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二十六章 辟谷丹与参悟
    不过在正式修炼之前,他还需去九婴山顶领取一些辟谷丹和简单法术的修炼典籍。

    据薛远海所说,这些东西都是免费之物,但又都是灵徒初期修炼必不可少的东西。

    柳鸣心中有了决定后,当即换上了那件避尘服,离开了住处,沿着一条蜿蜒小路,直奔山顶处走去。

    一路之上,他倒是碰见了一些或背着粗大口袋,或提着大小包裹同样上下山的外门弟子。

    这些人一看清楚柳鸣身上的淡绿色避尘服后,均都露出恭敬之色退让两边,让柳鸣先通过后,才敢继续上路。

    看来在蛮鬼宗中,灵徒和外门弟子果然地位天壤之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的

    这条直通山顶的小路颇为陡峭,即使以他修炼过一定秘技的身体,并且从半山腰出发的,也足足花费了半个时辰左右,才真正登上山顶。

    柳鸣双足重新踏进山顶广场的一瞬间,心中就下定了决心,等稍微转化了一些法力之后,第一个要学的就是腾空术。

    否则的话,若是去稍微远的其他山头,一个来回就要花费大半天的时间,实在太不方便了。

    柳鸣在广场上一边走一边思量的时候,对面却走来了一对年轻女子。

    其中一名身材丰满的女子,看了他一眼后,忽然嫣然一笑的说道。

    “咦,这不是白师弟吗?哦,小师弟,是去外事殿领取东西的吧。”

    柳鸣一怔之下,这才发现对面两名女子,赫然是昨天在九婴老弟子中见过的那一对姿容最出色的女弟子,当即脚步一停的忙一见礼:

    “原来是两位师姐,小弟的确是去外事殿灵领取一些辟谷丹的。”

    “嘻嘻,看来白师弟还不知道我二人的姓名,记住了,我是顾眉姗,这是你朱师姐朱怜星。”顾眉姗笑着说道。

    旁边高挑女子听到同伴将自己名字直接告诉i眼前少年,不禁微微一红的轻啐了同伴一口,才大方的向柳鸣也打了一声招呼。

    “师弟一定铭记两位师姐芳名,绝不敢轻忘的。”柳鸣一本正经的回道。

    “好了,白师弟快些去外事堂殿吧。此殿在那个方向,若是去晚了,说不定就要等到明天才能领到辟谷丹了。”顾眉姗闻言先是一怔,但马上神色如常的又说道。

    随之此女一手拉着朱星怜,一手掐诀的施展其腾空术。

    片刻后,二人踩云的直接腾空飞走了。

    柳鸣等到二女远去后,才收回目光的往顾眉姗所说方向走了过去。

    绕过几座建筑,他就走到了一座悬挂“外事殿”牌匾的殿堂前。

    说是殿堂,不过也就是一些大些的厅堂。

    柳鸣一走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名身穿外门弟子服饰的男子,正坐在一张桌子后,低首用一个金光闪闪的算盘,在噼噼啪啪的计算着什么东西,旁边还放着一个敞开的厚厚账簿。

    “啊,是新来的师兄吧,可是来领取辟谷丹的。”这名男子反应极快,一看到柳鸣进来后,当即将手中动作一停,立刻起身满脸笑容的说道。

    “不错。听说凡是山中弟子都可在这里免费支取三个月用量的辟谷丹。”柳鸣不加思索的问道。

    “是的,请师兄将铭牌拿出来,我记录一下后,就可以一次领取辟谷丹了。”中年男子不敢怠慢的回道。

    “好”柳鸣不再迟疑的将铭牌从袖中一掏而出,直接递了过去。

    中年男子翻动旁边那个账簿到某一页,接过铭牌往上面轻轻一按。

    顿时“白聪天”三个淡银色字,就直接在页面上显现而出。

    “原来是白师兄,这就是三个月的辟谷丹,一次服用一颗,就可以三天之内不用吃饭,只喝一点点清水即可。”中年男子忙从身后一个放满了各种杂物的木架上取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灰色布袋,和铭牌一起恭敬的递了回来。

    柳鸣接过布袋铭牌,随手松开袋口绳子,往手中微微一倒后,从中滚出一颗淡黄色丹药来,散发出一股若隐若无的清香。

    的确和薛远海对辟谷丹的描述一般无二。

    柳鸣点了点头,就将二物重新收好,想了一想向男子再问道:

    “对了,我要去领取查阅普通法术典籍,要去什么地方。”

    “哦,师兄要去灵法阁的话,只要沿着门口的小路再往前一个拐弯就是了。”中年男子十分仔细的说道。

    柳鸣闻言,露出一丝笑容的称谢一声,就走出屋子,直奔灵法阁而去了。

    ……

    “一次最多只能借阅三本初阶法术典籍,一本典籍需要一枚灵石。”站在柳鸣面前的一名仿竿般干瘦的女子,用一种近似刻薄的语气说道。

    “师姐,不是说典籍借阅是免费的吗?”柳鸣听了眼前同为灵徒女子话语后,微微一怔。

    “哼,一本典籍一次才要一枚灵石,这和免费有什么区别。你要是手上真紧张的话,那就一次少借两本,等下月有灵石后再借看也不迟的。”干瘦女子哼了一声,不耐烦的说道,丝毫不给柳鸣这位新师弟丝毫面子。

    “好,那就先借这三本吧。”柳鸣心中有一分怒意,但面上丝毫看不出来,抬手将三本先前挑出典籍和三枚灵石以及自己铭牌递了过去。

    所谓灵石,赫然就是三块小手指粗细的长方形晶体,裁剪的一般大小,并散发着一层柔和白光。

    干瘦女子将三本典籍随手接过看了一眼封面后,就面无表情的说道:

    “腾空术、火炎术、凝水术,一个月内必须交还。”

    话音刚落,她就用柳鸣铭牌记录下来了身份后,将三本典籍一抛而回,三枚灵石自然也瞬间被此女收了起来。

    柳鸣也不愿在此地多停留什么,一接过铭牌和典籍后,立刻转身走出了阁楼。

    不过他方走出大门没多远,迎面又碰见了两人一前一后的也往灵法阁方向走了过去。

    前面一人面容端正,正是石川,后面一人却是那名被收为亲传弟子的红发少年于诚。

    “咦,白师弟来的已经挑好了典籍了。我来带于师弟也来挑几本法术典籍。”石川一见柳鸣,当即一笑的说道。

    红发少年也冲柳鸣打了一声招呼。

    “师兄,灵法阁借阅典籍的话,还需要灵石吗?”柳鸣满脸笑容的回礼后,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怎么,赵师姐又问借阅典籍弟子收起灵石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师弟莫怪,赵师姐是和圭师有些渊源,所以有时候行事有些过分,但看在圭师份上,还是不要往心中去了。对了,赵师姐收你多少灵石,我来偿还吧。”石川先是面现一丝怒意,但马上又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并要从身上掏取一些灵石给柳鸣。

    “师兄拿我当什么人了。这点灵石,师弟还不放在眼中的。原来赵师姐和圭师是有渊源的,那我就更不会放在心中了。师兄和于师弟先忙,小弟先告辞了。”柳鸣一摆手,就直接告辞的离开了。

    石川看着柳鸣远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带着于诚继续向灵法阁走去了。

    等柳鸣返回住处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他丝毫休息之意没有,而是拎着一桶新清水,进入了一间除了一块蒲团再无任何一物的屋内,盘膝坐下。

    他伸手一摸,就将放着辟谷丹的小布袋拿了出来,并倒出一颗丹药的直接抛入口中。

    看似坚硬的辟谷丹,一入口中,立刻化为一股津汁的流入腹中。

    随之一暖洋洋之意扩散全身,胃中更是出现微微的饱胀之感。

    柳鸣稍一感应之后,顿时大喜。

    这辟谷丹如此神效,实在出乎其预料之外的,这样的话,他倒真不用再为吃饭问题烦恼分毫了,只要一心修炼即可了。

    想到这里,柳鸣当臂一动,将那本记载这冥骨决的锦书从怀中摸了出来,就从头细细翻阅起来。

    柳鸣虽然此前大半时间都是在凶岛渡过的,但是岛上凶徒中着实也有不少饱读诗书之辈,外加其又有“一心二用”天赋,故而腹中所知学问之多,恐怕并不比外界那些颇负盛名的才子差哪里去。

    但就是这样,这篇冥骨决在他看下一遍之后,只觉句句玄机,字字奥妙,根本不可能短时间就参悟出来的。

    柳鸣心中暗惊,神色一肃后,用手指一按头颅两侧太阳穴后,就深吸一口气的动用了一心二用的天赋,整个精神意识一下分成两半,一半继续参悟法决,另一半则开始陷入沉睡休息之中。

    没有多久,柳鸣心神彻底沉入法决参悟中,对外一切都不自知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腹中一阵强烈饥饿感传入脑中时候,柳鸣终于一下清醒过来的时候,方一站起身来,顿时只觉头颅一沉,两眼一黑,竟差点摔倒在地上。

    他脸色大变,慌忙从怀出一粒辟谷丹服下,在将旁边木桶也一把抓过来,狂饮了几口后,面色才好看了一些。

    但这时的柳鸣,仍然感到头痛欲裂,分明是精神消耗太多的迹象。

    他先前的参悟,竟然不知不觉的花费了五天五夜时间,要不是腹中饥饿太甚,可能仍然沉浸参悟中而无法自拔的。

    这冥骨决真是十分的邪门!

魔天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