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官道无疆 > 第八十节 务虚务实(再求推荐票!)
官道无疆 第八十节 务虚务实(再求推荐票!)
    “嗯,扎扎实实做点事情,有这个心就好啊,现在不少人热衷于表面文章,玩花架子,机构成立起来,就成了每天一杯茶,一张报纸,消遣时间的好去处,这样的机构成立不如不成立,可就有那么一些人,认为这就是天经地义的。”沈子烈深深的吁了一口气。

    实际上在上常委会的时候他也就想到了很多问题,虽然地委行署关于南潭试点工业开发区建设一事最终还是来了一纸批复,但是文件写得太过粗略模糊,只是要求南潭根据本地实情,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寻找适合本地区发展的路子,积极探索诸如建设开发区、扩大招商引范围、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等淡淡几句,并没有就具体事宜做出批复。

    也正是获得了地区这纸批复之后,沈子烈才会主动向安德健提出要在南潭建立工业开发区,依托开发区作为载体大力招商引资,力争三到五年让南潭具备一定工业基础,摆脱工业空白县的帽子。

    安德健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很暧昧,既同意沈子烈提出的要设立专门机构来负责招商引资和筹建开发区,但是又提出在有新举措之前一定要慎之又慎,避免不必要的风险,这让沈子烈也是相当郁闷。

    好在对方总算是同意了试点这一方案,但是在常委会上秦海基和曹刚的连消带打很大程度压缩了自己提出要加大力度招商引资和筹建开发区带来的冲击力,甚至对方还故意釜底抽薪要求把陆为民提拔到两个办公室担任副主任,这背后的味道就相当耐人寻味了。

    当曹刚提出要让陆为民到这两个办公室去时,沈子烈下意识的想要反击对方,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考虑对方的用意,陆为民表现太耀眼了,放在自己身旁即引起了很多人的嫉妒,也引起了一些人的猜忌,千里马只有放出去才能见得到真正潜质,这是后来安德健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沈子烈心里也舒服不少。

    沈子烈甚至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也有些下意识的嫉妒自己这个秘书?

    对方表现太过于出众,而思路想法往往别出心裁却又恰到好处,甚至觉得他的光芒有点掩盖了自己的感觉,放出去也许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自己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做一些事情,不像现在,每一项工作都有一种想要听一听对方意见的**。

    当然他也知道这只是一种错觉,一个秘书,无论他怎么绽放光芒,也只能局限于一隅,但是却总能带给自己些许说不出震动。

    “县长,您既然让我去了,我也有些想法。”陆为民也不清楚此时的沈子烈心情相当复杂,对于自己的观感也在随着经常性的接触交流之后在不断发生变化。

    不过他确定一点,沈子烈暂时对自己还是很看好的,否则不会带自己到他家,甚至见到了他的老岳父张秀全,而且还有一点他也确定,虽然这位沈县长并不十分精通经济工作,甚至王自荣离开淮山之前还没有做好担纲一方政府首脑重任的思想准备,但是沈子烈却是一个不甘于平淡寂寞的人,走上了这个位置,就想要做出一番像样的成绩来,在两点基础之上,陆为民觉得自己可以借势借力,有所作为。

    “嗯,说说吧。”沈子烈沉静的点点头,内心却也充满了期待,每一次陆为民露出这副表情的时候,都能给自己带来一番惊喜,不知道这一次呢?

    “我是这样想的,恐怕包括安书记在内,都对您的这个思路不是太看好,毕竟我们南潭底子很差,而且现在国内政治气候不是很好,飘忽不定,但是我感觉您是真心想要做一番事情的,不是为自己,而是南潭,为南潭老百姓。”

    陆为民这番略带恭维的话可以说恰如其分的说到了沈子烈的心坎上,就像是冬天里背上正痒得慌,正好有人用痒痒挠给自己狠狠的挠了几下,那舒服劲儿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默默的点点头,沈子烈用目光示意陆为民继续。

    陆为民虽然看不出沈子烈表情有多大变化,这位沈县长进入状态也很快,如果说之前在担任常务副县长时还有些意气风发头角峥嵘的味道,那么担任了代县长之后反而后退了一步,在很多地方更愿意妥协了,和秦海基和曹刚的一手和牌虽然有安德健的推动,如果换了三个月前,沈子烈未必这样心平气和的接受。

    沈子烈可以接受自己离开,甚至于也许他内心也有那么一丝半缕连他自己都未必完全琢磨得到的想法,那就是疏离自己,避免被周围人尤其是那些和他很亲近或者说正在向他靠拢的人认为他太过于依仗自己,但是他绝不会愿意以秦海基和曹刚的突然发难来体现,最终他却妥协了,这也是成熟的一种体现。

    “既然下定决心要做,我觉得就不必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我们自己按照我们自己的思路去做,招商引资也好,工业开发区筹建也好,县里既然下了文件,不管有些人怎么看待,有了这个文件,我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大明其道的开展工作,而且要做出一番实实在在的成绩来,不辜负县长你一手推动的这两项工作!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陆为民最后两句话已经有点斩钉截铁立下军令状的味道。

    沈子烈停住脚步,目光闪动,久久落在陆为民脸上,“你觉得就目前的局势下,可以做出一番成绩来?”

    陆为民听得出沈子烈话题中潜在的含义,可以做一番成绩,理解起来也就是两层含义,一层是能否做到,另一层则是现在做出这方面的成绩是否合适。

    “县长,不知道你感觉到没有,虽然自打去年那场风波之后高层的风向有些飘忽不定,但是坚持推进深化改革开放这一提法并没有变,甚至在有些场合下某些领导还特别强调过,只不过很容易淹没在铺天盖地的政治赘言中,我的一个同学分到中宣部,他前两天和我通电话就说过这个观点,我觉得很有道理。”

    沈子烈心中一凛,他没有想到陆为民还有同学分到了中宣部,这可是他第一次听到提及这层关系。中宣部他也认识人,但是关键在于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宣部那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当然这中间也有一些意外和特殊的可能性,但从对方在和陆为民说话时提到了这些言语,只怕就不是一般中宣部干部能知晓,或者说知晓也未必能言之凿凿的透露出来的。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