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二章 容孤院
    特蕾莎嬷嬷的容孤院位于黑铁城西面靠近城墙的一块平民居住区内,站在容孤远的门口,就可以看到黑铁城30多米高的城墙和紧贴着城墙城内一线的一些有军事功能的建筑,黑铁城的城墙是黑铁城民众信心和安全的来源,所以虽然近距离看的时候觉得那高大的城墙让人有些压抑,不够美观,但在这个时代,所有住在城市里的人,没有一个会嫌自己所在的城市的城建建造得太高,这高大的城墙,也是所有人想住在城里而城里所有地方的房价都在飙升的原因,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城墙带来的是足够的安全感。

        不知道哥哥现在在不在城墙上站岗?看到城墙的时候,张铁就想到了自己的哥哥,作为黑炎城的城卫军,守护城墙的安全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张铁并不清楚黑炎城城卫军们日常的工作安排和调动,所以自然也不清楚自己的哥哥这个时候会在哪里,在干着什么,张铁也没什么打探的兴趣,因为严格的说来,一切有关黑炎城城卫军调动布防和军事行动的信息,都是黑炎城的机密,这些东西,在平时大家可能并不在意,随意聊天的时候就能带出许多的东西,但在有时候,真要较真起来的话,那些过于茂盛的好奇心,也许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许多的麻烦和灾难,作为普通人,在很多时候,张铁一直严守着自己的本分,也没有太多的好奇心。不过在昨天听哥哥说了关于红巾盗贼团的消息后,张铁还是留了一个心眼,特意多看了两眼远处城墙上的情况,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张铁感觉今天的黑炎城城墙上站岗的士兵和那种肃杀的气氛好像明显比以前多了一点。

        从城墙上收回视线的时候,张铁就看到了站在容孤院门口的特蕾莎嬷嬷,和往常一样,每周的这个时候,特蕾莎嬷嬷都会站在容孤院的门口等待着张铁的到来。

        作为格瑞匹斯教派的虔诚信徒,特蕾莎嬷嬷的身上总穿着一身绿色的修女长袍,长袍上有一些白色的,象征着格瑞匹斯教派精神的橄榄枝的花纹,身体微微有些发胖,穿着一身绿色长袍的特蕾莎嬷嬷给人的感觉就像邻家的老大娘一样透着一股温和而亲切的气息。

        绿色和白色是格瑞匹斯教派信徒所钟爱的颜色,也是象征着他们教义的颜色。不说别的,仅从穿着的品味上来看,张铁就觉得这绿色和白色搭配在一起,非常不赖,总给人一种亲切和赏心悦目的感觉。

        看到张铁骑着三轮车过来的时候,特蕾莎嬷嬷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个笑容,回头喊了一声,“孩子们,你们最喜欢吃的东西来了……”

        张铁到了荣孤院的门口一停下三轮车,容孤院里已经跑出五六个八九岁的孩子,两人一组,不用张铁吩咐就开始熟练的帮起张铁车上的东西来。

        “呵……呵……小心一点,搬不动的话让我来好了!”一边说着,张铁一边动手帮忙把车上的几大个陶罐搬下来,那几个小家伙一个个欢天喜地满脸笑容的抬着陶罐就冲到了容孤院里,然后容孤院里响起了欢呼声,更多的小家伙跑了出来,稍微有点力气的已经过来帮忙,年龄小一点的则一个个站在路边,瞪大了眼睛,使劲的抽着鼻子吸着气,口水直流的看着陶罐里的米汤。对这些从小在容孤院长大的孩子们来说,这洁白如雪,总带着一股浓郁的大米香味的米汤,可是绝世美味。

        这个时候的特蕾莎嬷嬷总带着一股慈祥的笑容看着这些从小失去双亲的孩子。

        每周,当张铁家里重新制作米酿的时候,在煮米的时候,都会留下许多的米汤,这米汤可是宝贝,张铁和他哥哥从小就是喝着米汤长大的,张铁家周围街坊谁家生了小孩又没有奶水,买不起牛奶的,经常来张铁家讨要一些米汤回去喂小孩。

        米汤是好东西,营养也很高,是大米的精华所在,但无法长久保存,基本上两天以后就会坏掉了,老妈说浪费粮食是罪过,因此,在给家里留够两天的分量后,剩下的米汤,张铁家里都会把它拿来送人。这点米汤也许有很多戴着有色眼镜的人会看不上,但对那些经常连吃饱饭都成问题的容孤院里的孩子们来说,这却有可能是他们生下来所能喝到的最好吃的东西。张家每周送来容孤院里的米汤,可以让容孤院里的孩子们吃上两天,按特蕾莎嬷嬷的话来说,那是上天给这些孩子最好的礼物。

        在以前,送米汤过来的是张铁的爸爸,后来,变成了张铁的哥哥,现在,则变成了张铁,张家做了多少年的米酿生意,就给容孤院送了多少年的米汤,这都成为张家的传统了。

        指挥着一队小家伙们把一个个装米汤的陶罐搬到容孤院的特雷萨修女走了过来,轻轻的给张铁一个拥抱后,抱着张铁的头,在张铁额头上赐福般的轻轻吻了一下。

        “孩子,神会保佑每一个有爱心的人,能够以仁慈之心布施别人的人,一定会在冥冥之中受到神的祝福,生命中一定会有奇迹……”

        这句话,特蕾莎修女以前说过很多次,但这一次,听在张铁耳中却有不同的感觉,心里微微有些感慨。

        “谢谢你,嬷嬷,我也相信神会保佑善良的人!”

        张铁的脸微微有些发红,特蕾莎嬷嬷的身体丰满柔软,以前被嬷嬷抱一下还感觉不到什么,现在人越来越大,懂了点男女之事后便感觉有点不自在,虽然自己还没禽兽到会对一个可以做自己奶奶的人有什么想法,但总会觉得微微有些尴尬。

        容孤院的小家伙们在把那六个陶罐搬进去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洗干净的陶罐重新拿了出来,每个陶罐可以装10多斤米汤,五个陶罐加起来就是六七十斤,这点米汤,对一项食物拮据的容孤院来说,可算是一笔“慷慨”的赠予。

        “对了,特蕾莎嬷嬷,我今天去米店的时候,发现许多粮食都开始涨价了,糖也开始涨价了!”在等着几个小家伙把洗干净的陶罐搬上三轮车的空挡,张铁和特蕾莎嬷嬷聊起了粮食涨价的事,这个信息,对容孤院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仔细询问了张铁一番细节之后,特蕾莎嬷嬷的脸上果然有了一丝担忧的神色,眼睛看着远处,半响没说话,最后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看着特蕾莎嬷嬷脸上的忧色和身旁那些小不点们开心的笑容,张铁只觉自己大脑一热,伸手就把揣在裤兜里老妈给自己十个铜板的零花钱拿了出来,放到特蕾莎嬷嬷的手里,“嬷嬷,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钱,算是我捐给这里的孩子的,虽然不多,但能帮到一点也是好的!”

        这是张铁第一次在容孤院捐钱,以前自己都穷得掉渣的张铁哪里有钱捐,只是这两天因为得到黑铁之堡后心情逐渐宽起来,一时大脑发热才“豪爽”了一把,钱一离手,张铁心里就微微有点后悔了,觉得自己捐5个铜子儿就行了,怎么这么大方,一下子全捐了呢,现在自己又穷得一毛不拔了。但这个时候反悔也太掉价了点,张铁就尽量做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微微羞怯的露出两颗整洁的大门牙笑着。

        被塞了十个铜板的特蕾莎嬷嬷微微有些愕然,然后就深深的看了张铁一眼,伸手摸了摸张铁的脑袋,“孩子,你的善良一定会有回报的!”

        听到“回报”这个词,张铁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特蕾莎嬷嬷说道,“嬷嬷,听说你们这里有很多的植物种子,可以给我一点么,我一个同学刚搬了家,家里院子有一个挺大的院子,我想送点种子给他做礼物!”

        神啊,原谅我吧,我对您的仆人说谎了。第一次对善良的特蕾莎嬷嬷说谎的张铁还真感觉自己脸烧心跳的有些害臊。也是刚刚特蕾莎修女说到“回报”两个字张铁才想起来自己可以从这里“要求”一点什么。不过此刻张铁微微心慌的样子看在特蕾莎嬷嬷的眼中,却越发觉得这个“孩子”纯洁质朴。

        格瑞匹斯教派又称为守护之神教派,该教派的教义就是他们衣服上的那两种颜色——用绿色守护大地,用白色消弭杀戮,该教派没有崇拜任何偶像和神祗,而是崇拜所有人脚下的这块大地,这块大地在格瑞匹斯教派的信徒口中有有一个名字,大地之母尕雅,信奉大地之上一切生灵皆是大地之母尕雅的儿女,大地之上一切绿色均是大地之母尕雅对所有生灵的馈赠和卫士这么一个理念的教派。

        格瑞匹斯教派在别的地方混得怎么样张铁不知道,但在黑炎城和安达曼城邦联盟这么一个到处充满商业气息和把金币奉为上帝的地方,守护之神教派却并不让人待见,这一点,看看特蕾莎嬷嬷和眼前的这个容孤院就知道了,在黑炎城中,稍有实力的宗教都有着恢弘的教堂或庙宇,而守护之神教派除了眼前的这个容孤院以外,甚至连一间像样的祈祷室都没有。在黑炎城许多人眼中,这个教派好像除了教人爱护花早植物,每年春天提倡人们种树和收容了几个孤儿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可说的了,在每年三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日,格瑞匹斯教派口中大地之母尕雅的“沐恩日”这一天,格瑞匹斯教派都会在黑炎城搞一个“沐恩日”免费赠送市民各种植物种子的活动,也顺便为教派募捐一点善款,今年离“沐恩日”过去一段时间了,特蕾莎嬷嬷应该还剩下不少种子才对,想到这个,再想想自己空空如也只种了几个土豆和玉米的黑铁之堡内那广阔的空间和那可怜的灵气值,张铁就觉得也许可以要一点种子,不管什么植物的,只要能发芽的就行,种在黑铁之堡中,以便黑铁之堡尽快能够积累起自己需要的灵气值。

        听到张铁要种子的特蕾莎嬷嬷满脸笑容的样子似乎比看到张铁捐钱还高兴,让张铁稍等一会,几分钟后,重新出现的特蕾莎嬷嬷递给张铁一个布袋,里面沉甸甸的,差不多有半斤重,张铁也没打开,道了一声谢后,怀着激动的心情,重新蹬上三轮车,风风火火的往家里骑去。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