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铁之堡 第八章 苏醒
    小腿上痒痒麻麻的感觉让张铁醒了过来,睁开眼的刹那,看着眼前那一片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的青灰色的石制的屋顶,张铁微微迷糊了一下,然后就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狼……黑洞……洞内无尽的翻滚,还有自己彻底失去意识前那浑身的巨震。

        自己还没死?张铁掐了掐自己的脸,很疼,然后又快速的全身上下从头到脚的摸了一遍,什么零件都没少,小弟弟也还在,只是身体多处有些擦伤和淤青,不过都不碍事。

        “哈……哈……”张铁坐在床上就大笑了起来。

        听到屋子里的小声,屋里的门一下子就被人猛的推开,一个人影冲了进来,“大头,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哈……哈……”

        冲进来的人影直接把张铁又按回到床上,腿上的传来的剧痛又让张铁惨叫了起来,“啊,混蛋,我的腿,你压到我的腿了……”

        听到张铁的惨叫,道格才连忙把张铁松开,重新在床边站好,有些傻头傻脑的抓着脑袋,“嘿嘿,不好意思,忘了你的腿还受过伤……”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张铁的额头已经出现了一小片汗珠,脸上都疼得有些抽搐了,深深的喘了两口气,腿上疼痛的感觉才慢慢减缓了不少,“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野狼城堡的外堡啊,那天你掉到洞里以后,科林上尉和哲罗姆老师当天晚上就把你从那个黑洞里弄出来了,你命真大啊,听说那个洞里下到三十米以后就几个非常巨大的斜坡,一直通到底下两百多米的地方,科林上尉和哲罗姆老师一直下到地下差不多两百米才把你弄上来,看你已经受伤,还昏迷不醒,就把你送来这里治疗和休养,这可是只有一些伤得失去行动能力的家伙才有的待遇……”道格的嘴巴一张,巴拉巴拉的就把这两天发生的事给说了一遍。

        伤得比较重的家伙才有的待遇?张铁看了看自己所在的这件屋子,屋子很大,似乎是间病房的样子,又十多个床位,床铺被褥都打整得很干净,屋子里还有一股消毒药水的味道,看起来确实是野狼城堡外堡提供给伤员治疗期间住的地方。

        “我昏迷多久了?”

        “连上前天晚上和昨天的话,你已经昏迷两天了!”

        “我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张铁有些惊讶,“对了,那个哲罗姆老师是谁?”

        “当然已经两天了,那个哲罗姆是第二男中的负责老师,你应该有印象的,瘦瘦的,白白的,长得就像一个小白脸一样?”道格正在说着,可张铁已经看到有一个长得“瘦瘦的,白白的,长得像小白脸一样的家伙”已经走到门口准备进来了。

        张铁连忙给道格这个家伙使眼色,甚至还用一只手扯了扯他的衣服,可道格这个家伙脑袋就是会在关键的时候短路,张铁给他的暗示,他居然一点都没明白,还诧异了起来。

        “你拉我干什么,我没有说错啊,那个哲罗姆长得就像个小白脸一样,一笑起来就总给人一种非常阴险的感觉……”

        “你说我长得像小白脸我可以理解为你对我英俊外貌的嫉妒,可你说我笑起来很阴险,那我就只能理解为你对临时督查委员会的委员的诽谤了!”说着这话,哲罗姆已经走了过来。

        张铁无奈的叫了一声,“哲罗姆老师!”

        道格的脸色白了,幽怨的看了张铁一眼,然后浑身僵硬的转过了身,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句,“哲……哲罗姆老师!”

        “你叫道格是吧,按照联盟的战时管理法令,对那些诽谤侮辱战时管理委员会官员的人应该怎么处置呢?”此刻的哲罗姆笑了起来,真的给人一种很阴险的感觉。

        听到这话,道格的身子都抖得可以筛糠了,甚至连牙齿都打起架来,按照联盟的战时管理法令,这样的罪名,轻的话是一场牢狱之灾,重的话处死都有可能。

        张铁都吓得面色一变,“哲罗姆老师,道格他……”

        哲罗姆走了过来,屁股上一脚就把道格往外面踹去,“这就是对你诽谤老师的惩罚……”

        道格这个家伙这个时候福至心灵,一下子学乖了,屁股上刚挨了一脚,整个人顺势就冲出门去,转过头来和张铁做了个鬼脸,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

        这个哲罗姆,人不坏,这就是张铁对哲罗姆的第一印象,一般这些会嘻嘻哈哈踢学生屁股的老师,都坏不到哪里去。

        “谢谢哲罗姆老师,我刚醒过来知道那天的事,正要准备去谢谢你呢!”张铁作势要下床。

        “行了,你就别动了,你的腿估计还要休养两天,你也不用谢我,这次试练的学生挂得太多,我们会很没面子的!”哲罗姆随意的摆了摆手,就坐到了床上,“对了,那天你是怎么想到要跳到那个洞里逃命的,要知道在那种情况下,大多数人的逃命方向都和你选择的不同,而且那个洞深不见底,真要跳下去,需要的勇气可不比独自面对着那七头狼的少,而且未知的东西才最让人恐怖,那种看不见底的洞才最可怕,许多实力比你强的人都不见得敢跳下去。”

        张铁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把自己那天逃命时脑子里想的东西说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那天在看到那些狼从草地里钻出来的时候脑子里就是这么想的,知道自己活命的唯一希望就是那个洞,自己的生死就取决于那二十多秒内,其他往任何地方跑都是死路一条,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哲罗姆老师,有什么不对吗?”

        “不,你做得很好,没有人在那种情况下能做得比你更好……”哲罗姆愣了一下才笑了起来,“我原本还奇怪你为什么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做出这么惊人和准确的行动,现在看来,这似乎是你的一种天赋,一种面对危险可以让自己保持极致冷静和最准确判断力的天赋……”

        “这也是天赋?”张铁有些不好意思,张铁猜这似乎与那个神奇的小树有关,按照黛娜老师的说法,人的大脑里的杂念和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与想法也是一种消耗人体能量的波动,在那种情况下,自己心无杂念,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的话就是那个时候自己根本没有多余的能量用来放在那些杂念上,让那些杂念和乱七八糟的想法与念头来干扰自己的判断,那些多余的能量到哪里去了呢,当然和那颗小树有关。张铁在以前也没感觉到自己有这方面的能力啊!

        哲罗姆当然不可能知道张铁此刻脑袋里的想法,而是很认真的回答了张铁的疑惑,“当然,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在面对着你遇到的那种危险的时候绝不可能有你那么冷静,能在瞬间做出那样准确而犀利的判断,科林那个家伙说你擅长逃命和保命,看来是真的很擅长啊……”

        面对着这同样难分褒贬的夸奖,张铁只有干笑着,同时想起了收矿点上的那个家伙,难道二中这些家伙的阴阳怪气都是从这个哲罗姆这里学来的。

        “对了,你的神宫明点点燃了没有?”

        “点燃了,就在来这里试炼的第三天!”

        自己杀狼时表现出的实力已经完全超过了普通的战工,一般的战工在那种情况下很难一次干净利落的干掉三头狼,这件事现在肯定已经不是秘密了,要在这件事上说谎,那就太蠢了,这次试炼中出现的牛人很多,听说就连女生中也有几个人点燃了神宫明点,这个时候说点燃神宫明点,想必也不会太招人注意了。

        果然,听到张铁已经点燃了神宫明点的事,哲罗姆只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也没有太多的盘问,而只是勉励了几句。然后才说到正题。

        “狼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一般的孤狼有可能会闯到人多的地方捕猎或游荡,但是狼群却不会,因为它们知道那样做很危险,一头狼发疯还有可能,但一堆狼在一起发疯的可能性却很小,最近这十多年,经过野狼城堡驻军的扫荡,野狼城堡附近五公里的半径内已经很难听说有群狼集体出没的消息了,对你这个遇袭的事件,因为没有其他的证据表明有人为策划,临时督查委员会的调查结论是意外,我这么说,你自己心中有数就行!”哲罗姆说的很含蓄,但里面的意思,张铁却听懂了。

        “老师,你的意思是我这次遇袭有可能是人为操作?”张铁的脸色又是一变。

        “我没这么说,我的意思是你这次遇袭很突然,不排除有人在背后捣鬼的原因,我最喜欢聪明的学生,我看你顺眼,所以提醒你一句,在后面的试炼期自己多注意,以后尽量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哲罗姆很直白的说道。

        “难道还有人能控制狼群?”张铁惊讶了。

        张铁的惊讶换来的只是哲罗姆轻轻的一笑,“控制狼群不算什么难事,将来如果有机会你遇到一个驭兽师或守护之神教派的那些荒野守护者,这样的事对他们来说太小儿科了,既然连控制狼群都不算难事,那么让狼群在一些特定的时候出现在特定的地点,攻击某些特定的人物,那就更算不了什么了,这个世界无奇不有……”

        ……

        哲罗姆走后,张铁一个人陷入到沉思中,哲罗姆最后的那几句话里,说的有些含蓄,但明显在让张铁小心着着什么,而张铁想来想去,除了格力斯一伙,在这些试炼学生之中,他真的没有再和谁过不去,难道真的是格力斯他们干的吗?

        哲罗姆一走,道格又探头探脑的回来了,从道格羡慕的语气中,张铁才知道,那三头狼居然让自己此刻的“身家”暴涨了一大截……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黑铁之堡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