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七十三章 蛟现
    “我二人任务已经完成,已经确认这些蛮鬼宗弟子中并没有凝液期修炼者,剩下的自然全都是刑老二他们的事情了。不过看他们飞行器具倒也算玄妙,说不定会有隐匿行迹的效果,刑老二不会跟丢了吧。”童子终于开口了,声音竟然苍老异常,犹如老翁一般。

    “放心吧。我先前在坊市中已经给蛮鬼宗一个弟子身上种下了万里香,哪怕是相隔千里之外,邢老三也能准确无误的找到的。”粉衫少妇,面现阴险之色的说道。

    “很好,这样的话,以邢老三他们全是灵徒后期修为,拿下这些蛮鬼宗弟子绝无问题了。好了,我们也离开吧。做了这一票后,大玄国是不能再待了,要再换一个地方了。”童子满意的点下头。

    “嘿嘿,想走。你也要看老夫答应吗!”

    忽然空中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这让少妇和童子心中一惊,均都向上一望而去。

    只见高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身穿锦袍、腰束玉带的威严老者,双手倒背,冷冷的望着他们二人。

    “不好,是木老怪,快闪人!”粉衫少妇一看清楚老者面容后,当即脸色大变的失声起来。

    旁边童子二话不说的一扬手,一团白雾狂涌而出,瞬间将方圆十几丈内全都淹没进了其中,接着其身躯一扭,就往地下一钻而去。

    “砰”的一声闷响,童子双足方入地不过半尺,四周泥土一下变得仿佛精钢般坚硬,让他一下无法动弹分毫了。

    血光一闪!

    童子头颅一下滚落而下,接着旁边波动一起,闪现出另一名高瘦的血袍男子,一手中握着一口还在滴血的细长血刃。

    这男子方一现身,并面带残色的长刃再一抖,顿时童子无头身躯也一下在血光中被斩成了十几截,连藏在里面的精魂都一声惨叫的在血光中化为了青烟。

    “什么不老童子,也不过如此。区区一名后期灵徒,也敢如此自称。”这时,血袍男子才冷冷的说了一声。

    “你是血河殿的血鸦!”

    粉衫少妇再一看见血袍男子,脸色更加苍白了,但悄然后退两步后,体表青光一闪,竟忽然化为一团青光的向远处破空遁走了。

    血袍男子见此,冷笑一声的并未加以追赶。

    空中锦袍老者却二话不说的袖子一抖,手中蓦然多出了一柄赤红色的羽扇,只是遥遥的一挥。

    “噗”的一声。

    已经遁出数十丈远的少妇,只觉四舟虚空一热之后,整个人就化为一团火球的汹汹燃烧而起。

    片刻后,这位千娇百媚的女修就在虚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木老怪,没想到你阴火之术修炼的更加精纯了,竟然不知不觉就能给一名后期灵徒种下阴火之种了。”血袍男子目睹此景,哼了一声的说道。

    “我这点雕虫小技如何能和道友的血刀相提并论!”锦袍老者说道,目光却朝血袍男子附近一滩污血处望了一眼,充满了忌惮之色。

    那些污血赫然就是先前童子残尸所在地方。

    “不过有些奇怪,外界不是传闻作为这群蜂匪首领的不老童子是一名灵师,怎么只是一名后期灵徒。要不是如此,怎会让你我两人同时留在这里的。”锦袍老者略一沉吟后,又有一丝疑惑的问道。

    “既然是传闻,那就不一定是实情了。多半是外界之人以讹传讹,夸大了这些邪修的本事罢了。再说这群蜂匪邪修这几年虽然名头不小,也没听说真和什么人硬碰硬过。被他们劫杀的也都是灵徒级修炼者,并没有招惹过什么灵师存的。他们有这些名头,也是行事狠毒狡诈一些而已。这一次我们提前收到消息,并布下了这个圈套,也存了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念头。现在能这般轻松解决掉为首之人,我倒是觉得是正常的事情。”血袍男子不慌不忙的说道。

    “也许真是如此吧。现在我们解决了为首两人,想来张道友那边也快行动了吧。”锦袍男子想了想后,也就点下头的说道。

    “嘿嘿,这次的诱饵是张道友本门弟子,自然要亲自过去才能放心的。不过照我所说,这些弟子若是连一些同为灵徒的劫匪也应对不了,死了也就死了,又有何足惜的。”血袍男子冷笑一声的说道。

    “血鸦道友以为蛮鬼宗是你们血河殿不成,门下弟子修炼的全是杀戮之道,个个都实战经验十足,能独挡一面的。况且蛮鬼宗近些年招收的开灵的弟子越发少了,怎会舍得这般放弃的。况且其中还有一位他们宗内排名前十的核心弟子。”锦袍老者微微一笑的说道。

    “核心弟子,你说的是钱丫头吗,她的确资质不错。若是她也在诱饵中的话,难怪张道友会这般上心了。对了,血道友可知道数月前蛮鬼宗彦前辈和九窍山灵玉前辈同时外出又同时受伤而归的事情吗?”血袍男子忽然问了一句。

    “血道友是想说那头通灵赤蛟的事情吧?”锦帕老者沉默了一下后,忽然一笑的回道。

    “果然你们风火门也得到了消息。想想也是,一头化晶期妖兽在大玄国也不知多少年没出现了。看来贵门的赤阳前辈肯定晕要出马了。”血袍男子闻言,叹了一口气。

    “这是自然的事情。化晶期的普通妖兽都一身是宝,更别说是蛟龙类的。蛮鬼宗和九窍山虽然是最先发现之人,但既然没有一鼓作气的拿下,自然无法将此消息再掩盖下去的。不光本门,恐怕贵殿以及天月宗的化晶前辈同样也无法坐住的。”锦袍老者也不隐瞒的说道。

    “若是这样的话,那头赤蛟纵然厉害,也绝无幸理了。许先前此蛟虽然击退了灵玉前辈二人,但自身也绝不可能无事的。”血袍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

    “血鸦道友要是这般想,可是错了。根据我最新得到消息,那头赤蛟虽然负伤了,已经远遁离开了伏蛟岛附近区域,不知隐匿到什么地方在养伤不出。化晶期前辈们纵然法力无边,想要再找出此蛟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情。而且有这般一个可怕妖兽潜伏在本国境内,以后即使你我单独外出,恐怕也要多加小心一二了。否则万一碰上到此妖的话,嘿嘿……想来再过几天,道友也能收到贵殿传来的警告消息了。”锦袍老者说到最后,嘿嘿一笑起来。

    “不会情形真恶劣到此种地步吧。那头通灵赤蛟说不定是已经逃出大玄国了!”血袍男子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我也希望如此,但我得到的消息,却是此蛟负伤很重,十有八九短时间内是无法逃出本国境外的,而你我这样的凝液期修炼者,却正是此妖疗伤的最佳补品。”锦袍老者摇了摇头后,又忽然压低声音的说道。

    “道友的意思是……”血袍男子听了这话,不禁忽然打了一个激灵。

    “你我能将门中灵徒弟子当做诱饵,那些化晶期大能为何不能用我们引出这头赤蛟来。不要忘了,整个大玄国也就我们驻守三大坊市的凝液器灵师最多了。”锦袍老者用更低的声音说道。

    “哈哈,这个是木兄多虑了!”血袍男子脸色连变数下后,最终却打个哈哈的强笑道。

    “嗯,的确可能是老夫有些多想了。不过近期要是真不得不离开坊市外出的话,你我尽量结伴同行如何?”锦袍老者闻言,却微微一笑的问道。

    “好,血某近期修炼上遇到了些问题,也正想向木兄请教一二的。”这一次血袍男子只是略一思量后,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随后两人心照不宣的话题一转,又说起其他事情来。

    同一时间,在坊市千里外的高空中,雾舟已经停止了飞行。

    在后面百余丈处,赫然另有一艘十几丈长灰色木舟,上面站着十几名服饰各异的修炼者,看相貌个个凶神恶煞,但此刻却全都战战兢兢的站在舟上不敢动一下。

    他们之所以会变得这般模样,却是因为在木舟四周虚空漂浮的十余头狼形傀儡,以及下方地面上的数具被撕碎的残尸。

    而在木舟上方,有一名中年女子和一名头陀打扮男子在说着什么话,对下面一切不太关注的燕子。

    与此同时,雾舟上柳鸣等人却凑到了一起,跟着钱师姐在恭恭敬敬的给一名笑眯眯中年道士行礼。

    “起来吧。这一次,让晚辈引这些蜂盗出现,虽然没有事先相告实情,但总算也让你们承担些风险。这样吧,我回头给执事堂发消息,所有人都增加有一百贡献点。”中年道士和善的说道。

    “多谢张师叔!”

    众人一听这话大都一喜,异口同声的称谢道。

    中年道士再说了几句勉励的话语后,就打算离开了。

    就在这时,柳鸣耳中忽然听到一声长长的鸣叫声,异常的尖利刺耳,

    似乎开始还在极远之处,但转眼间就近了许多的样子。

    中年道士以及在木舟上方交谈的女子和头陀,面容几乎同时大变起来。

    而柳鸣听到这有些熟悉的鸣声后,先是一怔,但等心念飞快一转的想起鸣叫来历时,脸色也是“唰”的一下白了几分。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

魔天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