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无疆 第二节 我可以改变
    

    6为民一直没有搞明白为什么党委书记辜明良会党委会上否决了自己进厂。

    而之前,党委副书记郭征和副厂长甄敬才都明确告诉父亲,鉴于父亲是厂里多年劳模,厂里会优先考虑这一点,解决自己进厂问题,而且党委书记辜明良也基本同意了这一意见。

    但是党委会上辜明良却翻脸否决了这一意见,虽然名义上是不能开先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真实原因不是这个,只不过无人敢去询问厂里素来一言九鼎辜明良。

    真实原因要到党委书记辜明良早已经退下来八年之后才知晓。

    父亲是一个偶然机会和辜明良一起钓鱼时,辜明良才不无懊悔说有人自己分配时候告诉他自己学校里过于活跃,**年那场风波期间表现不太好,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严重,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同意自己进厂。

    父亲没有深问究竟是谁向辜明良打了自己黑枪,问了辜明良也不会说,毕竟当时抉择权他手中,这是他问题。

    但是已经南潭县委工作自己却知道,那个时候能够从这个角度和特殊渠道打自己黑枪人,除了厂党委副书记郭征之外就只有厂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陈中。

    毕竟人事问题上他们二人具有言权,而郭征和副厂长甄敬才关系良好,人品历来比较正直,绝不会干这种事情,那么就只有陈中了。

    陈中和姚志斌、姚志善两兄弟关系密切,而姚志斌儿子姚平和自己一样也是大学毕业,也追求甄妮,其终结果就是自己被分配到几百里外南潭,而姚平和甄妮一道进厂。

    看见儿子神情有些古怪,陈昌秀有些担心走近6为民,摸了摸他头,昨晚他被人扶了回来,折腾了一宿,想吐又吐不出来,好不容易折腾到下半夜才睡过去,早上也就没叫他,让他睡了个够。

    陈昌秀知道儿子心里不畅,原本以为板上钉钉事情现出了岔子,留不了厂,极有可能就会分回户籍所地南潭。

    南潭比起昌州来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没有可比性了,日后也许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回昌州了,想到这里陈昌秀心里也是一阵难受。

    “三子,你没事儿吧?”

    “妈,我没事儿,我很好,真。”6为民看了一眼窗外,7月昌州,即便是大清早温度也已经升了起来,那么今天会生什么事情?

    记忆中,甄妮父亲甄敬才自己被厂里拒之门外第二天就会被中纪委来人调查,其结果就是半年之后甄敬才因为一些不太上得了台面事情而匆匆退下来,原35车间主任姚志斌接任了副厂长一职。

    而失去了父亲庇护,甄妮厂里处境很艰难,姚平动了猛烈攻势之后,半年后就和自己分了手,终投入了姚平怀抱。

    只不过记忆中甄妮和姚平婚姻似乎也没有维持多久,二十世纪后一年尚未过去,甄妮就和姚平离了婚,一个人带着孩子过。

    记得当时自己已经担任了隆泰县府办副主任,她还来找过自己,目却是借钱。

    自己当时差一点就认不出她来了,当年715厂一枝花竟然变得如街头巷尾随处可见一个市井妇人,生活艰辛让她昔日靓丽风采荡然无存,以至于对方离开之后那一夜自己竟然无法入眠。

    第二天?

    那不就是今天?

    6为民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世界恐怕出了一些偏差,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一切都按照历史轨迹行进,那么今天甄敬才就会被中纪委来人带走调查。

    当时195厂贪腐案9年绝对算得上是整个昌州市轰动一时闻,副厂长甄敬才涉嫌受贿被中纪委调查。

    论理说甄敬才不过是一个厅级干部,还不够资格,但是中纪委却确插手了,据说当时这个案子牵扯到副省级干部,而整个195厂有几个副省级干部?

    两个,除了厂党委书记辜明良,就是厂党委副书记、厂长梁广达。

    动甄敬才便是项庄舞剑,意沛公。

    甄敬才195厂里分管后勤和基建,不过他和厂党委书记辜明良关系一直相当密切,反而和厂长梁广达关系有些格格不入。

    中纪委来人动甄敬才,毫无疑问就是有针对性,但是6为民记忆中,辜明良这件事情中并没有受多少影响,他还要厂党委书记位置上呆几年才会到点退下来。

    而为诡异是甄敬才受贿一案拖拖拉拉拖了一年多,被检察机关逮捕后羁押了大半年,但是终法院那一道关却被卡了下来,终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后来甄敬才被撤销了副厂长职务,开除了党籍。

    也就是说当初以受贿嫌疑对他进行刑事调查并没有取得进展,但甄敬才确可能有一些其他方面问题,所以才会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据6为民所知,甄敬才经济方面还是比较干净,要不然也不会和一直以清廉古板辜明良走得很近,只不过甄敬才女人方面并不怎么过得了关。

    厂里关于他和厂里广播电台绰号被叫做黑牡丹播音员以及厂宣传部一个女人之间暧昧关系一直都有传言,只不过这种事情未上升到一定高度时都算不上什么问题,只不过一当有人要想寻找你马脚时,也许就是致命伤了。

    甄敬才被解除羁押和开除党籍并撤职之后就辞职离开了195厂,丢下了家庭,径直去了沿海,一直要到多年以后混成了某个全国知名民营企业集团常务副总之后才回到昌州,不过那已经是很多年后事情了。

    甄敬才案子一直是一个谜,他受贿问题一直没有定论,但是却牵扯出了其它问题,中纪委下来查案,居然终只是将一个厅级干部党纪政纪处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事实,但这也足以说明甄敬才为人行事严谨慎密。

    6为民之所以能够知晓这个案子情况也是多年以后一个偶然机会里,无意间听到了省纪委一个朋友闲聊时谈到了当时生195厂一起特大内外勾结盗窃案。

    这个案子涉案人员中有一个昌州市里废旧收购行业赫赫有名私人老板,这个私人老板因为收购了大量铜材、钼铁等被厂内人员盗出合金材料而被公安机关以销赃罪逮捕。

    结果这个案件侦破之后,由于涉案金额巨大,这个私人老板为了立功赎罪,交待了自己多年前受人指使,举报当时715厂副厂长甄敬才索贿受贿,结果导致甄敬才被捕。

    但这个家伙交待被反馈到了省纪委和检察机关之后却石沉大海,后来6为民才66续续了解到省纪委和检察机关对此事保持缄默原因。

    当时这个问题调查上证据就不是很充分,但是这个案子是上边交办案件,必须要认真调查,而后来虽然现证据不足,但是已经走到了那一步如果没有一个明确说法就不好交代。

    而甄敬才虽然索贿受贿上证据不足,但是生活作风上确存一些问题,所以才会拖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采取那样方式来处理。

    想到这里,6为民猛地站起身来往外走,倒是把陈昌秀吓了一跳。

    “三子,你上哪儿去?都要中午了。”

    “妈,我出去一下。”6为民推出父亲二八圈凤凰加重,飞身上车,径直往甲二生活区那边骑去。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