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十七章 人生的第一次
    一个人的人生总会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有的第一次,会让人刻骨铭心,比如说今天这个第一次!

        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张铁听巴利这个死胖子的建议,稍微吃了两个巴利带来的面包,喝了点水,然后就和死胖子巴利一起往上次和道格一起来过的那条路走去。

        在路上,胖子巴利以过来人的身份,不断教导着张铁应该注意的事项,“饭吃多了会影响发挥,肚子饿着也不行,所以,吃个半饱就行了,待会儿见到安娜夫人的时候,你可以装的稍微腼腆和害羞一点,根据我的观察,那个女人似乎对会害羞的小男生,特别是第一次的童子鸡有一种特别的征服欲!”

        “害羞,怎么装啊?”张铁微微有点紧张的问道。

        死胖子巴利斜瞥了张铁一眼,“你不用装了,那个女人一看你就知道你是童子鸡!”

        靠!张铁在肚子里暗骂了一声。

        “你怎么认识那个……那个……安娜夫人的?”张铁好奇的问道。

        “我十二岁的时候,我爸带我到一个朋友家做客,然后我们就认识了,自从第一眼见到那个女人,我就被那个女人那对巨大的**给吸引了,那个女人风骚透顶,第一次见面就勾引我……!”巴利坦然的说道。

        十二岁,去那个女人家做客,张铁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

        “她还有丈夫?”

        “没有,安娜夫人是别人包养的情妇,她的姘夫是黑炎城物资管理局的一个中层官员,就在第一次看到她后不久,她的姘夫就被捕了,你还记得几年前的火车大劫案么,她的姘夫就是在那次事件后被逮捕的……”

        火车大劫案,那是张铁还在小学的时候轰动了整个安达曼联盟的血腥大劫案,一列从黑炎城出发,载满了整整一车货物,还有很多贵重物资,驶往安达曼联盟的制造中心——机器之城卡鲁尔的火车,在半路上被红巾盗抢劫,除了整列火车的货物丢失了以外,包括火车司机和整列列车上一个中队的押送士兵还有几个倒霉的列车工作人员,也全部被红巾盗杀害。也是从那个时候起,黑炎城加入了对红巾盗的通缉之中。

        “这件事还扯到她的那个姘夫身上?”张铁有些讶然。

        “当然,原本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有一次放学后回家回得晚,我刚好看到安娜夫人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站在路灯下,回家问我老爸,才知道她的姘夫被捕了,那个男人受贿之下泄露了那辆火车上秘密运载的一些东西的消息,列车出了事,这边一查就查到了那个男人的头上,活该……”死胖子巴利一边走一边说,这个故事听得张铁都有些入神了。

        “然后呢?”

        “那个女人太诱惑了,然后有一次我就偷了我那个死鬼老爹的钱,接济了安娜夫人?”

        “接济?”张铁狐疑的看着巴利,可巴利这个家伙一点脸红的意思也没有。

        “当然是接济,无论是金钱还是**上的,你想想,一个情妇,没了姘夫,她是多么孤独,多么无助,多么需要一个男人给她全方位的安慰和帮助,这些我都做到了,我把我青春稚嫩的身体还有我所能得到的金钱全部为她布施出去了!”巴利厚颜无耻的说着。

        张铁沉默,除了察言观色这项天赋技能以外,张铁又发现了胖子的另外一个天赋技能——无耻!足够无耻!把嫖女人说得这么高尚,这么大义凛然的,张铁还是第一次听到。

        有的卫道士和伪君子会站在道德制高点把花钱找女人这种事批驳成肮脏下流的勾当,而像巴利这样厚颜无耻的家伙则会把它美化成扶危济困的壮举,对张铁来说,这件事,既不高尚,也不下流,只是需要,只是如同在杂货店里完成的一笔交易一样,女人需要钱来生活,他的人生需要完成这个仪式,大家你情我愿,谁也没有伤害谁,谁也不欠谁,自己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卫道士,也不是什么同情心随时都能泛滥成灾的正义的使者和侠客,对那个女人的过去,他无力改变什么,对未来,也无需承担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今天,自己需要一个女人让自己成为男人,就这么简单。

        “拿着这个……”巴利递过来一个小纸包,“只要别像道格那么蠢,这个东西会有用的!”

        张铁想了想,然后接过来巴利递来的纸包,从里面拿出三根小小的树叶一样的东西,然后把它们放到了自己的嘴里,咂巴了一下,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嘛!

        这是张铁第一次吃茶,真的是吃,为了过一会儿口气清新一点。

        再次来到上次道格站着的那扇门前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小巷内的光线更加昏暗,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身体内雄性激素分泌过剩的原因,这完全黑下来的天色和那条昏暗的小巷,看在张铁的眼里,居然多出了几分刺激的迤逦色彩来。

        张铁先把口里面的那三片茶叶小心的吐出来,然后在巴利鼓励的目光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咚咚咚的敲了三下门,然后就安静的等着,张铁一边等待,一边在幻想着安娜夫人风情万种的的模样,心跳和呼吸都有些加速起来,小弟弟也不安分的又坚挺了起来,张铁用老招,用一只手伸进裤兜把那个不听话的家伙给牢牢按住。

        门里面透出灯光,还不等张铁敲第二次,门里传来脚步声,张铁的呼吸更急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门里的情况……

        门开了,一张白发苍苍50多岁皱纹满面的老脸出现在张铁面前,开门的老女人看着站在门口的张铁和巴利,咧嘴一笑,露出几颗镶银的门牙,直接把张铁吓得倒退了一步,想到一路上幻想着的各种“惊喜”,没想到惊喜变成惊吓,还捏着的小弟弟瞬间就萎了下去……

        “快进来吧!”老女人开了口……

        张铁面色发白的看着巴利,如果这个老女人就是什么安娜夫人,张铁发誓,就算冒着暴露实力的危险,他这次也一定把这个死胖子打出屎来……

        “这是安娜夫人身边的仆妇!”死胖子一句话就让张铁的心落到了肚里,“安娜夫人在吗?”

        “在……”仆妇一边说着,一边关起了门,巴利和张铁顺势就走了进去。

        这只是一间不大的房子,布置得还算清爽整洁,一进门,就有一个过道,然后就是客厅,客厅布置得很居家,很温馨,一点也看不出风尘味,整间房子内充满着一股淡淡的,充满了诱惑气息的女人香味,一闻到这个香味,张铁刚刚才萎下去的小弟弟又一下子变得坚如精钢。

        在客厅的时候,张铁看到了安娜夫人,这个女人似乎正从洗手间内走出来,刚刚洗完澡的样子,安娜夫人穿着一双凉鞋和一身刚刚盖到大腿根部的半透明的蕾丝睡衣,正在用毛巾擦着自己艳红色的头发,这个女人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长得不惊艳,但却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妩媚和诱人风情,特别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张铁就再也挪不开自己的眼睛,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往着自己的下身涌去……

        半透明的蕾丝睡衣之下,安娜夫人的身体在客厅的灯光下若隐若现,那露出的一截雪白大腿和睡衣内的曼妙曲线简直要让人发疯,特别是这个女人的前胸,张铁发誓,绝对不比黛娜老师的要下,甚至还要更大,女人头发上的水有一些滴在了蕾丝睡衣的胸前,让那层薄薄的睡衣变得更加透明和紧贴起来,在那夸张的丰满和挺拔下,两颗紫红色的葡萄若隐若现。

        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巴利指了指张铁,安娜夫人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个让张铁神魂颠倒的笑容,这一笑,张铁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一下子变成了黛娜老师,张铁微微举得自己有点头晕。

        安娜夫人走过来,牵着有些局促和发愣的张铁,轻轻在张铁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就拉着张铁走向卧室。

        鼻端闻到的充满了成熟女人气息的香味让张铁更加局促和木讷起来,在走进卧室之前,张铁只来得及回头看了巴利一样,却看到巴利给了自己一个加油的手势……

        卧室的门被安娜夫人关了起来,安娜夫人拉着张铁一步步走向那布置着粉红色蚊帐的大床,这是安娜夫人的卧室,在张铁的感觉中,布置得宛如自己的一个春梦。

        “宝贝,来,帮阿姨的身上抹一点玫瑰精油……”安娜夫人从床头拿出一个装着暗红色液体的精致玻璃瓶,递给张铁,风情万种的笑了笑,然后当着张铁的面,轻轻拉开睡衣的腰带,一具风情万种的成熟女人的**就这么在张铁面前,安娜夫人用一个慵懒的姿势,全身**的躺在了床上……

        张铁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眩晕,安娜夫人的身体刺激得他睁不开眼睛,使劲儿咽了两口口水,张铁往前挪了两步,然后就看到安娜夫人的媚眼正在盯着自己裤子上的那个高高的帐篷,以手掩齿轻笑,瞬间,一股热血直冲脑袋的张铁一个虎扑就扑到了床上……

        “轻点,宝贝,啊……”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