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官道无疆 > 第九十七节 政治嗅觉(再求票!)
官道无疆 第九十七节 政治嗅觉(再求票!)
    “哦?你说。”沈子烈略感意外,也觉察到了陆为民内心的犹豫,慎重其事的点点头。

    “吕县长听说和茅蓉主任关系不错,我想请您和吕县长说一说,请他给茅蓉主任做一做工作,让茅蓉主任尽快上任。我们这个三项专项工作办公室要把工作全面启动起来,还得要茅蓉主任掌舵协调,尤其是在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眉目的情形下,茅蓉主任的作用就更重要了,这涉及到许多具体需要和有关乡镇和部门的协调的工作,另外也需要吕县长来进一步加强工作指导。”陆为民小心的挑选着言辞。[.]

    沈子烈眉目间神色一动,他立即就理会到了陆为民话语中隐藏的含义。

    “小陆,你是不是听到一些什么?”

    看见沈子烈目光过来,陆为民在沉吟着是不是该提醒一下沈子烈。

    沈子烈毕竟是从省里机关下来的,对于下边县里这些门道儿并不真正了解,他觉得这一次选举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尤其是有安德健坐镇,可以说稳如泰山,但是他太小看了秦海基的影响力,而这一段时间秦海基和曹刚似乎都很默契的在跑乡下,这总让陆为民有一点说不出来的感觉。

    说实话他也不太敢相信秦海基和曹刚就想要干出那种跳票的事情,要知道这还是九十年代初,而且是县长的选举,而不是副县长,等额选举如果都出了问题,那也就意味着安德健丧失了局面驾驭能力和政治嗅觉出了问题,所以陆为民最开始也没有太大在意。

    但是在某一天他和邹华无意间闲谈时,邹华说他这段时间都很忙,一直在陪着老板跑乡下,全县八个区,秦书记已经跑完了两个区,十个乡镇逐一跑到,而且是下到了乡村一级代表座谈,了解代表们对县里工作有什么意见和建议,而且反响很强烈时,他下意识的有些警觉。

    距离县里召开人代会时间还有一个多月,秦海基这样积极的下乡搞调研,在陆为民看来似乎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点不是味道,他不相信秦海基敢公然挑战规则,在他看来除非秦海基得到了上边的授意如此。

    但沈子烈已经明确为代县长,而不是常务副县长临时主持工作,这也就意味着沈子烈不是过渡,而是要正经八百选县长,没有哪位代表不明白这一点,除非有人故意误导他们或者刻意要做些什么。

    如果说秦海基的下乡都只是引起了陆为民的一丝警觉,那么曹刚也在频频的到乡镇调研,就显得太过蹊跷了,尤其是两人很默契的选择了错开目标的做法,就更让陆为民觉察到异样了。

    陆为民不相信安德健觉察不到这些异常,但是沈子烈自己是不是可以主动做一些什么呢?

    到现在为止,陆为民也还没有揣摩透秦海基和曹刚想要干什么,县长这个位置不是你觉得你能坐,你觉得你自己可以比什么人坐更合适你就可以坐的,不符合组织意图的跳票,在这个时代那纯粹就是找死,二指宽一溜纸就可以免去你党内职务,让你自觉自愿服从组织安排离开,冒这种险可以说是愚不可及的。

    那秦海基和曹刚想要干什么?

    但不管秦海基和曹刚想要干什么,陆为民觉得沈子烈都应该可以做些什么。

    “沈县长,我就觉得这三办还是得茅主任回来才合适,群龙无首,咱们工作起来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她回来扛起担子,我觉得更有利于工作。”陆为民笑了笑道:“另外我觉得沈县长也可以和林主任多交流一下,县人大那边的工作积极性我觉得没有发挥出来,这一段时间我看秦书记和曹县长都很积极的在跑乡下搞调研,可林主任林书记却因为交通工具的原因而跑得很少,我觉得县政府应该考虑一下人大的办公条件。”

    茅蓉不仅仅是和吕玉川关系不错,而且据说也和县委副书记、县人大主任林顺禄也些远亲关系,目前人代会召开在即,弥合与林顺禄的前一段时间疏远的关系,加强在县政府里的话语权,对于沈子烈来说相当重要,而这一点在前期自己有些忽略了。

    沈子烈望向陆为民的目光多了几分讶然,能想到这一点,若非对这里边的门道烂熟于胸的机关油子,几乎就是不可想象的,陆为民怎么能想得这样周全细致?

    难道是谁给陆为民点了什么?

    对于等额选举的县长选举来说,沈子烈并不太担心,毕竟安德健在县里的影响力不是林顺禄和其他人能够动摇的,在这一点上安德健有向黎阳地委承担政治责任的义务,他必须要确保自己顺利当选,谙熟政治规则的安德健和自己都清楚这一点,相信秦海基和曹刚也一样明白这一点,但秦海基和曹刚的动作还是让沈子烈有些警惕起来。

    沈子烈当然清楚自己的横空出世对秦海基和曹刚来说是多么大一个打击,卡住了县长这个位置,失去了至关重要的一个台阶,也就意味着即便是安德健离开,他们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子烈继位或者地区借势安排一个另外人来担任县委书记,无论哪个结果都是他们不愿意见到的。

    这种时候,秦海基和曹刚的任何动作不能不让人有所防范。

    沈子烈再度意识到了陆为民的不一般,这个年轻人总能选准时机提出不一样的见地,让人无法忽视他。

    “嗯,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好的建议?”沈子烈含笑点点头,这样的人物能够牢牢的抓在自己手中为自己所用,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好像县人大和县政协合用那辆上海轿车已经很老了,而现在上边也在积极推动人大在监督工作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我觉得县里应该考虑为县人大改善交通工具,提高为县人大发挥作用提供更大方便。”

    陆为民知道自己说这话有点越界了,不过不能不说沈子烈在基层工作时间太短,很多方面还显得太过稚嫩,他不得不以这样有些突兀的方式来提醒对方。

    感谢醉酒的神祗、老周老周、梁彦儿、孤独寰宇、月胸大有罪、高山风、hyming_101、甜蜜的甘蔗、阿康看书等多位热心书友每天坚持不懈的打赏,一定努力写好本书,写出真味。

官道无疆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