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十五章 布置陷阱
    在休息了一天之后,倒霉的道格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已经可以活动了,可是只要看到他那张悲愤莫名的脸,飞机兄弟会的所有人都会忍不住捧腹大笑,试炼的第一天,到草丛里蹲着大便的道格就被一只蝎子在他白花花的屁股上狠狠的蛰了一下,还好那只蝎子毒性不强,特别是在经过了兄弟会一干人“拍打疗法”的“治愈”之后,道格疼了一天就差不多可以自由活动了,但那只蝎子的那一下,在过后,也让所有人警醒了过来,大家这才明白“不要让自己的屁股随便暴露在空气中”是什么意思,还好那只蝎子毒性不强,只是普通的货色,要是换了一个变异的剧毒蝎子呢,要是换了一条毒蛇或其他能至人死命的毒虫呢,道格此刻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没有人想在自己蹲着全无防备的时候被什么东西从地上或草丛里给自己来上这么一下,警醒过来的众人在第一天傍晚的时候,因为有了道格的前车之鉴,所以大家全力以赴的用了一晚的时间在离树屋基地不远的地方建造了一个厕所,巴利还在厕所的周围地上与龙爪树周围洒下了一圈驱逐毒虫的药粉,彻底让大家没有了后顾之忧。

        生存试炼的第二天的整个白天,同样波澜不惊,除了道格在躺着养伤以外,飞机兄弟会所有能动的人,利用一天的时间,全部脱了上衣轮番上阵,一个个像小松鼠一样,全部投入到在树上挖洞的工作中,斧子,工兵铲,匕首,长刀全部都用上了,在一个白天挥汗如雨的劳作之后,大体完成了树屋基地的第二步改造,在那颗有些空心的巨大龙爪树的中间,从上到下掏出了三层终于可以宽松睡下七个人的宽敞空间。

        在完成了树屋基地的基本改造之后,经过两天的消耗以后,七个人堆在一起的食物已经不到30公斤,最多还能支撑四天,生存的压力铺面而来,所以生存试炼的第三天,所有人已经决定今天要必须想办法去弄食物了。

        张铁是第三天早上第一个醒来的,随着身体内气血和元气的恢复,身体内的生物钟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在六点多就把张铁从无梦的酣睡中叫醒了过来,醒过来的张铁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树屋顶部那刀劈斧凿的一片痕迹,这次醒来后,大脑中那水晶般清澈的感觉又回来了,看着那片痕迹,不知道为什么,张铁觉得自己似乎可以从那每一道痕迹上分辨出造成那道痕迹的究竟是什么工具或武器,在以前,张铁不觉得自己有这种本事,难道这就是精神力增加的结果?让自己变聪明了,感知更加敏锐和细微了,张铁不知道,所以在呆呆出神了半响之后,张铁一骨碌爬了起来,爬起来的张铁心情很好,因为他知道,从今天起,无漏果又将开始生长了,这让他又感觉生活充满了希望。

        和张铁睡在上面那层树洞的是西斯塔,张铁醒来的时候,这个家伙还在呼呼大睡,下面的家伙好像也还没起床,张铁放轻了手脚,穿好衣服和鞋子,然后披挂上自己的软甲,系上腰带,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随身装备之后,一个人摸索着爬下了树洞,龙爪树高大而扭曲的树身,还有树身上那些凸起的一个个疙瘩,对张铁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要爬上爬下没有一点困难。

        昨夜负责守下半夜的是莱特,这个家伙抱着“铁门T21”,瞪大了眼睛,在最底下那个树洞下面一米处的一个树凹处坐靠着,看到张铁爬下来,颇为惊讶,“这么早?”

        “呵呵,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那早起的虫就被鸟吃了,你真的要去试试吗?”

        张铁点了点头,“是的!”

        “那就祝你好运吧!”莱特也放弃了劝说的打算,在莱特看来,只要撞了两次墙,张铁还是会回来的,生存试炼中的矿工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张铁和他挥了挥手,下了树,迅速的就消失在树屋基地的附近……

        山谷之中的早晨,和城市里不一样,这里的空气更加的新鲜,离开树屋的张铁贪婪的呼吸了几口这蕴含着上野间植物灵气的的新鲜空气,朝着远处的小溪就跑了过去,在大家取水的那条清澈的小溪旁洗了一把脸,折了一截水叶柳的枝条清洁了一下口腔,然后再喝了两口山泉,吃下一小块干粮,张铁就行动了起来。

        在去应征矿工之前,张铁还想做一件事,张铁的心里早有一个想法,但还没有实践过,那个想法如果成功的话,在后面的日子里,他都不需要再为食物担心了,他有大把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毕竟那个矿工对张铁来说也是掩饰,他可没有真正打算靠挖矿去吃饭。

        在杂货店打工的时候,张铁从唐德和一些拓荒者哪里学到一些野外生存的本领和知识,这些技能和本领都是在学校里学不到的,其中就有一些在野外设置陷阱和圈套捕捉猎物的办法,而这两天在观察了一番野狼谷的环境之后,张铁发现其中的有些技能和办法或许可以试试。

        张铁先在树屋附近的那片野竹地里砍了一颗竹子,将砍下的竹子取下一米长的两段捆在一起带着,然后在路过一片栗树林的时候,张铁又找了一根鸭蛋粗的,约三米多长的栗树,用多功能工兵铲把小树砍断,在把多余的枝叶切削完后,张铁就得到了一根枪杆,把自己腰间的那个钢制的枪头拿出来,在枪杆上修修整整的套钉结实以后,张铁就得到了一杆两米多长的长枪,长枪在手,张铁胆气陡然就大了许多,然后张铁顺着自己的记忆,挂着两根竹子,拿着长枪,往离树屋基地不到五百米的一个地方奔去。

        因为大多数试炼的人都选择住在离城堡五千米的距离内,所以这两天,这段距离内的飞禽走兽都被人盯上了,一只只被逐得东奔西走,运气不好的都被人干掉了,在这个距离内相对安全一些,已经基本没有多少有危险性的野兽了,所以张铁一个人行动也没有多少好担心的。

        还没到那个地方,张铁就听到了那一片山坡后面才传来的哗哗的流水声,转过山坡,一条七八米宽的小河就出现在张铁的眼前,河边长满了杂草,还有一片片的芦苇和水生植物,张铁的到来,把几只在河边的水鸟惊得飞了起来,这条河的河水算不上清澈见底,但还算干净,张铁蹲在河边仔细的观察了将近五六分钟,发现河里不时有筷子长的鱼会跳出水面,而且除了鱼以外,这条河里暂时没有发现什么比如说鳄鱼之类的比较凶猛的水生动物,观察了一阵,张铁心中有了计较,用长枪开路,一路就往着这条河的上游走去,路边每隔一段距离总有一条小溪汇入河中,每路过一条小溪,张铁都要停下来仔细看看,最后才失望的摇着头往前继续走,在顺着河边往前走了七八百米后,张铁一路上已经看过了五条小溪,每一条都让他不怎么满意,而在面前,那条小河到了这里前面已经无法再走下去了,挡在张铁面前的,是一条山沟和峭壁,要过去的话只有游过去或者绕路了,正当张铁准备绕路的时候,他的耳中传来一声溪水哗哗流淌着的声音。

        “咦!”,张铁停下来脚步,要不是他最近的精神力暴增了七倍,让他的感官灵敏了起来,这声音,他有可能根本听不见,那轻微的哗哗声就从前面一处非常隐蔽的地方床来,张铁拿着长枪扫荡着地面开路,在转过那峭壁旁边的一堆乱蓬蓬的杂草和荆棘后面,那细碎的流水声更加清晰了起来,张铁贴着崖壁,顺着山沟往声音传来的地方寻过去,在东转西转的转过了个几个挡路的巨石之后,一条一米宽的,刚刚可以淹过脚面,到处都是鹅卵石的小溪,贴在崖壁和那条山沟,从山上流下,在这里汇入到了河中。

        一看到这条小溪,张铁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看了看小溪的位置和汇入河中的坡度,还有小溪的水深与水质,张铁用手比划了一下,然后心头终于大定,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就是这里了……

        把手中的长枪插在地上,张铁拿出工兵铲,脱下鞋子,就在小溪离入河口不远的地方挖了起来,一铲下去,全是泥沙和鹅卵石,张铁把那些泥沙和鹅卵石铲到小溪的岸边,用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就在小溪的入河口的上方两米多的地方又刨又挖的弄出来一个五十多厘米深的,水缸大小的一个人造小水潭。

        挖好这个小水潭,张铁又捡起小溪周围的那些鹅卵石,在这个水潭的上面磊起了一道小小的水坝,接着又开始平整起那个小水潭到河道入口大概两米左右的一段水道来,张铁将这段水道中那些个头所有超过鸡蛋大小的石头和较大的鹅卵石全部捡了起来,然后又从小溪的上游处不断找来一些细沙和不超过拇指大小的鹅卵石开始扑在这一段两米多长的水道上,再用工兵铲把这一小段溪流落差和坡度大的几个地方铲平修整了一通,让溪流的宽度变窄了一些,而水流的深度却增加了不少……

        张铁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了起来,最后,还用匕首破开随身所携带的那两节竹子,把竹子变成了细竹条,用那些竹条和附近的柳条编织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圆锥形的东西放在他挖出来的那个小水潭的流水出口,这一折腾,就是搞了差不多一个早上的时间。

        快要到中午的时候,张铁坐在小溪旁边的一颗树下,擦着额头上的汗,满意的看着自己一早上的劳动成果,这条小溪从入河口到上游二十米的这一段距离,在张铁的折腾下,原本平静的小溪,早已经彻底变了样。

        在小溪入河越两米长的一段地方,张铁稍微改变了一下小溪的流速和坡度,让水流得更缓了一些,同时小溪的水深也增加了一点,原本这一段的小溪的水深只是在5厘米到10厘米之间,有的地方直接露出一块块的鹅卵石,水深不足3厘米,在把那些大的,碍眼的石头拿走和把这一段小溪的沙土铲走了一些以后,现在这一小段水道的水深基本在20厘米以上,在这一小段水道的上方,就是张铁挖的那个深度更深的小水潭,小水潭唯一的出水口下面,就是张铁用竹条和柳条编织起来的那个像一顶丑陋的尖帽子一样的圆锥形的东西,那个东西的样子虽然粗糙了一点,但却是这个小水潭的“门户”,那个圆锥形的开口正对着河道方向,尾部则在小水潭内,其圆锥形的简单构造,让它呈现出内松外紧和只能进不能出的特点——即从开口的方向很容易让东西钻进去,那些竹条在内部基本不受力,而在外面,特别是在尾部却很难有超过一指长的东西从那个圆锥形的尾巴处再钻进来。

        这个圆锥形的小东西是让这个陷阱起作用的关键,而在这个小水潭的上方20米处,张铁用那些大块的鹅卵石接连筑起了8道小水坝,几乎每两三米就是一道小水坝。

        靠这些用鹅卵石垒起来的小水坝的作用当然不是用来堵水,而是为了形成天然的落差,让水从这些小水坝上面流下来的时候,起到一个加氧的作用。在小溪经过了这番彻底改造之后,经过8次加氧,这条小溪内的溪水流入到河里的时候含氧量必然大增,一些喜氧的鱼在河里感应到以后,一定会顺着小溪的入口处抢着水游上来,这是许多鱼的天性,然后那些游上来的鱼最后就会落到自己布置好的这个小水潭中,这个小水潭加上那个圆锥形的竹帽就是一个天然的鱼笼子,只要游到里面的鱼,就没办法再游出去,最后只能等着自己的到来。

        这是唐德传授的捕猎技巧,不用渔网,不用鱼叉,而是利用鱼的天性,在合适的地形和条件下,只要经过适当的改造,再编制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工具,就能让水里的鱼一个个前赴后继的自投罗网。当时唐德曾经感叹,这人和鱼也差不多,鱼喜欢的是水里的氧气,而人喜欢的是酒色财气,那高明的陷阱,都是针对猎物的天性和喜好而来。

        刚刚折腾了一番的小溪溪水还有些浑浊,张铁在旁边的树下休息了一阵,吃了一点干粮当午餐后,那溪水已经开始慢慢变得清澈起来,那哗啦啦的溪水泛着点点的和水花,流到河里,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把河里入口处的那一片污浊冲得干干净净,在张铁要走的时候,他又砍了一根枝繁叶茂的树杈,把它放在那个小水潭上面,把小水潭盖了起来,做完这一切,张铁就向着野狼城堡走去,一路上在又用自己以前学过的技能,利用路边树枝的弹性和重力原理,做了两个对付小型野兽和动物的陷阱。

        做完这些后,当张铁重新来到野狼城堡,那热闹的城堡广场简直让他目瞪口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