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十五章 红巾盗
    “这小子,每次放学后都跑这么快,像是要去投胎一样!”看着张铁挥挥手就冲得无影无踪的身影,想说什么的巴利咂了咂嘴巴,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是不是要去杂货店打工?”沙文补充到。

        “那个杂货店他一个星期要去两次,周二和周四,昨天已经去过了,今天是周五,他去干什么?”巴利解释到。

        “也许是赶着回家吧!”自从与张铁和解了以后,道格难道的为张铁说一句话。

        “放学就回家的男人是没有出息的!”巴格达在一旁抱着手,有些骄傲的说道。

        “那你有什么安排?”,莱特问巴格达。

        “我准备到猛虎战馆去碰碰运气,这个周末,猛虎战馆会招几个兼职的服务生,如果能进去的话,以后就有机会免费使用里面的训练设备了,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遇到几个高手指点我一下!”

        “那好吧,祝你好运,那地方可是有钱人的地盘,听说格力斯这个家伙每天放学后到要到战馆去训练好几个小时……”莱特耸耸肩。

        “格力斯去的是烈火战馆,那也是黑炎城最好的几个战馆之一!”巴格达的语气充满了羡慕,“要是那里也招实习服务生就好了!”

        巴格达的这话直让巴利听了翻白眼。

        “你呢,莱特,周末有什么安排?”沙文问莱特。

        莱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周末我爸爸要带我去拜访一个他的老朋友,他的那个老朋友前两天刚刚来到黑炎城,现在被风暴商团任命为商团在黑炎城的副管事,爸爸也许想带我去走走门路,为以后做点准备!你呢,沙文!”

        “周末我要去做家教,一天可以挣40个铜子儿!”沙文有些不好意思。

        “你老爸真抠,你才15岁啊,就要让你周末的时候赚钱养家了!”道格憨憨的说道。

        “谁让沙文还有两个弟弟呢,做哥哥的责任不轻啊!”

        “是啊,那么西斯塔,你周末呢?”

        “嘿嘿,我这个月攒了一点钱,周末可以去放松一下!”西斯塔一面说着,一面不断的挺动着腰部,做出耸动着腰部的动作。

        “真有你的,省了一个月的零花钱,早点都不吃,就为了这么一天,不嫖妓你会死啊?”巴格达鄙视的说道。

        “不嫖妓我会死!经历过第一次后我就明白了,我这辈子就是为女人而活的……”西斯塔认真的回答,然后就和巴利勾肩搭背,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就这样,时值周末,飞机兄弟会的一干骨干在校门口随意打屁了一阵,一个个就各奔东西去了。

        而张铁,此刻正在学校附近的一条条小巷里快速奔跑着,在跑出离学校距离差不多有两条街的距离后,张铁终于来到了他曾无数次来过的地方,韦斯利大街的有轨交通的一个车站台,然后,张铁就站在站台旁边一条小巷的巷口,剧烈的喘息着,安静的看着那边街道的转角处。这两年来,他已经在这里等候了无数次,大多数的时候,他都能看到他要等的那个人。以前,放学的时候,他就和许多人等在学校门口,然后一直跟着那个人走差不多整整两条街,但自从学校里来了那个可怕的独眼龙,而且那个独眼龙开始追求起那个人之后,所有色胆包天的学生,都被独眼龙收拾得不敢在放学后再跟在那个人身后了,只有张铁还在坚持,张铁也不敢再跟在那个人的身后,于是张铁找到了这里,只要不是打工的日子,张铁每天放学后都会先一步到这里,就为了好好看看那个人,哪怕一眼,张铁也觉得很满足。

        安静的等了十多分钟,那个人一如既往的从离车站约40多米外的大街转角处走了出来,在看到黛娜老师的那一刻,张铁觉得自己眼前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副画,一副活生生的画,黛娜老师出现的那一刻,整个天地仿佛才有了颜色,才鲜活了起来。15岁的少年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黛娜老师从远处走了过来,来到车站,背对着张铁,张铁在巷口,隔着二十多米的距离,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黛娜老师的背影,那是最美的背影,有最美的头发,有最美的身段,穿着最美的衣服,露出最美的一截小腿,还有那要命的性感的黑色高跟鞋,张铁觉得,黛娜老师就是女神的化身。

        黛娜老师的头发一定很香,就像黛娜老师的身上的体香一样!看着黛娜老师那头漂亮的头发,张铁如是想到,不是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觉,少年进入到幻想之中……

        车站的站台上,原本有几个在等车的乘客,在大声议论着什么,当年黛娜老师来了之后,张铁发现那几个人的议论声音一下子小了,一直坐在椅子上看报纸的那两位绅士也悄悄挺值了自己的背,有个家伙还转过头来,对着车站旁的广告牌的反光,悄悄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张铁其实希望黛娜老师等的车永远不要来,好让自己这么一直默默的看下去,但仅仅五分钟后,黑炎城的有轨交通车还是从远处慢慢的向站台这边驶了过来,城内的所有有轨交通车,只不过是小了一号的火车,更窄的轨道,更小的车头,功率更低的蒸汽动力单元,更慢的速度,更小的挂载量,当然,也更适合在城内使用。

        靠站的时候,交通车放慢了速度,一股水蒸气从车厢尾部的减速阀处冒了出来,售票员一只脚站在车门口,从车里探出半个身子,摇着铃铛,一边吆喝着,提醒着上车的乘客投币买票。车站的人们开始上车……

        一直等到黛娜老师上了车,有轨交通车慢悠悠的开出老远,张铁才怅然若失的从远处收回自己的目光。然后带着一种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

        因为是周末,张铁的哥哥张阳也要回来,按照惯例,每到周五的时候,就是张铁他们家一家人铁打不动吃团圆饭的时候,所以周五的晚餐也格外丰盛,妈妈用家里剩下的一小半腊肉煮了一锅云豆,张铁回家的时候,还没进门,就闻到了那熟悉的肉汤的香味,待看到家里小火炉上那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的陶罐里翻着油花的乳白色肉汤,张铁的馋虫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拿起陶罐上的勺子,舀了一勺汤,鼓起腮帮子使劲儿的吹了几下,也不顾还有些烫,一口就喝了下去。一股让张铁感觉可以用幸福两个字来形容的味道一下子就滑进了张铁的嘴中。

        “小馋猫,要是肚子饿的话先盛一碗垫垫肚子!”妈妈从铺面那里走了过来,有些溺爱的挠了挠张铁的头发,就像从前一样,十多年都没变过。

        张铁咽了咽口水,“不了,我不饿,还是等爸爸和哥哥一起回来吧!”

        “我们家果果长大了哦!”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就系起了围裙,“你爸爸今天要加班,估计要稍晚一点回来,你去看着铺子,我来做饭!”

        “好叻!”

        半个小时之后,张铁的爸爸回来了,和张铁打了一声招呼,然后也到厨房里帮着忙碌了起来,再过二十多分钟,几乎是张铁都坐到桌子旁边了,以为张阳不会回来的时候,张阳回来了。

        张阳的个子有1米88,身材魁梧,双手修长,面目与张铁有几分相似,只不过眼睛和眉毛更显狭长,有些让人难以捉摸的灵动之气,张阳穿着黑炎城城卫军的暗黑色军装,腰间系着黄色的铜扣牛皮武装带,武装带上还挂着一把制式长剑,肩上的军衔是上士,作为黑炎城城卫军中的一名小队长,还差一步,就是军官了。

        从小到大,这个哥哥都是张铁所崇拜的偶像。

        回到家里的张阳手里提着一个背包,回到家的他二话不说,打开背包,就拿出两样东西塞在张铁手中,“拿去,打开来,刚够咱们家里吃一顿!”

        “牛肉罐头!”接过东西的张铁眼睛一亮,口水一下子更是汹涌而出,没想到哥哥这次回来还真带来了好东西。

        “你坐着,我去弄……”妈妈不由分说就把两个罐头从张铁手中拿走,借着到厨房给张阳添碗筷的当口把其中的一个罐头收到了厨房的一个柜子里,只开了一个。桌上的三个男人看着都笑了笑。老妈过日子总是精打细算,这一个铜子儿有时候都能掰开来用两次。一家人都习惯了。

        “哥,还有什么好东西?”张铁目光炯炯的看着张阳手里的那个背包,里面鼓鼓囊囊的,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拿出来。在张铁眼中,自己的哥哥有时候就像一个魔术师,总能变出许多东西来。

        “诺,都是给你的!”张阳直接把整个包放丢到张铁的手上,张铁迫不及待的打开,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双黑色的作训皮鞋,还有两件墨绿色的背心和两条墨绿色的内裤,还有一块毛巾和一块香皂,皮鞋,背心,内裤,毛巾,香皂,都是黑炎城城卫军下发部队的个人生活用品,这些东西也都是黑炎城黑市上的紧俏货,都是老哥自己省下来带回来给自己的。看着那双崭新的皮鞋,再看看老哥脚下那双已经磨得掉毛的货色,张铁只觉得自己的鼻头微微有些发酸。

        “这几样东西我都找人换过了,尺码大小和你刚合适,听老妈说你都是大男人了,不要哭鼻子!”张阳说着,一只大手伸过来,把张铁的头发揉的一团糟。

        鼻头微微有些发酸的张铁听到老哥的最后一句话,顿时感觉极没面子,一瞬家又羞又恼,偏偏老哥还觉得这个事情很好笑,转过头又向老爸说了两句什么,老爸听了也哈哈大笑了起来。毫不在意某人幼小的心灵此刻到底有多囧。

        “老妈!”张铁不满的大叫了起来。

        “好了好了,吃饭了吃饭了,我以后不说了还不行吗!”老妈端着一盘打开的牛肉罐头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

        一家人开饭,其乐融融……

        “最近这一段时间晚上没事就不要到外面乱跑了!”饭桌上,张阳对张铁说,“黑炎城最近可能会有些不太平!”

        “怎么了?”老爸倒有些紧张起来,老妈也竖起了耳朵,只有张铁有些郁闷的嚼着碗里的那块牛筋,“听到什么消息吗?”

        “前几天,红巾盗贼团的第二号人物血手屠夫萨拉在安达曼城落网,昨天,联盟议会投票表决,把萨拉绞死了,红巾盗贼团放出消息,要进行疯狂的报复!”

        “这……应该不会找到黑炎城的头上吧!”老爸怀疑道。

        “在表决是否处决血手屠夫的时候,安达曼城邦联盟的17位城邦代表中,有11位投了赞成票,黑炎城的代表也投了赞成票,投票的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泄露出去了,红巾盗贼团的报复目标,就放在了这11位投了赞成票的联盟成员身上,而黑炎城的地理位置相对偏僻,处在联盟的最北端,周围都是联盟力量的薄弱区域,也就最有可能遭到红巾盗贼团的袭击!”老哥冷静的说着。

        “联盟堕落了吗,联盟议会的投票表决结果怎么会泄露出去的?这里面一定有阴谋,对于红巾盗这群丧尽天良的屠夫,竟然还有人想留他们一条活路……”老爸有些愤世嫉俗的说道。

        “阴谋什么的我不知道,反正接下来的两个月,黑炎城城卫军这边所有人的休假全部取消,后面两个月我都不能回来了!”老哥摊了摊手。

        “儿子,有危险吗?”老妈有些担忧的道。

        “妈妈,放心吧,红巾盗贼团的那点人马还没有攻城的能力,黑炎城的城防军和城防工事可不是吃素的,他们最多只会潜在暗处搞恐怖和破坏而已,城卫军这边的压力不大,你们自己多小心一点就行!”

        张铁黑张了张嘴,在这一刻,他想要把他获得的黑铁之堡的事情说出来,不过内心的理智却告诉他,这个秘密如果说出来让家人知道的话,有可能会为这个家庭带来谁也无法预估到的灾难,因为无论是自己,哥哥,甚至老爸老妈,都只是黑炎城里的小人物,小人物获得宝贝的事,张铁以前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最终那些小人物们似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也许,把这个秘密永远留在心里,不让老爸老妈他们担心才是最好的选择……

        饭后,老哥离开了,老爸晚上要去找街坊周边的棋友下棋,这是老爸最大的爱好,老妈要去教堂,关好门,家里又只剩下张铁一个人,在收洗完碗筷后,张铁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小屋。

        现在,是再次研究一下那个黑铁之堡有什么秘密的时候了……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