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无疆 第十二节 惘然如梦
    <!--g-->

    “爸,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6为民点点头,“回南潭也不是天塌下来了,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留厂里固然好,留不了,到县里去锻炼有时候也未必就是坏事,我想通了,回南潭去好好表现一番,总有出头之日。”

    “说得好!”6宗光心中也是一阵高兴,“大民,你能有这番见识,你爸我心里比你留厂里高兴放心,你妈这么多年南潭当民办教师也一样安好,你是**员,下基层就有机会展示表现自己,我相信你能县里边干出一番事业来。”

    “大民,你把说话虽然理,不过既然甄厂长叫你去吃饭,也说明甄厂长是真看得起你,你和甄妮事儿是不是……,”陈昌秀顿了一顿,见儿子皱起眉头,便转开话题,“还有若是有机会能调回厂里来,我觉得你还是可以和甄厂长说说,让他再找找辜书记和郭书记,就算是一时半刻不行,那一年半载后呢?这么大一个195厂,难道就放不下我家大民一个人?”

    “妈,我知道了,这事儿还是日后再说吧,现我关系刚到地区那边,现说这些太早了,也会给地区和县里留下不好印象不是?”

    6为民也知道母亲是一门心思想要自己变成昌州人。

    母亲南潭教书几十年,可始终没有能转成公办教师,现连二姐都已经是黎阳中学骨干教师了,可母亲还是南潭乡下一个民办教师,确也让母亲心里很是不平衡,所以一心想要让自己留昌州,不要回南潭。

    吃完饭后,6为民站窗前,这两天忙于帮甄敬才事情,也没有多少心思来想其他事情,这一夜美美睡了一觉,觉得自己脑子里记忆也渐渐恢复了。

    二十一年来一幕幕如电影画卷一般从脑海中飞掠过,有清晰,有模糊,有翔实,有粗略,几乎每一个细节都让6为民忍不住唏嘘感叹,他完全沉醉了这种难以想象回味之中,人生若能从来,那便如何?

    “大民,大民!”

    “镇东?德勇?是你们?啥时候回来?”

    6为民看见一辆自行车滑到自己家门口,有些熟悉两个人影从自行车上下来。

    骑车白瘦面孔,身材清瘦,后面那个则是白胖白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两人面目是如此眼熟,但是却已经脱离了6为民之前心目中定格画像。

    毕竟二十年时间差异,让6为民一下子难以适应眼前这两个嘴唇上还长着一层青春绒毛年轻男子就是自己高中要好两个同学。

    6为民高中时代是195厂子弟校就读,不过由于户口不昌州,6为民不得不回老家南潭参加高考,这也才造就了他分配很大程度会受到国家政策中重要一条——哪里来回哪里去影响。

    如果不能分配之前搞定需要自己单位协调好与学校分配之间关系,那么很大可能性就不得不回原籍所市县。

    这也是6为民之前不遗余力想要获得留厂资格原因,只有195厂同意接受自己,自己才能留昌州,而没想到后关头却被人踢出了局。

    当然这一切都是之前事情了,而现似乎这一切对于6为民来说已经不太重要了,现6为民可以很坦然甚至自信中带着兴奋和期待面对这个世界一切,无论是命运把自己推向南潭还是昌州。

    齐镇东和魏德勇是6为民195厂读书时关系为密切两个同学。

    6为民子弟校高八六级一班里人缘关系不错,但是真正玩得比较好也就那么两三个。

    都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195厂子弟校一直是市里重点中学,而一班也是尖子班,齐镇东和魏德勇两个家伙一直垄断着年级理科和文科成绩前三名,倒是自己成绩只能全年级文科里边前十多名里徘徊,只不过自己高考时候挥得相当好,才能上了之前未曾想过岭南大学。

    先前报这个岭南大学6为民也纯粹就是没有指望过,本以为能考上一个普通本科就满足了,还真没有想到随手填报岭南大学就有如神助般考上了。

    齐镇东考上了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这所学校现已经名为电子科技大学了,圆了他当一名电子专家理想梦。

    魏德勇却考上了复旦,也算是195厂子弟校里放了一颗卫星。

    虽然195厂子弟校一直是市里重点中学,但说是重点,多是因为厂子弟校条件好,但是要说教学水平和高考成绩,与其他省市重点中学相比还是有较大差距,而魏德勇考上复旦也算是破天荒,之前子弟校好也不过考上了一个同济和浙大。

    除了齐镇东和魏德勇两人之外,和6为民关系比较好还有一个人不能不提,那就是萧劲风,一个班上成绩不太好,但是却和6为民关系十分投缘家伙,两人都是学校篮球队主力,只不过萧劲风主打前锋,而6为民则打组织后卫。

    “镇东昨晚才回来,我前天晚上回来,到你家来找你,你还没回来,昨天早上下午又来找了你两趟,你妈说你两天都没有回来,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老实交代,是不是怕我和镇东回来骚扰你们,和甄妮跑出去过二人世界生活去了?”

    魏德勇性格大大咧咧,是个典型小事不乎,大事不糊涂角色,班上和6为民为投缘,分科之后,也对6为民帮助很大,可以说6为民能考上岭南大学也得益于魏德勇帮助不少。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小子还是这样!”6为民自内心兴奋,那懵里懵懂二十一年就这样倒流回来,一切那样不可思议,但是摆面前现实确实如此。

    “嘿嘿,不好意思了吧?大民,我还担心你心情不好,没想到这爱情力量果然可以滋润一切,镇东,我说没错吧,大民是啥人,怎么会为那点事情给****?到哪儿不是一样,有本事再杀回昌州不就得了?难道还得非要这195厂一棵树上吊死,惹火了,哪天我心一横,也不要这破工作下海扑腾去!”魏德勇横了一眼旁边白瘦青年,

    “大民,看见你这样,我和德勇也就放心了,我们还担心你没能回厂里心里不舒服呢。”白瘦青年穿着一件很朴素白衬衣,下边还是一条厂里蓝色工作裤,有些不好意思道:“看来我还是杞人忧天了。”

    “刚开始心里肯定不舒服,不过不舒服又能怎么样?事情也由不得我自己做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只能由他们宰割了。”6为民耸了耸肩,招手示意二人,“进来坐吧,外边日头毒。”

    “算了,天气这么大,走,去游泳池里泡着去,昨天才换水。”魏德勇乐呵呵道:“比你呆家里舒服多了。”

    “也行,你们带游泳裤没?”6为民也觉得身上黏糊糊,正想去冲个澡,这会儿太阳大了一点,不过也不怕,晒黑一点还显得健康些。

    “带了,走吧,咱们仨也有一个学期没见面了,正好聊聊。”魏德勇吧嗒着嘴巴,“要不你去把甄妮也叫上?”

    “算了,就咱们仨吧。”6为民一边摇头,一边回屋,想了好一阵之后才从,老旧衣柜里找出一条红色半旧泳裤,这是一条腰一侧系带泳裤,二十一世纪已经根本看不见了。

    6为民拿手上愣了好一阵,才意识到这就是这个时代男士泳裤。

    兄弟们,投票,收藏,会员点击,俺要上榜!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