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十二章 一心二用
    “哼,我们已经不和他们争抢本门培养的灵脉弟子了,若是这些世家子弟也要来争的,那就别怪为兄不客气了。本分支虽然没落多年,但也不容被人真骑到头上的。”儒袍男子脸色一沉的回道。

    “既然师兄下定主意了,小弟和钟师妹自然一定会支持的。我们这一支就只剩下我们三个灵师,自然要共同进退的。”披发男子思量了一下后,终于下定决心说道。

    但是他方一说完这话,突然脸色一变,一阵剧烈咳嗽紧随而来,不急忙将腰间朱红葫芦摘下,塞子一拔,扬首往口中灌了几口翠绿色液体。

    一股浓浓的酒香从中一传而出,竟然某种不知名烈酒。

    几口烈酒下肚后,披发男子脸色才好看了几分。

    “朱师弟,没事吧!你体内寒气可是多年顽疾了,光用药酒来应对的话,是治标不治本的。”儒生见此,露出一丝担心之色。

    “圭师兄放心,我只要及时饮用这‘三阳酒’,就能控制寒疾的发作,不用太过挂心的。”披发男子一笑的回道,似乎真对自己寒疾未放在心上的。

    “都怪为兄,当年明知你刚进阶灵师,应该让师弟多巩固一下境界,再让你去那梦魇崖。否则,说不定不会落下这般寒疾的。”儒生痛惜的说道。

    “这不怪师兄,当年是我主动要求去的。毕竟师兄当时也在修炼关头,无法离开宗门半步,而是钟师妹却已经危在旦夕了,根本无法耽搁时间的。”披发男子摇摇头的说道。

    “等这次开灵仪式后,我再去求师叔一次,一定要再多讨要几颗纯阳丹来。此丹虽然不能治愈寒疾,但起码也可以缓和一下你的痛苦。”儒生凝重的说道。

    “算了,师叔现在正在闭生死关,前几次打扰已经让其他几座山头大有意见了,若是再去的话,就真有把柄落在了他们手中。”披发男子苦笑了起来。

    “你不用管此事了。若他们真要找来,自有我来应对的。”儒生却冷哼一声的说道。

    披发男子犹豫了一下后,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随之这二人在树后又交谈了几句后,就在一股淡淡雾气中再次消失了。

    这时,众少男少女走到一排明显新建的石屋前时,在大汉随手一指下,就被纷纷安排了进去。

    当柳鸣推开尤带丝丝新木香的大门时,一个长宽不过三四丈的房间出现在了眼前。

    一张青木桌,一把同样材质的木椅,一张丈许长的灰白石床,上面铺着一层薄薄的棉布被褥,此外就再无任何东西了。

    见到这一切,柳鸣非但没有露出失望的表情,反而轻叹了一声后,几步走到石床上就此了坐了下来。

    石屋中类似的简陋摆设,让他不觉回想起在凶岛上的艰难生活,心神不禁一阵恍惚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才重新回过神来,略一思量后,就开始仔细检查石屋中各个角落和所有家具摆设,见真的只是普通之物,并无任何异常后,才真正放松的躺到石床上,开始默默回想起一些事情来。

    当年,他因为父亲之罪而被官府直接拿下送到凶岛的事情,虽然相隔多年,却仍然记得许多细节。

    当时事发时,家中除了他和自己父亲外,就只有几名仆从下人而已。

    至于他母亲,从其懂事之时就未曾见过,听言是早年在生他时,因为难产离开的人世。

    至于其他亲戚朋友,更是从未听父亲谈过。

    但他从其他人口中隐约听说,当年父亲带着还是婴儿的他,从很远的地方搬迁过来的。至于原来是居住在哪里的,就谁也不知道,

    其父对他非常严格,从刚一懂事的时候,就开始教其认字读书,并让其背诵一些古卷典籍。

    就在其父被捕前几天晚上,他突然让当初不过数岁的柳鸣,去拼命记某个极其隐秘之处,直到那处位置被背的滚瓜烂熟,并反复叮嘱不得告诉第三人后,才算罢休的。

    而几天后,其父就被被涌进门内的衙差拿下了,他则直接被送到了凶岛上。

    大概那些衙差,也根本没想过从一个几岁大童子口中能得到什么有用消息吧。

    不过他一想到现在仍然铭记在心的那个隐秘之处所在,就不禁一阵苦笑不已。

    小时候的他,还不知道那个地名意味着什么,现在却清楚那里对如今他来说,和龙潭虎穴也差不了多少。

    若没有足够的实力去闯那里,简直自杀是差不了多少的。

    当年父亲那般郑重让其记下那个隐秘之处,肯定是隐含了十分重大的秘密,并且十有八九和父亲被抓死在狱中有着直接关系。

    而那幕后使者竟然能用‘大不敬’的罪名,直接致其父与死地,肯定也是大有势力之人,一般探查手段恐怕根本无用,甚至可能反打草惊蛇,给自己引来杀身大祸的。

    但杀父之仇岂能不报的。

    柳鸣想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这个年纪不该有的阴沉之色。

    若此前他还为此一筹莫展过,但现在只要能成为灵徒,或者活着通过开灵仪式,等实力大进后再进入那里,应该就是不难的事情了。

    不过一想到,皂衣男子所说世家子弟通过开灵的恐怖比例,即使他对一向对自己有些自信,也不禁心中又微微一沉。

    有关开灵仪式的具体过程,他自然也在途中详细询问过关老大二人。

    可惜二人只是白家的高阶仆人,对这知道的还真不多,只知道通过这仪式可以用外力将灵脉者体内未固化灵脉强化显现出来,并借助仪式力量在体内在凝聚出灵徒和炼气士最大区别的灵海来。

    只有拥有了灵海后,灵徒才可以将元力一点点转化为真正法力,修炼元力速度也和以前是天壤之别,根本不是普通炼气士能够想象的。

    而灵海这东西神秘万分,关老大二人对此是一点不知的,这让柳鸣有些无奈。

    算了,他能做的也就是加紧修炼一下控元之术。

    虽然不知道此术熟练一些,是否能对开灵仪式能有帮助,但现在能做的事情也仅在此上了。

    而自己拥有那种能力,时间虽然所剩不多,应该还会有些效果的。

    柳鸣一想到自己的特殊天赋时,嘴角不禁一翘的露出一丝笑意来。

    这一能力可不是他先天就拥有的,而是当年经历家中剧变,又以幼童时之身在凶岛上亲眼目睹一连串血腥事情后,大病了一场,才突然发现自己莫名奇妙的有了这种古怪天赋。

    这种能力,让他可以将自己意识硬生生一分为二,在同一时间能够各指挥身体一半做各自的事情。

    而他这种能力和传闻中的那些‘一心二用’天赋还大大的不同。

    他一分为二后的两半精神,只要经过一定的锻炼,竟还能分别的渐渐壮大,并且还能够让一半意识活动是,另一半处于休眠状体

    而通常说的‘一心二用’,却根本不会出现上面两种情形的。

    在他发现了几异常,并小心翼翼的向凶岛上他人询问,外加看了一些岛上不多的一些相关典籍后,才在数年后终于肯定自己这种能力,应该是在‘一心二用’上又一种变异强化。

    至于这种变异到底是什么,是否拥有什么后患,这就不是柳鸣可以知道的了。

    而拥有天赋后,他自然不会加以浪费,经过这些年有意无意的锻炼后,让精神力有了惊人的涨幅,几乎是正常人的一倍以上。

    要不如此,他当初在众多捕快和黑虎卫追杀下,也不可能坚持那般长久的。

    先前他也没有在关老大和谷老三面前展现此天赋的全部能力,可以让半边精神轮流休息的他,能力可不是一加一这般简单的事情。

    在凶岛上的时候,只要他愿意,甚至可以连续五六天日夜不停的修炼钻研某种秘技,然后只要饱饱睡上一觉,就可以精神恢复如初了。

    就是说,他修炼时间几乎是普通人的数倍以上。

    这也是他如此小年纪,就能在凶岛上掌握那般多偏门秘技的根本原因。

    柳鸣回想到这里,双目微微合上了片刻后,就一下坐起身来,深吸一口气的在石床上修炼起来了。

    对他来说,休息实在是一种奢侈的事情。

    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几天捏,柳鸣除了特定的吃饭时间,几乎不踏出自己石屋一步,日夜不停的修炼控元之术。

    原本催动起来还有些晦涩的虎咬环,在其苦苦修炼之下,短短十几天内就比先前更加得手应心了一些。

    在这期间,其他少男少女,有些和柳鸣一般的留在石屋的闭门不出,有些却在树林内四下闲逛,还有些则称兄道弟的聚集一起,天天不知在热谈什么事情。

    而方熊等一干外门弟子,对此却视若不见,只要不走出树林范围,任凭一干少男少女自由活动。

    就这样,开灵仪式举行的这一天,终于到了。

魔天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