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无疆 第十九节 悲剧重演?
    两人又谈到厂里这两年的展情况,6为民关于目前国企转换机制的看法让甄敬才耳目一新,尤其是6为民提出国营企业也需要在逐渐适应市场经济体制清苦装下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适应不断展的经济形势。

    “大民,我记得你好像在大学里学的是历史专业吧?怎么对经济和企管你也好像很熟悉啊?”甄敬才有些惊奇的问道。

    “呃,甄叔,你知道我虽然学的是历史专业,但是我一直对西方经济史很感兴趣,大二的时候我就选修了西方经济史和经济管理,岭南那边私营经济和外资经济很达,我一个朋友家里就是搞企业的,当然他们家不是搞195厂这样的大企业,最初是搞玩具和手袋这一类的来料加工,后来就是自己接订单搞加工生产,然后返销回香港,效益相当好,大三暑假里我还在他们家厂里去实习了一个多月,感触很深。”

    6为民记忆中国营企业改革实际上一直在彷徨中摸索徘徊,怎样对待亏损日大的国营企业在中央高层也是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专家学者们开出的方子也是五花八门,尤其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这一刚性制约下,很多建议都显得躲躲闪闪遮遮掩掩,不敢触及到深层次问题。

    “有什么感触,说来听听。”甄敬才并不太在意,沿海地区私营企业展很快他也知道,不过那些小企业和195厂这些国营企业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所以他也只是顺口一问。

    “嗯,最深刻的感受就是这些企业对于市场敏感程度相当强,我记得我同学他爸,也就是那家厂子的老板给我说过一句话,订单决定一切,再说深刻一点,就是市场决定一切,他们只生产市场需要的,所以他们那个厂虽然只有五六十号工人,但是专门跑市场跑销售的就是七八个人。”6为民侃侃而谈,“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不继续搞原来的来料加工,这样就不需要考虑其他了,他回答说市场不能被人所控制,企业必须要针对市场的变化进行有针对性的开变化,随时掌握市场潮流,甚至要引导潮流,只有那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他还说当老板就得要有随时保持危机感,否则就得要栽筋斗。”

    甄敬才点点头,“搞他们那种轻工业消费品生产,的确需要随时把握市场变化,可是像我们195厂这样的大型军工企业,就不一样,只能按照主管部门指定的计划来生产,这两年国家在这上边也是斟酌再三,始终未能有一个明确的主线,195厂现在情况也不是很好,梁中达上来担任厂长之后提出的一些军转民和多元化设想虽然不错,但是落实到实际上却有很多困难,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特大型军工企业,骤然间想要调头去进入一个新领域,不太现实,我个人倒是觉得还是应该立足我们现有的基础,寻找突破点,同时要向中央提出我们自己的展方向,……”

    两人谈得很投机,6为民也知道甄敬才也是一个相当有见识的人物,对一些问题看得也比一般人要深刻得多,否则前世中他也不会在栽筋斗之后断然离开195厂,后来又在另外一个特大型民企集团中做到常务副总裁的位置上。

    而6为民的一些新颖观点也让甄敬才触动颇大,像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施股份制改造,向中央提出恢复大飞机计划的战略构想以促成国内商用大型飞机重新上马带动整个航空制造产业的复苏展等等,尤其是6为民提出的对航空制造产业展对我国国防工业和基础战略产业的重要性进行研究分析,提出可行性报告,联络各方人士撰文推动影响来引起中央重视的这一构想更是让甄敬才惊奇无以复加。

    甄敬才怎么也无法想象得到像6为民这样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怎么会有这样前且极具战略眼光的观念,而且还能提出如此犀利独到的措施来推动,6为民给他的观感如潮汐而来的海浪,一波接一波,让他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惊艳感。

    一直到甄婕甄妮两姐妹来催二人,两人才意犹未尽的上桌吃饭。

    一顿饭吃下来已经是快八点钟,6为民约了萧劲风要去公园路卡拉ok厅,防止记忆中的悲剧生,惹得本想和男友多处一会儿的甄妮也是老大不高兴。

    6为民找到萧劲风的时候,萧劲风已经蹬着自行车在他家门口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你是说姚平那王八蛋可能要对莫萏下手?!”萧劲风吃了一惊,蹬自行车的度骤然加,“他敢?还真以为他家有点关系有两个臭钱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劲风,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当然这只是我得一种担心,莫萏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今下午在游泳池我老觉得姚平这家伙围着莫萏转就是在打啥主意,所以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好。”

    6为民坐在车后座上,自行车滑行在公园路的林荫大道上,这一截都是林木蔽天的小叶榕,相当幽静,背后就是植物园,再往南边走不到三公里就是领事馆区,美国、日本驻昌州总领事馆都在这一片,地理位置优越,环境幽雅,可谓闹中取静,而刚刚在昌州风行开来的卡拉ok歌城也就在公园路这一线的二层楼建筑物鳞次栉比。

    走到这一片6为民才吃了一惊,原本以为这一片也就是三五家卡拉ok歌城,没想到这一片却一连串多大十多家,霓虹灯在夜幕下闪烁着醉人的光芒,来来往往骑车、摩托车和行人已经让昔日相当僻静的公园路变成了相当繁盛的闹市区。

    6为民心中微微一沉,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里变化这样大,记得春节的时候他走过这一片还只有两三家卡拉ok歌城开业,怎么这才半年时间不到,竟然一下子就开起了十多家,先前也没有想到问一问莫萏他们会去哪一家,现在要找到莫萏他们在哪里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弄不好就真的要铸成大错。

    “大民,怎么了?”萧劲风也觉察到6为民情绪不对,“他们在哪一家?”

    “我也不知道,我原本以为这里就三五家,随便问问就知道,没想到这里一下子展起来这么多家,这上哪儿问去?”6为民深深吸了一口气,难道说注定生的悲剧依然要生,那自己岂不是枉自多活了这么一遭?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