又把所有的东西都咽了回去。

        “好了,没事了,都咽下去了,还好我反应快!”道格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说完还羞涩的露齿一笑,这一笑,就把牙齿上挂着的那丝消化了一半的中午学校食堂里的青菜叶子给露了出来。

        张铁的脸色有些发白,胃里微微有点翻滚,太强大了,现在道格一开口,张铁都能闻到一股带着胃酸的怪味,闻之欲呕,巴利也目瞪口呆,似乎没想到有人能强大到如此的地步。

        张铁败退,惨绿少年膨胀的好奇心与荷尔蒙在这一刻如潮水一样退却,“你们玩,我走了!”

        巴利则是飞快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四个银币拍到道格的另一只手上,“待会儿你自己进去吧,记住,千万别说是我带你过来的,也别说认识我!”

        两个人飞快的跑开,躲在一旁,只剩下道格有些茫然的站在门口抓了抓头,朱红色的门开了,张铁没看到里面是什么人,只看到道格先是两眼瞪直,然后就对着门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你好……”

        开门的人估计差点没被道格给熏晕过去。

        话音刚落,“彭”的一声,门又关上了,道格莫名其妙,想了想后,他偏过头来看了看巴利和张铁这边,巴利给了他一个加油的手势,道格于是又挺起胸,敲了敲门,门开了,道格还是“羞涩”的笑着,手上则摊开自己拿着的四个银币,看到道格这个动作,巴利又痛苦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门还是毫不犹豫的关上了,这次关门的时候声音更响,用力更猛,可以想见主人此刻的心情。

        当道格第三次敲门的时候,张铁看到门开的刹那,一盆水直接从门里面泼了出来,道格一下子成了落汤鸡,“羞涩”的笑容就此被冻结……

        倒霉的家伙!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