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无疆 第六节 借力奥援
    

    “大民,我觉得你好像变了一个人。”甄婕坐自行车后座上忍不住说了一句。

    6为民心神微动,“为什么这么说?有什么不对么?”

    “我也说不出来,但是就觉得你好像变了一个人,前段时间我看你好像很消沉,我还让甄妮多安慰安慰你,鼓励你不要因为这一次毕业分配受了挫折就一蹶不振,可是今天我现你辜伯伯面前简直就像是一个辩论选手,咄咄逼人,你没有注意到辜伯伯眼神?”甄婕拂弄了一下散乱下来丝,“我觉得辜伯伯被你那几句话触动不小,也许他是真有些大意了。”

    “他不是大意,他是过分自信了。”6为民淡淡一笑,这辆凤凰二八圈自行车被父亲保养得相当好,骑起来相当轻滑爽,脚踩下去跑起来虎虎生风。

    “那我们现该怎么办?就这样回家去等着结果?”甄婕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潜意识把眼前这个男子当作了唯一依靠。

    “恐怕不行,对于辜明良来说甄叔有没有问题,终结局怎么样,对他影响都不会很大,你也注意到了他态度吧?明哲保身,话是说得挺硬气,但是却是滑不溜秋,滴水不漏,正反都对,里子面子都有了,可是甄叔这样被搁里边怎么办?坐等就是坐以待毙!”

    6为民心中微叹,辜明良也许会出面力,但是中纪委来人可能也让他有些忌讳,所以他力程度就值得考虑,何况甄敬才一些生活作风问题一样瞒不过这个老狐狸。

    他会不会担心如果过于出面力挺甄敬才而,终甄敬才这些问题被翻出来,也会影响上边对他信任?

    “大民,你说句实话,我爸是不是真熬不过这一坎?”良久,坐车座背后甄婕才幽幽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甄婕,未到后一刻,谁也说不清楚,甄叔索贿受贿这个问题我们都信得过他,但是其他呢?”6为民吐出一口气道:“就怕一些人找不到把柄,就此蔓延开来,非要置甄叔于死地,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甄叔厂里工作这么多年,难免没有个啥差错,被人揪住不放,再用放大镜放大,那就不好说了。”

    甄婕心乱如麻,她当然知道6为民言外之意,平常她也很忌讳谁她面前说这些,谁只要影射一下,她都要翻脸,但是现她也顾不得许多了,何况6为民说得相当含蓄。

    “大民,你一定有办法。”甄婕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一种莫名信任感,“我相信你肯定有对策。”

    “甄婕,你可真对我有信心啊,我若是有办法,还能灰溜溜被配回南潭老家?”6为民自我解嘲笑了笑,“不过总要试一试才知道。”

    6为民看了看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他骑车搭着甄婕除了厂区,直奔邮电局。

    拿出那个记有联系电话小笔记本,6为民心里也是一阵犹豫。

    曹朗是自己大学时代要好同学,但是现大家刚毕业自己就要去劳烦对方,也不知道这样做合适不合适?

    可是若是没有外力干预,6为民可以肯定,历史将会按照原来轨迹运行下去,即便是自己去找到那个中纪委来人把自己所知道一切和盘托出,一样不会改变多少。

    沉重现实面前,不是谁光凭几句大话就能让人改变既有规则,要改变规则,就只能凭实力,至少目前是如此。

    甄婕有些好奇看着6为民拨出这个电话,长途电话,而且应该是北京区号,6为民也用上了带着昌西口音普通话,甚至还夹杂有一些粤音。

    当6为民电话里把情况一一详细说清楚之后,曹朗那边笑了起来,“大民,你可真是走运啊,莫不是你知道我妈中纪委工作?这么巧?”

    曹朗学校里一直很低调而神秘,平素也不怎么和同学接触,即便是同寝室里其他两人也和曹朗只保持了很普通同学关系,6为民性格素来豪爽大气,倒是颇和曹朗脾性。

    不过那一次游泳事件之前,曹朗和6为民也只是关系相对比较密切而已。

    曹朗是北方长大,不会水,但是岭南不会游泳可真是一种痛苦,大学时代免不了要利用星期天出去游玩。

    一次水库划船嬉戏过程中,曹朗不慎落水,而曹朗一米八大块头和一百八十多斤重量也让6为民几乎是耗了全身力气才算是把曹朗拖到水库岸边,而惊慌失措下曹朗紧紧抱住6为民,险些就把6为民给一起报销了。

    救命之恩让曹朗和6为民之间关系重定位,两人关系才算是真正密切起来,6为民这才隐约知晓曹朗父母都应该是中央部委工作,而其母亲家族也应该是共和国缔造者那一批人里中一员。

    只不过曹朗性格比较逆反,也很厌烦拿自己家世说事,所以才会放弃了北京读大学,专门跑到了岭南读大学。

    6为民知晓曹朗母亲中纪委工作已经是多年以后了,当时曹朗已经去了南斯拉夫当了华社一个战地记者,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时曹朗幸运没有大使馆中,而去了黑山。

    曹朗父母坚决把曹朗调回了国内,直到那个时候和曹朗联系上6为民才知道曹朗母亲中纪委工作。

    只不过911事件之后,曹朗又毫不犹豫投身于阿富汗战场,活跃阿富汗、伊拉克和伊朗这几个国家危险地方。

    “真?”6为民也笑了起来,听得出来曹朗对于这种事情不是太意,也许下边是天大事情,某些人眼里却不过是微不足道,“看来我这个长途电话没白打啊。”

    “呵呵,大民,你分配问题怎样了?进195厂是不是很中你意,又可以和你那个女朋友一起了?啥时候来北京吧,我带你好好遛一遛。”

    “嗨,我分配有点变化,不过没啥,对了,我刚才说事情可就拜托你了,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6为民把话题扯回来。

    “行了,没啥大不了事儿,以你性格你都敢打保票,还能有啥大事儿?你稍等,正好我妈家,我给她说说,你别挂电话。”电话另一头曹朗似乎让刚才接电话保姆去叫他母亲。

    啥也不说,兄弟们看到老瑞这么早起来码字份儿上,多给几张推荐票吧!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