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无疆 第八节 较量
    

    潘方接到电话时,心里也吁了一口气。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看似再普通不过案件居然也会演变得如此复杂而扑朔迷离,原本以为有这样确切具体线索,只要找到赃证,要突破对方简直是易如反掌,这对于他来说应该是一个再轻松不过事情了,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难缠。

    “潘处,甄敬才始终否认他收受了黄应权三万块钱,只承认黄应权确是送过一套工艺品饰件给他,他当时没有意所以才会一直放办公室里,他还提出说他曾经和厂办副主任张生云说起过这件事情,打算把这套工艺品就寻找一个合适地方保存,但是却一直没有把东西上交给纪检部门或者办公室。”

    小唐和小何两人都是跟着潘方长期办案多年老手,对于查案经验也相当丰富,对于涉案人员心态把握也很到位。

    “那你们觉得他说辞可信么?”潘方坐沙里双手合叉一起,若有所思问道。

    “关键是这个厂办副主任根据厂里反映是休假回外省老家去了,也没有人知道这个张生云老家具体地点,短时间内根本联系不上,据说要十天以后才回来。”小唐皱起眉头,“没有这一点佐证,确不好判断,现又没有其他证据,这一套水晶饰件确很漂亮,但是甄敬才一口咬定说对方送给他时称就是一件纪念品,价值两三百块钱,他对这方面也没有研究,从未想到过这套水晶饰件会价值好几万。”

    “那你信么?”潘方反问。

    “不好说,潘处,要单从外表看,只是漂亮,要说值多少钱还真不好判断,施华洛世奇牌子内地究竟有多少人知道?我看很少,不过我看甄敬才家中一般古玩字画收藏倒是不少,应该算是个行家,但也和这施华洛世奇水晶搭不上边,不是一个类型,他也未必就有这眼力。”小何插话道。

    “不过他未上交是事实,至于说和其他人说过,并不能说明什么,何况现这一点现也无法佐证。”小唐犹豫了一下声音略略压低道:“潘处,那封检举信上不是还反映甄敬才和其他一些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么?如果暂时这里突破不了,是不是可以考虑从另一个角度来突破?只要突破他心理防线,我想他受贿问题迟早会暴露。”

    兄弟们,票票,一切都要!

    潘方心中暗叹一声,如果没有那个电话,也许他就要赞同这样做了,而且他可以肯定能够这方面取得突破,但他现却不得不考虑一下这件事情背后本身东西。

    看来这个甄敬才195厂也是一个争议人物,至少他们这个纪委书记对甄敬才观感不好,自己问了几个问题,他都是说得很含糊,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但是潘方也认为这个问题中有一些疑点。

    第一,施华洛世奇水晶饰件确很昂贵,但是甄敬才未必清楚这套饰件价值,否则不会很随便搁办公室书柜里;第二,如果他真和厂办副主任张生云说过,那么也就是说他本身并无意占有这套饰件;第三,涉案人员所说向其行贿三万元是和施华洛世奇水晶饰件一起送给甄敬才,这也有些蹊跷,如果真是这样,从常理上来说,甄敬才应该也将水晶饰件私藏起来才对,不应当很随意搁办公室书柜里,当然也不排除甄敬才是老奸巨猾,故意把现金收下,却又把这套水晶饰件拿出来交公,但这三万元受贿却是没有证据。

    潘方也知道这样一个案子本身完全用不着自己来走这一遭,但是领导交办,那也不得不来,这中间肯定也有一些其他因素影响。

    195厂这两年面临转轨改制,又是国家重点大型军工企业,所以涉及195厂案子需要慎重,要做到不枉不纵,领导话都讲得很原则,就看你怎么去理会了。

    办公桌上电话响了起来,潘方有些意外,但是随即想起了什么,走过去接了电话。

    并不出他所料,果然是那个甄敬才家门口遇到那个年轻人打来,潘方预感到也许这个年轻人会给自己这一趟来昌西带来一些想不到意外。

    这样一个案子接到京里电话已经是一个意外了,那么再多一些意外也就算不上是什么特别了。

    6为民知道“双规”使用是要年底《行政监察条例》出台之后才开始正是运用,但是真正要较为规范使用则要到了94年《中国**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出台之后才会有了一个明确依据,也才开始正式使用,此之前,纪检部门查案多是走一些程序,使用强制手段上并没有多少特殊权力。

    甄敬才已经被带走了八个小时了,也就是说按照法律规定,还有十六个小时,就要对甄敬才有一个说法,要么就要采取强者措施,要么就只能采取一些变相限制人身自由手段。

    6为民估计现这件事情走到现这一步只怕对方也很为难,有了曹朗母亲出面,很多事情就变得要好操作起来。

    所以当对方提出需要有证据证明甄敬才所涉及案件中确属于无心之失时,6为民自然知晓该怎么做。

    张生云老家确是外省,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具体地址,但是张生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老家去了,这一点6为民知道,因为张生云就住6为民家对面那一栋楼。

    张生云家老大和6为民大哥关系相当密切,都红旗机械厂工作,张生云休假回老家并不是说回他自己老家,而是回他老婆乡下老家,而张生云老婆老家就广平县,距离昌州不过三四个小时车程。

    至于说为什么厂里说张生云回了外省老家联系不上,6为民和潘方都隐约知晓一些原因,只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

    当6为民通过大哥找到张生云大儿子问到张生云家老家地址后,6为民又连夜带着调查组人租了一辆车赶往广平县乡下,找到了张生云。

    通过张生云证实了甄敬才确说起过这件事情,而且张生云还证实当时说起这件事情时厂办另一个同志还来打过岔,只不过甄敬才当时去接电话,没有多少记忆了,但是张生云却有记忆。

    一直到调查组找到了另外一人映证了张生云所言属实之后,6为民这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大气。

    事情走到现这个阶段,应该说可以告一段落了,从调查组来人表现来看,事情还没有走到自己担心那一步,这位潘处长是个相当精明冷静而又十分现实人,如果真找不到张生云和那个见证人,6为民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就此把这个事情压下来。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