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十章 踏上征途
    所有人都把自己的饿行囊打开,放在脚下,学校的几位教官和科林上尉顺着检查每个人行囊中的食物,大家表面上都带足了五公斤的分量,私下也有藏了一些的,比如说张铁他老妈就在行囊的内层为张铁准备了一些炒米,但只要不过分,检查的教官或老师一般都不会太较真,当然,如果真的夹带得太多了,那些多余的就会被要求交出来,然后检查行囊的老师和教官那个时候就会展现出严厉的一面,那个时候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经过无数前辈的血泪经验和总结,学校里的所有牲口都明白了学校和众人之间所默认的那条底线在哪里——私自夹带的粮食不能超过1公斤,也就是不能夹带超过1天的口粮,凡是超过这个数的,那就不好意思了。

        牲口们的行囊很快被检查完毕,然后在科林上尉一声“出发”的命令下,大家重新背上行囊,然后以班级为单位,排着队伍走出了学校,向着黑炎城的西门走去。

        一直到大家走出学校的时候,学校里低年级的那些学弟有的来得早的才来到学校,学弟们在学校的门口两旁站着,带着复杂的目光看着这些戴着头盔,披挂着各种东西,拿着各种武器的学长们离开学校!

        对所有的黑炎城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这都是他们不可避免的宿命,也是这个时代所有人无法避免的宿命,人类的生存空间,就是靠着每年这样一批批走出学校的年轻人们用鲜血和尸骨一点点堆出来的。

        “学弟们,加油啊,明年后年就轮到你们了!”有的家伙在前面大叫了一声,可惜应者寥寥,这种出征的气氛,实在是让人有些忐忑。

        张铁默不作声的在队伍里走着,相比起早上他来的时候,他的行囊更重了一些,最明显的是他的行囊上多了一口黑色的大锅,飞机兄弟会的所有人的行囊上或多或少都多了一点东西,这些每个人身上多出来的东西都是死胖子巴利带来的,他带来一口锅来的理由,只有一个,据死胖子说——可以喝汤的话,大家的食物选择面会增加三分之一,随身携带的干粮消耗会减少四分之一,每天的体力也会恢复得更快一点。这个理由很强大,也很有说服力,于是张铁捏着鼻子把这口可笑的黑锅扣在了自己的行囊上。

        一大早就背了一口黑锅,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东方人的迷信思维在作祟,背黑锅这件事总让张铁觉得这次生存试炼自己或许会遇到一些麻烦。刚才要走的时候,张铁看见格力斯身边的狗腿沙隆看了自己一眼,然后阴沉的笑了笑,这几天格力斯一伙太低调了,总让张铁有些不好的感觉。

        其实不带锅也可以,要喝汤的话大家用自己的头盔或是随身携带的饭盒就就行了,这也是大多数人所选择的做法,张铁也提出过自己的抗议,但死胖子巴利神秘的笑了笑,说等到了地头张铁就知道用锅来煮汤的好处。

        于是张铁就背着这口黑锅上路了,这口黑锅很显眼,连科林上尉都忍不住多看了张铁几眼。

        不过与张铁的黑锅相比,飞机兄弟会中最显眼的人却是道格,这个家伙背着的那件大杀器让所有看到的人都眼睛直跳,拿在道格手里的东西,是一件被专业人士叫做“铁门T21”的轻型滑轮复合强击弩,所谓的轻型,也只不过是相对来说,在张铁看来,这把弩一点都和“轻型”两个字沾不上边,这架长度将近一米,在不加载弩箭弹仓的时候净含重就达三十多公斤,全身的所有关键部位全部是用特殊合金制成的“铁门T21”,拿在身上就像背着一个钢铁制成的大风筝一样,想不显眼都不行。

        背着“铁门T21”的道格意气风发得意洋洋,一点也都不嫌重,让巴格达羡慕得眼睛都绿了。

        这扇“铁门”也是巴利这个死胖子带来的,相对于沙文的悲惨,巴利他老爸这次可是为了他下了血本了,据张铁所知,一把“铁门T21”的价格,最少都是15个金币以上,这东西因为要用到特殊的高性能合金材料,连黑炎城都生产不了,整个安达曼联盟,只有机器之城卡鲁尔才能制造所有“铁门”系列的制式远程武。

        道格背着“铁门T21”,“铁门T21”所使用的两个弩箭弹药箱一个沙文拎着,一个莱特拎着,每个弩箭弹药箱里面都装着80只的标准钢制破甲箭,和两个弩箭弹夹,这也是死胖子巴利带来的。除了这些以外,巴格达还帮死胖子背着一只可组装的钢制长枪,西斯塔的身上也多了一个死胖子带来的专业的野外生存包,再加上自己身上的这口沉重的黑锅,张铁对死胖子巴利这次真是无语了,但就算这样,死胖子巴利身上带着的东西也照样有一大堆,丝毫不比其他人少。这一次,对死胖子的贪生怕死,张铁又有了新的认识。

        在大家离开学校的时候,黑炎城才从早上的第一缕阳光之中苏醒了过来,队伍走在街上,整齐的脚步声震得街上所有的行人都停下脚步来好奇观望,看到这些即将离开城市的年轻人,有好心的大妈在街上驻足,双手合十的为大家祈祷,还有早就准备好的来自光辉之神教堂里面的牧师和神父在街边为每个路过的牲口洒着圣水。

        “孩子们,神会保佑你们的,用你们的刀枪,去给城外的那些野兽们一个难忘的教训吧,去把人类的荣光撒到那远离城市的地方,信仰我主者,一定会平安归来!”

        大腹便便的神父嘶声力竭的叫着,张铁的身上和脸上也被洒了几滴圣水,太阳神朝所信仰的正是光辉之神,那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光辉之神教派的影子笼罩在那个国家的每一寸土地上,听说在那个国家,所有的官员都由神职人员兼任,在太阳神朝,官员的权力大到无边,但他们却不把自己叫官员,甚至禁止别人把他们叫官员,而是让人称呼他们为最虔诚的仆人。用巴利的话来说,那是一群即做了婊子,又想把牌坊立起来的家伙。

        “那个神父已经明显酒色过渡了,而他身边的那几个年轻修女都已经不是处女!”走过了那个洒着圣水的神棍后,飞机兄弟会里的淫棍西斯塔低声的对张铁说,“我甚至能从那几个修女的眼睛与眉角的一些特征上能判断出,就在一个小时前,那两个修女还刚刚与人做过爱,春意还留在脸上就出来装圣女了,妈的,难道欺负我们都是童子鸡?”

        “这你都能看出来?”张铁真的惊诧了。

        “当然,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专门在女人身上下工夫,要分辨一个女人是否刚刚做过爱简直太简单了,可以从视觉,味觉,嗅觉和触觉这四个方面轻易判断出来,别说用眼睛,我用自己的舌头都能分得出来……”西斯塔得意的说道。

        “你的舌头怎么判断?”张铁不相信的问道。

        “如果你和她们接吻的话,刚刚做过爱的女人舌尖一般很凉……”西斯塔自信的回答到。

        一听这个回答,张铁马上就自卑了,和西斯塔比起来,他真和人家不是一个级别上的。

        ……

        张铁他们学校的队伍穿过半个城市,一路上,他们和好几支其他学校的队伍相遇,一起在路上打了个照面,大家在今天都奔向各自的目的地,开始生存试炼,黑炎城今年毕业的牲口总共有一万多人,这一万多人当然不可能全都涌到野狼山谷去进行生存试炼,而是分散在黑炎城周边50到80公里的区域内,这些试炼地点都经过专人的考察,其生存试炼的难度都相差无几,每年都由参加试炼的学校随机抽取试炼地点,第七中学今年抽中的是野狼山谷,就属于一个不太好也不太坏的地方。一般来说,离黑炎城越近的地方,危险也就越小,生存试炼的难度也就更低,野狼山谷离黑炎城70公里,就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类型。

        张铁他们的队伍也经过了市中心的广场,路过广场的时候,张铁最后看了一眼那个邮筒,然后就把那件事彻底的丢出了脑海,离开广场,再步行二十多分钟,到早上八点的时候,学校的队伍就到了黑炎城的西门,然后没有任何阻碍的从西门离开了黑炎城。

        从那近50米长白天都点着灯的有些昏暗的城门门洞中出来的时候,张铁真的有一种老鼠从洞里面钻出来的感觉,一离开黑炎城,不用抬头看,远处那高大雄伟的黑炎山脉就像一条条巨龙一样在众人眼前展开,扑面而来,震得人无法呼吸,那些平均海拔都在一万米以上的山顶上,是一条条连绵不绝的雪线,几个巨大的黑点在远处的天空中盘旋着,一股苍茫的气息扑面而来……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