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四十九章 斗法(下)
    而当所有黑刺全都被一斩而尽后,青色螳螂傀儡“嗖”的一声,仿佛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萧枫面前,前肢一动,两道寒光蛟龙般的左右一剪而来。

    萧枫大惊,来不及施展其他手段防御,只能心中一横,两条手臂绿光一闪,直接往两侧一档而去。

    “住手,你的木魈功还刚炼成第二层,无法用肉身直接地方何等攻击的。”

    “当”“当”两声!

    朱赤就面色阴沉的一下下出现在了萧枫面前,一根手指左右一弹下,就将两道寒光一弹而散、。

    不光如此,连那头傀儡傀儡也在一股巨力一震后,接连后退数步去。

    金宇见此情形,目中凶光一闪,那头青光螳螂两只前肢再次一擦,竟又想欺身上前。

    但就在这还是,他身旁人影一晃,大智也一下出现在那里,并一拍他肩膀的阻止其继续催动傀儡兽,同时笑眯眯的望向对面朱赤的说道。

    “这一局,我们也认输。一心多用天赋果然很适合贵门的傀儡术,以他表现,恐怕你亲自操纵这头青光螳螂傀儡,也不过如此吧。你们果然找到一位最适合的传人。”朱赤重新打量了一下阴沉少年,才深吐一口气的说道。

    圆圈外的钟姓道姑,见此情形,也长叹了一口气。

    刚才萧枫表现也不能说不好,只是阴沉少年操纵的螳螂傀儡实在太惊人了,以其速度之快,若是主动先攻击之下,恐怕一般对手连施法时间都没有的。

    难道这一次比试,他们九婴山一脉真的要全军覆没不成!

    钟姓道姑想到这里,心中苦笑一声,不禁转首看了一旁的柳鸣一眼,然后有几分意外来。

    这时的柳鸣,竟然并没有她想象的中不安或者惶恐,只是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前面两局的失利对其丝毫影响没有一般。

    “不错,现在还能保持心境不乱,算是难得了。最后一场,你也不要用太大压力,尽自己最大力量就行了!”朱赤带着满脸不甘之色的萧枫回来后,一看到柳鸣这般镇定,也在一怔后,称赞了柳鸣一句。

    “是,朱师叔,我会尽力的。”柳鸣一躬身,恭敬的回道。

    这时,对面九窍山人群中也走出了一个十五六岁的精壮少年,额头有一道长长的血红色疤痕,身后背着两把长剑,往圆圈中一站后,就给人一种异常凶悍的感觉。

    “这股气息……不对,这是体修。大智大尚,他真是你们门下弟子吗?”钟姓道姑稍一感应精壮少年身上传来的气息后,顿时脸色一变的说道。

    “钟仙子尽管放心,乌飞是我当年在开灵大典上亲自收下的,也是依靠肉身强横就能承受开灵痛楚,而没有被压倒地上的弟子之一。虽然本门以傀儡术出名,但门下弟子有人选择体修一道,似乎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吧。”白发老者一摸胡须后,满脸笑容的说道,但目中的那一丝得意之色,任谁都能看出来的。

    体修可不是一般灵徒可以选择的道路,无一不是肉身比一般人强横,并且能够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才能经过对肉体的各种千锤百炼后,方可能诞生出这么一位来。

    而且对灵徒弟子来说,同阶体修更是一种近似克星的存在。即使到了灵师阶段,体修在一些特殊场合,也能发挥出一般灵师所没有的特殊威力,所以纵然体修极难培养,各大宗门还是在每届弟子中都会尽量挑选几人专门走体修道路的。

    大智大尚二人这一次挑选的比试弟子,虽然都真是入门没多久的新弟子,但每一个都大有来历的,否则又怎敢提出斗法决定灵果的要求来。

    朱赤加此情形,也只能苦笑一声的不再说什么了。

    若说原先他和钟姓道姑见柳鸣镇定模样,还有几分期望之心的话,现在可就直接掉落到最后一丝了。

    柳鸣一感应到精壮少年的凶悍气息后,也眉头一皱,不过马上一展而开后,就不慌不忙的走了上去。

    精壮少年一见柳鸣双足一踏入圆圈中,面上厉色一闪,两条手臂一动,就将背后两口长剑一抽而出,同时口中念念有词后,身体泛起一层金属光泽,并在一个模糊后,个头一下比原先高大了半头有余,手脚也分别粗了一圈有余,猛一看,竟然和柳鸣所用激发潜力秘技有几分相似的样子。

    柳鸣见此情形,目光一闪,也口中念念有词的开始掐诀起来,同时从体内飞窜出一缕缕的黑气。

    精壮少年一声低喝,两口长剑就车轮般的其手中狂舞而起,再单足狠狠一踩地面,就化为一道寒森森狂风的直冲而来。

    “噗的一声。

    一颗比普通火弹大上一圈火球当对面弹射而出,瞬间击在了根本不躲不避的狂风上。

    柳鸣体内法力大半都是精纯过的,即使同样的火弹术,威能也比一般灵徒施展明显强上一筹的。

    一声轰鸣后,火焰翻滚,狂风被击的微微一颤。

    但精壮少年一声冷哼后,利刃狂风一盛,竟将火焰全都一卷而灭,仍然直奔柳鸣这边急冲而来,并转眼间冲至了十丈之内。

    圆圈外的朱赤和钟姓道姑一见精壮少年表现的这般彪悍,不禁互望一眼的再次苦笑起来。

    此刻的二人,对柳鸣取胜真的再也不抱丝毫希望了。

    “噗”“噗”,又有两颗赤红火球从柳鸣手中一弹而出,再次击在了狂风上。

    如此近的距离,即使精壮少年身体强横远超一般人想象,在眼前滚滚火焰一卷而开后,也感到舞动长剑的两条手臂一沉,有些不堪重负了。

    少年心中一惊,但也知道自己这时只能进却不能退,一声大喝后,两条手臂用尽全身力气的使劲一分,竟将眼前火焰再次一劈而开,同时身形猛然一跃,化为一道虚影的直奔柳鸣飞扑而来。

    在他想象中,如此短时间内接连放出这般多火球的对手,自然不可能再有时间施展任何法术,而对体修来说,一但近身后,此场战斗自然也就结束了。

    当精壮少年真的两个起落后,真一下冲到了柳鸣近前处时候,却没从对方脸上看到任任惊惶之色,反而对手嘴角翘起,隐带一丝讥讽的笑容。

    “不对……”

    精壮少年几乎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妥,刚想做出防护的姿势,却已经迟了。

    柳鸣嘴唇微动的两手再一扬,赫然又有两颗赤红火球一闪射出。

    “轰”“轰”两声后,精壮少年两口长剑散手飞出,身躯也硬生生的一击而飞,被滚滚火浪一下卷入其中。

    “火弹术小成,不对,如此快施法速度,似乎进入小成境界也有不短时间了。”

    这骤然急转的一幕,让圆圈外观看的大智一下失声叫出,而旁边的木冠老者却已经一晃直接冲到了圆圈中,大袖一抖后,将精壮少年身上火焰一卷而灭。

    但是两颗火弹术叠加力量岂是这般简单的,纵然这位大尚出手也算及时,但精壮少年已经一身焦糊的趴在地上昏迷不醒了。

    “好,很好。没想到一个区区的新入门弟子,也能将火弹术掌握到这等程度,这局倒也输的不冤枉。他体内法力也经过一番精纯了吧,否则普通灵徒火弹术,也不可能有这般大威力的。朱道友钟仙子,你们果然还是留了一手。”木冠老者看了地上的少年一眼,目中有一丝痛惜的神色,再转首一看柳鸣的时候,目光却一下冰寒下了几分。

    “哈哈,道友这话可就冤枉我二人了,这弟子什么时候将火弹术修炼到这等境界的,我二人事先也不知道对”柳鸣身旁人影一晃,朱赤也一闪而现,抬手一拍柳鸣肩膀,满脸都是大喜的神色。

    后面望过来的钟姓道姑,同样是惊喜异常的表情。

    柳鸣这一局竟能够如此意外的取胜,真是太出他们预料了,而且如此一来,他们一行人总算没有空手而归了,否则不光是灵果一颗得不到,以后九婴山一脉也无法在大智大尚面前抬起头了。

    至于柳鸣竟将火弹术修炼到小成,体内法力是否精纯一些的事情,相比起来却全是小事了。

    他们此刻看向柳鸣的目光,也满是赞许欣慰的表情。

    “好,三局两胜,你们可以摘取三分之一的灵果。不过,老夫还有一个建议,不知二位道友可有兴趣再对上一局。”大智等门下弟子将精壮少年抱出圆圈,建议喂药疗伤后,再看了柳鸣一眼后,忽然又开口说了一句。

    “这话什么意思?”朱赤脸上喜色一收,脸色一沉下来。

    钟姓道姑也不说话的走了上来,和披发男子并肩站立一起的凝神望向对方。

    “很简单。我看你这名弟子实力也不错,不如让他和宇儿再争斗一场如何!若是宇儿胜了,你们的灵果就要留下了。而若你们弟子取胜,我们手中的三分之二灵果则全归你们了,二位道友意下如何?此事怎么看,也是你们占便宜的!”大智和大尚互望一眼后,白发老者十分有默契的缓缓说道。

    “什么,用三分之二的灵果来赌我们三分之一的灵果!”朱赤闻言心中一跳,真有些砰然心动了。

    (呵呵,魔天记已经上三江了,大家有三江票的都去投一下哦!)

魔天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