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官道无疆 > 第三十九节 一个圈子(求票!)
官道无疆 第三十九节 一个圈子(求票!)
    见郭怀章出门,6为民摇摇头,心中暗笑。

    这小子也只比自己早进政府一年,倒是官气越重了,俨然一副初三二班头羊的姿态,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初三二班里能出几个像样的角色,也能让初三二班的凝聚力稍稍强一些,否则大家伙儿都是庸庸碌碌泯然众人,只怕也就没有人想得起这份同学情谊了。

    下了班向老板请了假,6为民径直走路上了街。

    六点钟太阳尚未落下去,把南潭县城四条街映得透亮,潭城大酒店是县供销社搞起来的,占据了东西南北四条街的东街和南街交汇处。

    六层楼的楼房在南潭也算是巍峨耸立了,一二楼都是餐饮部,而三楼有一个夜上海舞厅,也是南潭县城里最为时尚高档的舞厅,两块钱一张的门票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消费得起的。

    四五六楼则是酒店的客房部,谈不上什么星级,不过在整个南潭也是数一数二的档次了,除了县政府招待所改制之后搞起来的南潭饭店之外,就属这里能代表南潭水准了。

    南潭县城和其他县城差异不大,典型的十字交叉为中心,然后依托这个中心展延伸出几个风格相同但热闹程度略逊的十字口,然后构筑成一个个井字形的方格图形,南潭县委县府大院在东外街上,面南背北,典型的衙门格局。

    从县委县府大院出来不过几分钟就可以走到潭城大酒店,这个时候也是南潭县城里最热闹的时候。

    忙着下班回家的机关干部和工作人员正顺路采买晚饭所需食材,沿街叫卖的菜贩正在兜售最后一点蔬菜,腌卤烧腊店里正上生意,切上半斤猪头肉,外加半斤花生米,再来半斤黎阳大曲,就是南潭县城里不少人心目中的**社会生活了。

    6为民一边走一边也沉浸在一种复杂特异的情绪中。

    南潭对于他来说既熟悉又陌生,二十一年前自己从这里开始参加工作,只不过前三年在乡下,而后93年自己才有机会调到县团委,但是在南潭县团委他也只呆了两年时间就找关系调到了团省委,从团省委开始才算是真正踏上了自己的仕途之路。

    眼前的南潭县城依然如故,如果历史不会改变的话,县城旧貌要到99年之后才开始逐渐生变化,包括四条老街在内的县城旧城改造才开始拉开序幕,一直持续到2oo3年,一个新的南潭县城才渐渐成型。

    6为民走进潭城大酒店大厅就听到了里边传来一阵热闹的笑声,看样子其他同学都来得挺早,只有自己还是踩着时间来。

    “怎么6为民还没有来?怀章,你这个县长秘书都先到了,他就那么忙?”一个有些粗哑悍野的声音道:“还是想要拿捏一下架子了?”

    “大军,别说那样的话,伤感情,为民刚分来就给沈书记当秘书,肯定还有一个适应过程,我去年分回来的时候不也一样?他这段时间肯定要忙着熟悉工作,你爸也是当领导的,你也该知道这年头咱们这些当秘书的不好过,领导要求高,事务多,啥咱们也得了解个大概,那一问三不知,多来两回,领导就对会对你有看法,你就得有压力了,所以,理解万岁。”郭怀章的话语倒是替6为民分辨。

    “嘿嘿,怀章,还是你厚道,6为民我们也有几年没见面了,他到昌州去读高中,考上大学咋就没有能留在昌州,还回南潭来了?”那个叫大军的粗哑声音有些放肆,“别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张军,你别再那里瞎嚷嚷,虽说有几年没见为民了,但是初中三年6为民也不是那种人,能出啥问题?”一个清脆的女声接上话,“瞧你就这德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人家6为民还没有来,你就在这里编排人家不是。”

    “哟,舒雅,这是啥意思啊,6为民就这么让你护着他?我编排他啥了?本来就是,他不是考上重点大学了么,他爸不是在昌州工作么?怎么毕业了还得要分回咱们南潭来,不是在他心目中献身南潭展建设比留在昌州更有价值和意义吧?”粗哑声音里多了几分调侃戏谑的味道:“如果真是那样,那我张军可真要向他鞠躬致意了。”

    “你!”那个被叫做舒雅的女孩子大概一下子被粗哑声音给气得不轻,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包间里的气氛也有些僵滞。

    “呵呵,我6为民还没有高尚到那种程度К我吩蝗来那是因为我户口在南潭,不过大军你说那话我可不爱听,怎么听都是在挖苦我呢?”6为民走进包间,语气平淡,却又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好歹我也是南潭人,就算是我想回南潭来工作,也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房间里安排了两座,大概而十来个同学,而坐在郭怀章他们这一桌的人大多都是觉得混得不错,或者说家庭背景不错的,那个叫张军的坐在郭怀章的左侧,看样子,6为民印象很深,但是也知道他父亲原来是县供销社副主任,这人原来在班上就很嚣张。

    被6为民走进来的气势一下子给压倒,一直坐在郭怀章旁边的粗壮青年愣怔了一下,看见6为民落落大方的走进来,和大家一边打招呼一边不轻不重的给了自己来了一记反击,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心里也是一阵恼怒。

    “6为民,今儿个是怀章请客请大家聚一聚,说你回南潭了,也算是替你接风,这大伙儿都来了,你却姗姗来迟,是不是有些太过了?还是觉得自己进了县委,大家伙儿都该等着你?”

    张军的话语依然是那样直白粗鲁,但是却很有要把大家伙儿拉在一起对付6为民的味道,甚至还在有意无意撩拨着郭怀章和6为民之间的关系。

    “现在时间应该是六点过十分,县里边六点钟下班,我初来乍到,大家是不是也能理解我准时下班的原因,总不能让老同学刚来就来一个早退,弄得单位上同事领导都觉得我这人不地道不是?”6为民没有理睬对方,只是淡淡的笑着半开玩笑的道:“我要真在单位上呆不下去,没饭吃,天天来找老同学们打秋风,混饭吃,借两小钱儿,估计老同学们也会觉得烦不是?”

    清早起来码字,兄弟们养成投票好习惯啊,清早投票,有利健康!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