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无疆 第七十二节 下注
    .张秀全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女婿这是在准备下重注赌一把了,这是在赌他自己的政治前程。

    这个时候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该给尚权智打电话请他多关照沈子烈了。

    沈子烈不担任这个县长,继续干他的常务副县长,或者是副书记,也就是几个月之后沈子烈就可以回来了,但是现在,沈子烈组织关系已经正式转到了南潭县委,也就意味着沈子烈将在这个县长位置上干下去,而要当好这个县长,就不得不面对这样混沌的谜局。

    站在张秀全这个角度,他当然清楚目前国内关于私营经济和外资经济发展存在的诸多争议,甚至还有人质疑联产承包责任制和乡镇企业,认为多一个外资企业,就多一份资本主义,会威胁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认为三资企业是和平演变的温床;认为乡镇企业是不正之风的根源,私营企业会改变社会主义性质。

    这些观点并不是哪个无聊文人想出来的,在国内有着相当市场和影响,甚至一些著名学者和理论家们都纷纷出面呼吁,这背后肯定有持这种观点的高层在支持,尤其是在经历了去年那场风波之后,从政治层面的清理整顿已经开始逐渐蔓延到经济层面上,所以沈子烈所说的的确风险不小。

    如果只是单纯一个两个企业的引入当然问题不大,但是张秀全也知道自己女婿的个性,一旦认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缩手缩脚的走一步看一步,肯定会迈开大步走下去。

    像引入外资也好,鼓励发展私营经济也好,这些都是目前相当敏感的热点问题,如果大张旗鼓的推动,一旦政治气候变化,对于这个年龄的沈子烈来说,也许就是万劫不复之局。

    张秀全斟酌再三,依然无法作出判断,“子烈,我理解你现在刚担任县长想要大干一番改变面貌的感受,但是在目前国内省内的政治气候下,贸然推动经济上的变革之举,风险太大啊,昌江不是岭南江浙,偏处内陆,政治氛围大不一样,稍不注意也许就要栽筋斗啊。”

    “爸,我想过这个问题,觉得还是利用这个契机搏一搏,大不了我就回宣传部坐几年冷板凳,我还年轻,还有机会,否则我觉得这样浑浑噩噩的在下边混两年,我觉得既浪费了一次机遇,也意义不大。”沈子烈在这个问题上态度相当鲜明坚决。

    张秀全见女婿态度这样坚决,也意识到只怕自己这个女婿已经在这个问题上下定了决心,所以略一考虑之后也就点头同意:“嗯,既然你决定了,我也不多说什么,记住,多做,少说,另外,要求得地委主要领导的认可,至少是默认,对了,那安德健的态度呢?”

    “在这个问题上,我只是和他透露过一些想法,他不置可否,但是我感觉他有些动心,黎阳一分为二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南边几个县要新分出来成立一个地区已经是大势所趋,我估计老安也有想法,也许他也不想放弃这样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或者说想要借这样一个机会来展示,让新地区的地委主要领导对他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吧。”沈子烈笑了起来。

    陆为民从沈子烈家里出来就一直在琢磨沈子烈把自己带给张秀全见面的意图,也许是自己的表现太过于突出,使得沈子烈也有些拿不准,需要他自己这个老岳父来帮自己评判一下自己的表现和所持观点的可行性吧。

    看得出来张秀全对自己还是比较认可的,沈子烈从省委宣传部下派挂职锻炼,现在却把组织关系正式转到了南潭县委,看样子也是想要在南潭做一番事业,这其中肯定也离不开张秀全在背后的影响力。

    陆为民倒是对这一点乐见其成,至少沈子烈秉性正直,即便是在搞经济工作上欠缺一些实际经验,但是站在这个位置上,只要思想观念对路,敢于突破一些束缚抢占先机,南潭的发展还是很有前景的。

    回到家里,却看见一辆熟悉的自行车停在门口,陆为民一喜,大哥来了。

    “哥,你回来了?”陆为民快步走进门,“今天怎么舍得回来?”

    陆拥军坐在沙发上笑着打量自己这个三弟,“大民,就许你从南潭跑回来,你大哥就在昌州都还不能回家了?你这段时间好像也没有去你二姐那里吧?”

    陆为民挠挠脑袋,叹了一口气,“二姐那里我还真没有时间去,到黎阳都是跟着沈县长一道,哪有机会?当秘书的,身不由己啊,今天回昌州也是沾了沈县长的光,他明天在省里开会。”

    陆拥军比陆为民大六岁,当时考上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也算是在那一届南潭中学放了一颗卫星,后来毕业分配分回了红旗机械厂,现在陆拥军已经是车间副主任了。

    “你小子,该知足了,刚毕业就给领导当秘书,谁不知道秘书只要跟对了领导,那就前途无限。”陆拥军长相和陆为民不一样,陆拥军体着母亲,面容宽大白皙,方面大耳,很有一些富态像,而陆为民则和父亲相像,脸型轮廓棱角分明,不过两兄弟性格倒是有些相似,都有些不太安分,而且决定了事情就要全身心投入去做。

    “爸呢?不在家?”陆为民有些惊讶,只有大哥一个人在家。

    “和我吵了一架,爸一生气出门散心去了。”陆拥军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咋了?”陆为民心中一动。

    “还不是为工作的事情,现在厂里情况不太好,大家都在混日子,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意思,就在外边找了一些活儿做,现在我一个大学同学下海了,在上海搞了一个汽车配件厂,主要是为上海大众作配套,厂子很红火,想让我去帮他,我也想去,回来和爸一说,爸就毛了。”陆拥军摊摊手,“说我是******员,整天就想到个人利益,那点心思都钻钱眼里去了。”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