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十九章 收获
    张铁的动作够快,力气大,又是先下手为强,那三个女生是人多,力气小,长在树上的松果要摘下来可比摘桃子要难多了,两边一抢起松果来,还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一时间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这颗松树上面的松果大大小小起码有七八十个,张铁一点也没有谦让的意思,两只手尽朝着那些大个儿的松果抓去,比猴子还要灵活,让那几个女生一个个对他咬牙切齿——松果事小,可这个讨厌的家伙竟敢无视几个美丽女生的魅力和她们抢松果这才是大事。

        看着双方抢松果的动作越来越快,火药味越来越浓,站在旁边的伍德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有些无可奈何,似乎终于明白了张铁这个家伙被女生踢的原因,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完全活该嘛!

        几个人一动起手里,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松树的松果就摘得差不多了,当树枝上就剩下最后一颗半大不小的松果的时候,张铁和那个金发女生一起向那个松果抓了过去,那个松果离那个金发女生稍微近一点,正当那颗松果眼看要落在那个女生手里,那个女生的手指指尖都能碰到松果的时候,那个松果却一下子从金发女生的眼前消失了,却是张铁釜底抽薪,直接折断了挂着这颗松果的树枝,把整根树枝都抽了过去。

        看着张铁慢悠悠的把那个松果从树枝上摘了下来,随手丢到那个丑陋的矿篓里,三个女生全都站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瞪着张铁这个不知好歹全然没有半点男生风度的家伙。

        “你叫什么名字?”金发美女狠狠的盯着张铁,“得罪了我们,你就是我们玫瑰社所有女生的敌人!”

        “我叫张铁……”看着几个女生怒气冲冲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张铁心里终于爽了,张铁发现,当你不爽的时候,把你的不爽转移到别人身上,果然是让自己心情好起来的最快的方法。

        “好的,我记住你了!”金发女生说完,转身就要走。

        “你们最好把我忘了……”看到几个人要走,张铁连忙叫了起来。

        “哼……哼……”一个脸上微微有几点雀斑的女生抬着下巴骄傲的笑了起来,“你这个无礼的家伙,现在向我们道歉的话,晚了,我们玫瑰社的女生可不是好欺负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们最好不要想我,更不许在想起我的时候忍不住在脑袋里对我做那些即可怕又恶心的事情哦!”

        几个女生张口结舌,脸都气白了,在恶狠狠的瞪了张铁一眼之后,骂了一声混蛋,扭头就走……

        张铁发现自己的心情终于爽了,这招转移郁闷分心大法果然有用。

        旁边的伍德这个时候却对张铁竖起了大拇指,“兄弟,我看出来了……”

        “你看出什么来了?”张铁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妈给我说的,男人最怕的就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脑子里没留下任何的印象,一个成功的男人,如果不能让你在意的女人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那么,最好就让那个女人第一次见你就恨你,女人的心里很奇妙的,说不定恨着恨着什么时候就爱上你了,你用的是不是就是这一招?”看到张铁一脸错愕的刚要开口,伍德连忙阻止了张铁继续说下去,拍了拍张铁的肩膀,“别否认,大家都是男人,我懂的!”

        ……

        在又和伍德轮流着用斧头忙活了两个小时以后,那颗被砍倒的松树终于被成功的分成了好几段,张铁收获了半斤多的松脂还有十多斤的明字柴,凑足了差不多可以做五六个火把的材料,这才把这些东西装进那个土得掉渣的矿篓,离开了这片松林。

        ……

        当张铁在松林忙活着的时候,狼狈不堪的格力斯四个人一路灰溜溜的回到了他们的驻地,因为格力斯自觉实力过人,又想争取更多表现的机会,所以四个人的驻地也离野狼城堡格外的远,刚好差不多离野狼城堡差不多十公里,他们四个人的驻地是一个天然的山洞,离地六米多高,就在一片崖壁上,需要拉着从崖壁上垂下来的树藤,才能上得去,所以虽然远,但也不会被一般的野兽威胁到,算是一处不错的地方。

        山洞内气氛压抑阴沉,安静得就像一片死域,格力斯这一次没有再暴怒,没有再大喊大叫,而是面无表情的沉寂了下来,而这个时候的格力斯越是安静,另外三个人也就越是不安。

        沉寂了良久之后的格力斯终于幽幽的开了口,“祖海尔,如果我今晚悄悄潜到张铁住的地方,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你说会不会有问题?”

        其他三个人心里都颤抖了一下,格力斯平静的语气中,充满了一股让人胆寒的暴虐气息。

        “今天他和我们的冲突已经公开化了,谁都知道你想杀了他,如果这次试炼中他被人杀死,你将是最大的嫌疑人,督查委员会一定会对你严加盘查,这次组成临时督查委员会的四个学校的带队老师都不简单,有些狠角色,我也不知道他们各自有些什么手段,如果你去杀了他,很难保证做到天衣无缝不留下任何的证据和把柄!”祖海尔使劲的咽了一口口水,偷偷看了一眼格力斯的眼色,小心的斟酌着用词,“今天的这次冲突完全在我们的预料之外,原本按照我们对付他的计划,他也没有几天好日子了,我们只需要稍微修改一下原来的计划,就能把他置于死地,这两天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狼穴的位置,而那个张铁又一个人跑去挖矿,这正是他自己找死,也是上天给我们的机会,这两天我悄悄潜回去,暗中摸清他的行动规律,我们就能实施对付他的计划了!”

        “还有那个布尔维克,也一定要死,所有阻挡在我前进路上的人,都要死!”格力斯狠声说道。

        “那个布尔维克比张铁要狡猾,这次一来到野狼山谷,他就在提防我们对他的报复,现在他有了一定的号召力,身边聚集了两百多个人,这两天正在演练着围猎的战术,随时随地都有一大堆人在他身边,我们很难下手,要对付他的话,必须想别的办法,按照历年试炼的安排,这次试炼到后面会有一场各个学校学生之间的比试,那个布尔维克想要出头,就必须在这次比试中拿到好名次,到时候你只要在试炼场上找机会失手把他重伤或干掉就行,只是……”祖海尔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那个布尔维克已经是一阶战兵,和你的实力悬殊不大,那个人又狡猾,又善于隐藏实力,在场上交手的话,他也许会有逃脱的机会?”

        “实力悬殊不大?”格力斯嘴角飘起一丝冷笑,看了山洞中的三人一眼,“你们难道以为只有别人会进步,会隐藏实力,而我永远都只是二级战兵吗?”

        “格力斯,你……”沙隆的脸上出现一丝惊喜……

        “最多再过两周,我就能点燃脊椎上的第二个明点,成为三阶战兵……”格力斯的眼睛里像有一团鬼火一样的东西在亮着,“在最后的试炼比试中,我一定能找机会把那个布尔维克给干掉,当我开始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也就是你们开始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

        几个人都没有再讨论张铁,早在张铁敢于和他们在学校作对的时候,祖海尔就想出了一条毒计,准备在这次试炼中狠狠报复张铁,而今天的事,只是更加坚定了几个人报复张铁的决心,几个人都不认为张铁能够过得了他们接下来的报复,在格力斯几个人的眼里,张铁只是一个刺头儿一样敢于和他们作对,在一些时候给他们难看的,自己找死的小人物,而真正能威胁到格力斯前途的,却是那个布尔维克,现在学校里已经有一些小道消息传来,学校的一些老师看好布尔维克,只要布尔维克在这次试炼中表现再耀眼一些,今年毕业班的推荐名额就会落在布尔维克的脑袋上,格力斯当然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

        当张铁再次背着那个土掉渣的矿篓来到他在那条隐蔽的小溪间设置的那个陷阱边上的时候,一个中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落日的余晖开始洒在了野山山谷的土地上。他在林间布置的那几个对付小型猎物的陷阱都没有被触发,那几个陷阱,一无所获,这让张铁微微有点失望。

        来的时候,张铁还特意留心了一下身后,在树林里兜了一个圈圈,看到没有被人跟着,也没有人注意自己,才悄悄顺着那条河摸到小溪边上。

        来到小溪边的时候,张铁还有些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做出来的陷阱,有没有鱼,还真不好说。

        深深吸了一口气的张铁拿开了盖在小水潭上面的树枝,小水潭里的情景立刻让他大喜过望,八条,一共有八条鱼在小水潭里快活的游着,这八条鱼中,有五条小的差不多有手巴掌那么大,看样子像是鲫鱼,而另外三条大的却只是比筷子还要长很多,长得又肥又壮,那乌黑的鱼背上,还有两条淡淡的金色的线条,虽然叫不出这鱼的品种和名字,但这起码两公斤一条的家伙,却看得张铁心花怒放……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