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官道无疆 > 第六十三节 鹊起(求推荐票!)
官道无疆 第六十三节 鹊起(求推荐票!)
    .陆为民一行人从北京乘火车返回昌江时,萧劲风已经开始了他的广州之行。

    他是在陆为民告诉了他所有情况之后,立即就带上自己和陆为民仅有的三千块钱就乘火车赶往了广州,在广州,陆为民的同学黄绍成把了解掌握的情况向他作了一个大概介绍,也给了他介绍了几个联系人,一个具体和广州这边水果批发商们联系就要全靠萧劲风自己去跑了。

    三天时间,萧劲风几乎就是马不停蹄的在几家批发市场里奔波,虽然有黄绍成的引荐,但是这样人生地不熟,要想打响第一炮,赢得对方信任,其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在中央电视台的亚运花絮节目中出现了关于南潭猕猴桃的新闻之后,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敏感的广州商人立即意识到了这一点,同意接受一万二千公斤南潭猕猴桃作为试水。

    萧劲风连夜乘车赶回昌江,在陆为民担保和常春来的帮助下,联系了两辆五吨东风卡车,拉上了两千箱一万二千公斤猕猴桃前往广州。

    陆为民走进办公室时注意到很多人的目光都有些异样,其实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情形,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这么大一桩事情,瞒不了人,四十万公斤猕猴桃的销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打开。

    从九月中旬开始,猕猴桃开始进入采摘期,分选、装箱,然后上车,县运输公司的货车全部被用来承担发货运输任务,北京、上海、南京、武汉、昌州成为最主要的销售市场,掀起了一股猕猴桃热,品南潭猕猴桃,享健康新生活,这句相当上口的广告词竟然也成为了一句风行一时的潮流语言。

    “你小子,行啊!不声不响就干出这么大一件事情,连王县长都对你交口称赞,在我面前谈起过两次,我就一直在说你头脑好用,绝对没有问题。”重重的拍了陆为民肩头一掌,郭怀章不无醋意的揽着陆为民的肩膀,“淮山那边出事了,这一回咱们南潭得表扬,淮山恐怕要遭殃了。”

    “怎么一回事?”陆为民略略吃了一惊,急忙问道。

    “听说淮山之前不太重视,后来淮山猕猴桃又集中采摘,积压很严重,加上淮山那边听说要打我们南潭猕猴桃的牌子,可能淮山县里那帮人也就有些不乐意,就想要自己去找销路,不怎么理睬我们这边,我们是热脸贴了冷屁股,结果耽搁了一段时间。”

    郭怀章大略的介绍了一下情况。

    “后来发现情况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才忙不迭的想要把东西交给我们这边,现在一些最早采摘的猕猴已经开始发软变质,至少有十万公斤以上的猕猴桃不符合标准,我们县现代农业开发公司检查的人觉得这批猕猴桃无法销售出去,就坚决不肯收,这批猕猴桃就算是坏了。当地农民觉得是淮山县里自作聪明耽搁了时间造成了损失,就在淮山县政府里大闹起来,公安都出动了才把事情压下去,结果这些农民就上了公路堵路,事情就搞大了。”

    郭怀章消息相当灵通,淮山出的事情惊动了省里,地委书记夏力行和行署专员尚权智都赶到了淮山处理这桩事情,据说淮山县委书记和县长可能都要受处分。

    “猕猴桃储存时间本来就比较短,尤其是要外销,本来就要在路上耽搁几天,必须要采摘下来就得要装箱运出去,否则就很容易变质。”陆为民没有评价淮山那边,只是解释道。

    “谁说不是呢?淮山那帮人就是觉得他们淮山猕猴桃为什么要打南潭牌子,而且还要交管理费,所以才会自作主张想要自己去找销路,耽搁了时间,这才是自作自受。前期不做任何准备,以为谁都能行,真要上阵了,就露馅了,捅了这么大一个漏子。”郭怀章一边感慨一边很有些探究味道的道:“为民,这一次你可算是立了大功了,你小子怎么这么多路子,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

    “嗨,啥路子,你不是知道我家就是195厂的么?这国营大厂,每年中秋节他们也要发福利,一般都是苹果,大家都吃腻了,这一次我去找厂里,说换换口味尝尝鲜,他们同意了,就这么简单,厂里一万多号人,一下子就能解决大问题。至于在北京那出事儿,那也是逼的,到处找不到门路,我就和沈书记商量干脆白送给这些代表队吃,让他们帮我们吆喝一声,赚个彩头,嘿嘿,可巧真就遇上电视台来拍摄这些代表团的准备情况,正好赶上,一下子就出名了,说实话,这便宜拣得让我自己都觉得侥幸啊。”

    陆为民说得很轻描淡写,这让郭怀章心里稍稍舒服了一些。

    这小子真是好运气,正好赶上195厂要发福利,一下子就给消化掉了十万公斤,在北京又碰巧给亚运会沾上边,还被中央电视台给碰上拍摄了下来,一下子就把南潭猕猴桃名气给打出来了。

    两人都谈了几句,郭怀章才离开,陆为民回到自己办公室。

    没想到淮山会出问题,看来有些事情还是不会改变,南潭这边走入正轨,但是危机却被转移到了淮山,好在只有十万公斤,而前世记忆中,至少有五十万公斤猕猴桃无人问津,最终腐烂,进而引发了规模不小的农民堵路事件,而现在自己的出现已经改变了这一历史。

    郭怀章看来有些艳羡自己,这也很正常,陆为民笑了笑,谁看到和自己相似的人突然名声大噪,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嫉妒,艳羡,还有一些不服气,他比自己先入县里一年,而且是为县长当秘书,自己这才刚到县里边一个多月时间,就掀起了这样大的波澜,无论是谁心里大概也都有很复杂的滋味。

    陆为民不想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尤其是自己刚刚来县里,要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不为过,不过若是因为要顾忌别人眼光和看法就悄无声息的啥也不作,那就有些因噎废食了。

    该做的还得要做,无法避免的张扬那也没办法。

    无言的求推荐票!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