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官道无疆 > 第十七节 天伦之乐(感谢神祗盟主!)
官道无疆 第十七节 天伦之乐(感谢神祗盟主!)
    

    “大民,有没有兴趣陪你甄叔走一局?听说你围棋水准也不错啊。”甄敬才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边解着围裙一边笑着道:“你爸象棋水准算得上咱们厂里一流,只可惜我不爱好象棋,围棋咱们厂里也有几个好手,只可惜都没啥时间能凑一起,怎么样,下一局?”

    “爸,这都啥时候了?妈那边炖汤马上就好,你们这一局走下来都啥时候了?”甄妮娇媚撅着嘴埋怨道:“难道还要我们一家人饿着肚子看你们下棋不成?”

    “呵呵,小妮不乐意了,也是,算了吧,改天再来下一局吧。”甄敬才爱怜拍了拍自己小女儿头,“去把爸茶盅拿出来,也给大民端一碗冰镇绿豆汤出来,解解暑,吃饭还要一会儿,我和大民坐一坐。”

    院子里葡萄架下荫凉无比,傍晚夕阳透过葡萄枝叶缝隙落下来石桌上洒下斑斑点点光影。

    甄妮像一个轻盈小鹿屋里院内奔跃穿梭,银铃般笑声院里此起彼伏,甄婕也出来了替甄敬才端来了茶水,两姊妹嘀嘀咕咕,似乎谈论着晚上电视台正热播《渴望》故事情节。

    冰镇酸梅汤钻入腹中,一种说不出触动伴随着那阵阵凉意让6为民浮想联翩,也许自己日后和甄妮结了婚,所谓天伦之乐也就莫过于此了吧?

    “有啥想法?不至于因为留不了厂就一蹶不振吧?”甄敬才靠藤椅上,悠然道。

    “甄叔,要说一点情绪没有肯定不可能,不过过了这么久,心里也就淡了,回老家条件差点,可是我是**员,当然要服从组织分配,至于说回去之后有啥打算现还没想好,也要看分配到干啥工作才知道。”6为民显得很坦然,迎着甄敬才目光很平静道。

    “嗯,我想也不至于,这一次党委会上有些意外,也不知道老辜是怎么想,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再说这些也无益,我一直坚信一句话,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顶多也就是时机问题。”甄敬才目光落6为民身上,沉静中略带些许遗憾,“中午老辜、老郭我们一起吃了饭,我原本打算再提一提你事情,但是思前想后,还是觉得现还不太合适,不过下来我和老郭说了说,他也赞同你现南潭那边呆一段时间,一年之后,想办法让你调回厂里来,也算是照顾一下老辜面子。”

    6为民笑了起来。

    回厂里?

    现自己还真需要回厂里么?

    地域差异现对自己有意义么?

    也许他们眼中自己要想和甄妮交往下去,这是一个必须条件吧。

    不过甄敬才应该不至于这样浅薄才对。

    “甄叔,我现倒是觉得回老家未必是坏事儿,我大学刚毕业,啥也不懂,能够到下边农村里去锻炼锻炼也算是一个历练机会,何况现厂里大学生扎堆儿,落这厂里也扑腾不出一个啥来,到下边去也许机会多一些。”6为民想了一想才道。

    “哦?你这样想?”甄敬才有些惊异扬起眉毛。

    虽然从大女儿那里知晓了不少,但是他始终难以相信6为民怎么就能有这般本事,自己事情上演出了这样一出让人无法置信大戏。

    能够和中纪委搭上线,只怕一般处级干部都未必有此能耐,虽然甄婕说应该是6为民大学同学关系,但是这也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就算是有这层渊源,也不是谁用得起这层关系,现看起来眼前这个小女儿男朋友是真有些不一般抱负了。

    “你是打算南潭呆一段时间?”

    “甄叔,我想先再说,用宿命论观点来说,既然让我去南潭,那说明我也是和南潭有缘,总得要南潭好好打磨一下自己才不枉这一遭不是?”6为民前面说得很有些哲理味道,后面一句却有些调皮了,“若是真南潭没啥前途,再来求甄叔把我调回来也不迟啊。”

    “大民,你既然和小妮处对象,我们俩也就不是外人,我也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南潭太偏远了一点,若是换个昌州周边县市,我也觉得没啥,你和小妮都还年轻,等两年也没啥关系,可是南潭条件实太差了一些,黎阳地区那边我也去过,厂里也有不少职工原来籍贯是那边,条件太差了,现农村里都还有一家人一个月都是吃不上一顿肉情形,改革开放也这么多年了,可边远地区情况还是很差,比起昌州这边平坝地区,差距至少二十年以上,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话,所以我想你现下去磨砺一下没啥,可是要长久呆下去,小妮咋办?两地分居不是长久之计啊,你不是打算让小妮和你结了婚也去南潭吧?”

    甄敬才想得很远,说话也很现实,6为民有些感动,唯有这样才说明对方是真赞同自己和甄妮处下去。

    “甄叔,我知道你担心,南潭是我老家,那边情况我也很清楚,确很贫困穷苦,不过就像你说,我和小妮都还年轻,还有是时间,所以我打算先去工作一段时间再说。”6为民相当沉稳表明了自己态度。

    “唔,你有这样决心我也不知道该是为你高兴还是为小妮担忧了,不过男儿汉志四方,敢于去艰苦地方磨练自己才是真男人。”甄敬才点点头,想了一下才又道:“不过既然你已经确定要分到县里边,那我也多嘴一句,你有资源该用就得要用,而且要用刀刃上。”

    “甄叔,我明白。”6为民知道甄敬才言外之意,很显然甄敬才觉得自己不应该放着一些资源不用,只可惜他不知道他心目中相当神秘这份资源其实并不像他想象那样可以随时动用。

    “嗯,这样,黎阳地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高英诚是我老乡,我今天上午和他通了电话,说了你事情,他说如果今年黎阳地委有硬性规定大学生一律下到县里,地委行署机关不留人,加上他也刚去黎阳不久,所以也不便破这个例,说让你先下南潭,等一段时间之后再来考虑调到黎阳。”

    甄敬才话让6为民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甄敬才这么就为自己考虑了,不管怎样,这都是甄敬才一番好意,他不能不表示谢意。

    “甄叔,真是劳您费心了,为了我事情你还要这样操心……”

    “大民,你说这话就有些见外了,你帮我这样大一个忙,我都没说啥,怎么我打一个电话就让你这样了?”甄敬才故作生气状,“看来你是不把我当一家人啊。”

    6为民赶紧告罪求饶,这才让甄敬才转怒为笑。

    十二点了,加,求推荐票,兄弟们给力!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