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无疆 第四节 出谋划策不容辞
    

    沉默了一阵之后,甄婕似乎被6为民坚执所打动,幽幽道:“刚才那些人据说是中纪委,是来调查我爸,他们说我爸涉及一起索贿受贿案件,陈中证实了他们身份,我爸也看了他们证件。”

    “甄叔索贿受贿?”6为民心中笃定,看来一切和历史都没有偏差,甄敬才还是因为这件事情被拿下了,但是结局如何,就要看自己莫名其妙回到这个时代会带来什么样变化了,“甄叔不是那种人。”

    “可不是,问题是得那些人相信才行,他们说我爸收受了一个私人老板一套贵重饰品还有大量现金,我爸说他根本没有收受过谁什么饰品和现金,他们就家里搜查了一番,一无所获,后还要我们考虑清楚包庇隐瞒后果。”

    甄婕也是悲愤莫名,她相信自己父亲这方面绝对不会出问题,虽然家里也有不少古玩字画藏品,但是这些东西都是父亲从旧货市场上淘来,绝大部分都是一些并不值多少钱小玩意儿,这些都被刚才那些人一一登记查封。

    “甄婕,我看这事儿恐怕还是有些蹊跷,我们都信得过甄叔,可是纪委查案都肯定有一些证据才会来,不会无缘无故针对甄叔,既然他们说了甄叔收了什么人饰品和现金,那有没有说对方是谁?”

    6为民努力回忆着自己对这件案件记忆,他对这件案件具体情况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这件案件终没有被定性。

    真正让甄敬才身败名裂不过是他生活作风上一些问题,而且终也只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而给予了党纪政纪处分,也就是说甄敬才经济问题上是说得清楚。

    但是正是因为索贿受贿这个由头才使得甄敬才被纪委全方位进行调查,这种情况下,能够有这样只有生活作风而没有经济问题结果,已经算是相当“清白”了。

    “没有说,只说是一个私人老板。”甄婕摇摇头,细密卷翘睫毛如羽扇一般,只是多了一层水雾,略显红肿眼眸中多了几分愤恨。

    6为民琢磨着该怎么来应对这件事情,必须要短时间内阻止事情继续展下去,虽然事后可以证明甄敬才经济问题上是清白无辜,但是牵连到生活作风问题,甄敬才名声已经臭了,根本无法再195厂呆下去,这个结果是6为民不愿意见到。

    “那他们留下联系方式没有?他们要审查甄叔多久?你们能不能见到甄叔?”6为民连珠炮一般反问道。

    甄婕迟疑了一下,“他们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但是说有什么情况会通过陈中通知我们,我们有什么事情也可以通过陈中来联系他们。”

    很显然陈中其中扮演了一个角色。

    记忆中甄敬才黯然落马之后就是姚志斌升任副厂长,而姚志斌与陈中相交莫逆,与梁广达蛇鼠一窝,后来郭征换岗交流到昌州市任职,陈中就出任了已经开始改制黎明机械工业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总裁。

    一直要到二十一世纪195厂上市过程中贪腐窝案爆,这三人都身陷囹圄,党委书记兼集团公司董事长梁广达是被判处了死缓,成为当时震惊全省乃至全国大案要案人物。

    6为民暗叫侥幸,如果自己不是早来几分钟取得了中纪委来人联系方式,只怕再要想帮甄敬才扳回这一局就不知道要费多少工夫了,但是现情况一样很严峻,纪委既然敢把甄敬才带走,肯定手上也有一些东西。

    “甄婕,恐怕我们得去找那些人了解情况,我们有这个权利。”6为民知道甄婕性格相当独立,比起她母亲来要自强许多。

    记忆中甄婕研究生毕业后出了国,好像嫁了一个韩籍美国人,但是婚姻也不幸福,几年后就离了婚回到了国内。后来听说上海展,也是一个小有名气律师,再后来还听说代理一个官司时被另一方当事人用下作手段破了相,这当时也引起了轰动,再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对,我们有这个权利。”被6为民一说,甄婕精神也是一振,“我们去找陈中!”

    “不,不行。”6为民摇摇头,“不能去找陈中。”

    甄婕马上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你是说……”

    6为民再度摇摇头,“现还不好说,我只是想要谨慎一些,甄婕,家里不方便,我们出去一边找人一边商量。”

    甄婕也意识到有些话可能不好自己母亲面前多说,自己父亲作风脾性当女儿自然不会一无所知,想到这里,甄婕心中是焦虑。

    安慰了六神无主母亲几句,甄婕就跟着6为民出了门,6为民骑上自行车,甄婕犹豫了一下,还是跳上了车后座,这本来是以前自己妹妹常坐位置,今天却轮到自己要坐这个位置,总有一种说不出感觉。

    6为民却没有想那么多,骑着车迅出了厂里生活区,他不想厂里多停留,免得让多人注意到自己和甄婕走一起。

    “我们得去找辜应良和郭征。”把自行车停丹枫桥头,6为民思索了好一阵之后才道:“虽然这事儿看起来不宜扩大影响,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没有人能够帮我们,辜应良他是195厂党委书记,是甄叔上级,我们必须要去找他,让他出面去了解情况,而且我估计这个时候他应该知道甄叔被带走调查这件事情了。”

    “可是……”甄婕咬着嘴唇,秀眉微蹙,娇靥煞白,“可是这种事情传得沸沸扬扬,日后就算是我爸出来了,还怎么厂里立足?”

    “甄婕,现不是考虑这个问题时候,只要能短时间内澄清甄叔事情,就可以有效消除流言飞语,你知道这种消息瞒不了人,我敢打赌,多两三天,厂里边就会传得人皆知。”

    6为民抱着双臂,手指自己颌下轻轻抚弄着胡子茬儿。

    “我不敢说陈中里边有没有落井下石嫌疑,但是甄叔和陈中关系不睦是事实,那么我们只能找辜明良,让他出面去了解情况,让他出面去施加压力,要求纪委要有一个明确说法和期限。毕竟甄叔是195厂副厂长,工作很重要,不可能无限期配合他们调查,当然如果不影响本职工作情况下,甄叔当然可以配合他们工作。”

    兄弟们收藏,推荐票呢?每人给俺三五张吧,让《官道无疆》上榜吧!谢谢!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