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五章 意外碰撞
    “那就不留你吃饭了……”当唐德今天的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张铁早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招呼也没打一声,像待发的箭矢一样,一下子就飞奔出了唐德的杂货店。

        “这臭小子!”看到张铁如此急不可耐的跑了,唐德摇了摇头,张铁今天呆在杂货店的时间越久,唐德越觉得张铁似乎心中有什么事,有些魂不守舍,所以今天特意提前让张铁回去了,没想到张铁早等着他的这句话,唐德的“吃饭”两个字才到口边,张铁就冲出了店门,眨眼跑了个没影。

        ……

        张铁现在很激动,巴不得下一秒就跑到家中,守着那颗小树,睁着眼睛看着那颗“无漏果”是怎么成熟的,因为心情急切,那原本浑身酸胀疼痛的感觉似乎都减轻了很多。

        张铁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回家!

        ……

        火车站附近人来人往,而由于黑炎城最近几天到了晚上十二点以后开始宵禁的缘故,在宵禁之前,那些抓住时间出来活动的人更加的多,跳蚤市场和周边的那些商铺越发的热闹起来。

        为了能快一点回家,张铁没有选择平时所走的路线,而是抄近路,在火车站附近的那些人流更多的街道和巷子里奔跑着,这些地方向来是三教九流汇聚之地,外来人颇多,治安最是复杂,但张铁在这附近都来来回回几年了,倒也没有什么陌生感,也算得上是熟门熟路。但路再熟,也有碰到意外的时候。就如此刻,刚跑到一条巷子到街边的转口处,由于这边的路上路灯稀少,天黑后视线有些昏暗,正在跑着的张铁冷不防就撞在一个刚刚从旁边巷子里转出来的人身上,双方似乎都没想到会在这个岔口和人撞在一起。

        那个人的身子只是晃了晃,张铁却是一下子就被自己的冲力弹在了地上,一下子摔得天旋地转七晕八素,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小子,你找死啊!”

        张铁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身材颇为高大强壮的男人,四十多岁,一身普通的拓荒者打扮,棕黄色的头发,长着一张满是横肉的马脸,眼神凶恶的看着自己,一只脚抬起来就想上前一步向张铁狠狠踏下去,凶恶异常。

        张铁原本就浑身酸疼,再被这么狠狠一撞,那个男人没事,张铁自己浑身却是要散架一样,半天没爬起来,根本来不及反应,张铁自己都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凶恶的人,只不过是撞了一下,自己还是少年,看到自己倒在地上还要过来再踩自己两脚,看着这个男人那双巨大的脚和男人浑身纠结的肌肉,真要被这个男人一脚踩在身上,自己不死也要重伤。

        “怎么了,哈克?”一个同样拓荒者打扮的稍微瘦小一些的身影从这个名叫哈克男人身后的小巷中像蛇一样的窜了出来,一窜出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张铁,再看到哈克的动作,连忙一把把哈克拉住了,稍微瘦小一些的这个家伙用下巴朝着远处点了一下,那个正要踩踏张铁的男人向着不远处看去,正看到一队黑炎城的巡逻士兵正从远处的街边转到了这条街上,然后那个叫哈克的男人才收住了脚。

        “年轻人,你没事吧!”稍微瘦小一些,但个头也比张铁高出很多的后面出来的那个男人走到张铁面前,微笑着蹲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男人那双细长眼睛中的淡黄色眼珠,张铁就像感觉自己被一条眼镜蛇给盯住一样,浑身的寒毛瞬间就炸了起来。而且这个男人身上似乎也像蛇一样,一靠近自己,张铁就嗅到了这个男人身上带着的那一股隐隐约约,让人闻之欲呕的腥气。

        想到刚才那个叫哈克的男人抬起的脚,张铁一连忙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不管怎么样,躺在地上这个姿势都对自己太危险了。

        “没事,我没事,刚才我正在跑,没想到你们突然从巷子里转了出来……”

        “呵呵,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有没有摔到,来,我扶你起来吧!”

        “不用……不用……”看到这个让自己浑身都不舒服的家伙伸出一双手过来要扶自己,张铁哪里肯,连忙挣扎着酒坐了起来。

        “要的,一定要的,说起来也是我们没注意嘛……”瘦小的男子微笑说着,然后一双手不由分说的就抓住了张铁的两只手,作势要拉张铁起来,才感觉自己手腕一紧的张铁还来不及说什么,接着就感觉自己的双手手中像被蛇吐出来的信子给快速舔了一下一样,已经被那个男人快速的摸了一遍,然后从手心到手腕,到手肘,到肩部,腋下,腰间,胸腹,在把张铁拉起来的过程中,那个男人的手顺着就把张铁浑身给搜了一遍,最后还借着给张铁拍灰的姿势,连张铁的胯下到小腿和脚踝处都没放过,从被人拉着站起来,张铁还没反应过来,那个瘦小的男人已经完成了这一切,把张铁全身搜了个遍,然后瘦小的男人朝那个叫哈克的微微摇了摇头。

        “天黑后走路要小心点啊!”瘦小的男人对着张铁笑了笑,然后那个叫哈克的狠狠看了一眼张铁,接着两个人就消失在人群中。

        才短短几秒钟,张铁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整个人的后背此刻已经被冷汗浸湿,夜风吹来,张铁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张铁的直觉告诉他,就在刚刚几秒钟的时间里,自己似乎渡过了一个巨大的危机。

        赶紧离开这里,千万不要再遇到这两个可怕的家伙,张铁对自己说道,于是抬脚,刚走了两步,脚下似乎踢到了一个东西,张铁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弯下腰,把那个东西捡了起来,借着月光仔细看了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巴掌大的布袋,布袋里装着一块什么东西,手感上不像是贵重金属和钱的样子,张铁把那个东西从布袋里拿出来,放到眼前看了看,奇怪,布袋里的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块半个巴掌大小,暗红色的,被从中斩断的三角形的小木牌,小木牌上什么图案和文字也没有,质地似乎只是普通的红雷松,算不上特别名贵,张铁刚想要把这个东西给丢了,但又发现小木牌上面的纹理和手感又像是经常被人拿在手里的样子,已经摩挲得很光滑。张铁仔细想了想,这东西如果没用的话为什么有人会如此郑重其事的把它装到袋子里呢?然后突然心中一动,这个东西好像是刚才自己撞到那个哈克的时候从哈克身上掉下来的,于是张铁嘿嘿冷笑着,又把这个不起眼的小木牌装到了布袋里,放到自己口袋中,然后快速的离开了这里,往家里跑去。

        在张铁离开这里后半个小时,哈克和那个蛇一样的男人又回到了这里,与刚才离去时不同,这一刻,两人的脸色苍白,充满了一种难言的惶恐,两人提着一盏油灯,一起趴在地上,几乎是把这块地上一寸一寸的反反复复的找了几遍,仍然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怎么办?”哈克的脸此刻已经看不到凶恶,而是一种末日般的不安,“斯内德,不如我们直接去找他们?”

        “你疯了吗?”叫斯内德的那个蛇一样的男人狠狠的盯了一眼哈克,“你知道组织的原则和那些人行事的手段,没有信物,你我两个过去,只怕刚表明身份就要被那些人杀死,你凭什么让人相信你?”

        “那怎么办,要是我们没有完成这次的任务……”

        想到组织中几个头目对犯了错误的那些人的处罚手段,哈克和斯内德两个人的脸上更是没有一点血色。

        “一定是刚才那个小子,没想到这次连我都走眼了,出火车站的时候你还检查过那东西,还在怀里,出了车站我们也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那东西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没了,只有刚才你和那小子撞了一下,后面那东西就不见了,那东西一定是被那小子拿走了!”斯内德恨恨的说道,“除此之外,不会有其他可能了!”

        “可刚才你不是检查过那小子的身上了吗,根本没有任何东西?”

        “那小子一定是个老手,得手的瞬间就把东西丢出去了,刚才这里太暗,我们都没注意脚下的地面,而在我们走后,那个小子才把东西捡起来然后溜掉!”斯内德的这个推断除了误把张铁当做火车站附近的那些摸包的老手以外,其他的竟然八九不离十。“现在就希望那小子不要把那东西当做没有用的东西给丢了,在我们找到之前他最好能把那东西还留着,要不然……”

        “要不然老子一定杀了他全家,再把那小子剁成肉酱给老子垫背!”哈克脸上的横肉抖了抖,“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去找那个小子吗?”

        “不,我们先去抓一个扒手,让他们带我去找那个小子,如果那个小子就在火车站附近厮混,那其他的扒手一定认识他!”

        “好……”

        黑炎城火车站附近历来是黑炎城中治安最混乱的地方,混迹在这里的骗子,扒手,小偷,没有几个身上是干净的,特别是火车站附近的那些扒手,都是能骗就骗,不能骗就偷,不能偷就抢,财也骗,色也骗,这些人和火车站附近的治安官们狼狈为奸,什么坑蒙拐骗下药拍砖的缺德事都干过,在老百姓的心目中,这些人也算是黑炎城中的一害,但就在今晚,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两个煞星终于找上了他们……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