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七十五章 争宝
    虽然雾舟上,其他人全都躺在甲板上生死不知,但柳鸣这般一个大活中年道士不可能没看到的。

    可是这位张师叔根本没理会他,就一阵风般的只带着钱师姐二人逃掉了。

    这让他心中一凉下,也只能采用自救手段了。

    柳鸣想到这里,原本盘坐不动身躯“咕咚”一声,也倒在了甲板上。

    与此同时,其气息和体内血液流动全都一下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这正是他施展了闭息秘技的效果。

    “轰”的一声巨响。

    空中巨大光团终于在里面恐怖气息再一涨后的爆裂而开,一阵热风向四面八方一卷而开。

    方圆里许内一切被这股热风一卷而过后,纷纷的模糊不已,甚至蜂盗木舟和雾舟两件飞行器具也一个当场溃散而灭,一个玩具般的被卷出七八个跟头去,再碎裂而开。

    柳鸣则只觉身下一空之后,整个人就和其他蛮鬼宗弟子全都从空中跌落而下。

    他一惊下,却不敢提动法力腾空,只能在快要要摔到地面上时候,袖中一根粗大黑索向下方一弹射出。

    “噗”的一声。

    柳鸣一下斜着横挪数尺之远,不但坠落之势一下减缓了大半之多,并且避开了下方一块看似十分坚硬的青色石头。

    但就是这样,他从如此高地方落下,还是不禁一咧嘴,只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

    好在现在骨骼比以前结实了许多,倒是没有出现骨折的现象。

    他都如此了,其他蛮鬼宗弟子的下场更可想而知了。

    最近的几名蛮鬼宗弟子全软绵绵的躺在地面上,身下全是汩汩流出的鲜血,明显已经气息全无了。

    这时,光团爆裂的原处,半蛟妖物重新显现而出,可除了身上焦黑了一些外,赫然并没有增添半分真正伤害,反而独目中一丝暴虐涌现而出,一只爪子骤然朝下方虚空一抓。

    “嗖”的一声,

    先前驱使飞剑的妇人尸身,当即从地上冲天而起,一个模糊的落在了此妖爪中。

    半蛟妖物大口一张,一下咬去了妇人大半头颅,再几下咀嚼吞下后,又一声尖鸣发出,再张口冲下方喷出一团赤红火球,就带着妇人鲜血淋淋的尸身,化为一股黑风的也远去了。

    看其所追方向,赫然正是那头陀所逃方向。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看似普通的火球方一落到下方地面上,竟化为一根火柱的冲天而起

    滚滚火焰当即向四面八方一卷而开,化为一片滚滚赤海。

    所有沾染到火焰的东西,无论树木石头全都瞬间的飞灰湮灭。

    几声惨叫发出!

    赫然有几名还有气息蜂盗邪修,在火焰中挣扎了几下,就和其他人一般的化为了灰烬。

    不愧为化晶期的妖兽,随手一击,竟然就有这般恐怖威能。

    而柳鸣在火球一落下的时候,就也知道大事不妙,再也顾不得赤蛟是否会重新返回,飞快从身上掏出数张符?,一口气的给自己加持了数层光??鞴庹郑?僖慌难?甏?慕?坠切?徽俣?觥?p>  白骨蝎心念相通下,方一在光罩中现身而出,立刻张口喷出了奇寒无比的滚滚阴气来,将堪堪逼近的赤焰略一阻挡,就带着柳鸣向某一方向一冲而去。

    “砰”一声。

    当他和白骨蝎堪堪逃出最火海的时候,身上一层光罩也威能耗尽的碎裂而开。

    柳鸣这长吐了一口气,回头望了望火海,脸上不禁满是后怕之色。

    他刚才若是迟疑了半点,恐怕也会葬身此地了。

    不过才刚刚购来的数张防御符?,却几乎全都耗尽一空了,这让他又不禁大感心疼起来。

    但话说回来了,若没有这些符?,他恐怕这次就小命不保了。

    柳鸣心中这般想着,低首看了一眼白骨蝎。

    只见这头鬼物在短时间内喷吐这般多阴气后,也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柳鸣为了以防万一,并没有立刻召回白骨蝎后,而是目光一扫还在燃烧的汹汹火海,又面露一丝可惜之色来

    如此厉害火焰,其他人身上的符器灵石等东西自然全都无法幸免了,否则说不定还能捞些便宜的。

    至于蛮鬼宗陨落在此的其他弟子,对在凶岛上不知见过多少人命消失的他来说,除了心中有些感慨外,倒也不会有什么悲伤之类情绪出现。

    柳鸣再略一思量后,让白骨蝎先一下钻入地下,自己则朝先前那名妇人掉落之处飞快走了过去

    虽然此妇人尸身已经被那头妖蛟摄了过去,但其掉落的那口青色短剑应该还在附近处的。

    既然能被妇人这名灵师用来应付大敌的器物,肯定是灵器之流了,并且多半品阶还不会太低。

    这种宝物对现在的他来说,自然不能放弃的。哪怕冒着那头赤蛟重新返回的危险,也要找上一找。

    好在那名妇人原先掉落处,他记得很清楚,片刻间就到了附近处,并一眼看到了半插在某块石头中的青色剑柄。

    他大喜之下,就要一走过去。

    但就在这时,对面一颗树木后人影一晃,赫然也有一人走了出来,一看见对面同样出现的柳鸣,脸上露出的之色也为之一凝。

    柳鸣心中吃惊可想而知了,神色一下凝重的飞快打量了这人几眼。

    一身灰色长袍,三十来岁样子,满脸精悍之色,手中提着一个黑乎乎短锤,也阴晴不定的打量着柳鸣。

    “蜂盗”

    柳鸣一看清楚对方面容后,几乎瞬间就有了判断,心中此战肯定无法避免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如何也能从火海中逃得性命的,但明显也冲这口灵器短剑而来的。

    “小子,原本你能保住性命,还算运气不错。但现在碰到你家大爷,又算倒霉了。”灰袍男子忽然冷笑一声,手中短锤猛然一挥,就冲柳鸣遥遥一砸而下,接单手再一掐诀,一甩之下,两道风刃一前一后的激射而出。

    虚空中一声闷响。

    一团白??髌?帕餍前愕某辶??环啥?础?p>  “砰”的一声。

    柳鸣手臂一动,一根黑索一卷而出,将将气团凭空抽飞了出去,身形在一个晃动后,两道风刃就几乎紧擦着其身躯的一闪而过,将后面两颗小树一斩两截。

    灰袍男子见此,瞳孔微微一缩,再一晃短锤符器,顿时一面黑色光幕从上面一卷而出,挡在了前面。

    接着此男子将短锤一抛地上,两手飞快一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下一刻,男子身上有一枚枚黄色符文飘舞而出,同时附近虚空也开始嗡嗡作响起来,一缕缕黄光凭空涌现,飞快往附近上空凝聚而来。

    “元力激荡,高阶法术!”柳鸣一见此景,脸色一沉,也两手飞快一掐诀,再一扬,当即“嗖”“嗖”声大起。

    一道道风刃激射而出,转瞬间就射出了七八道之多,并且后面青光闪动,更多风刃紧随其后。

    虽然高阶法术威力惊人,但是越高阶的法术,释放时间越长,柳鸣绝不会给对方此机会的。

    灰袍男子符器所放的光幕纵然凝厚,但在如此多风刃斩上后,也只支撑片刻的碎裂而开。

    灰袍男子大惊,急忙放施法的向一侧一滚的避开,但在法力反噬下,忍不住张口喷出了一团精血。

    但未等他刚站起身来,更多风刃已经从柳鸣手中弹射而出,逼的他根本来不及采取其他防御手段,只能双足撒开的连连躲避不已。

    一开始他还想等柳鸣的施法间歇,好能缓上一口气,但等看到后面风刃越放越快,对方施法甚至连口诀都未念出后,终于大为恐惧的失声翘起来。:

    “风刃术大圆满,瞬发法术,你竟然凝结成了术印!”

    一说完这话,灰袍男子再没有任何犹豫的一转身,向后狂奔而逃了,竟连那柄短锤符器都不敢再去拾起

    后面柳鸣见此,一声冷哼,两手再同时一扬,破空声一响,当即又有三道风刃同时激射而出。

    这些风刃速度赫然比一开始足足快上了近半之多,只是一闪的就到了灰袍男子后背处,

    那灰袍男子纵然身形灵敏无比,但这一次也能勉强避过其中两道,而被第三道一下切开了身躯一侧,一声惨叫的倒地不起了。

    “噗”的一声。

    附近泥土中一道黑线激射而出,瞬间洞穿了灰袍男子头颅,让其叫声一下嘎然而止,死得不能再死了。

    正是白骨蝎终于也赶到了附近处,并在地下终于出手了。

    柳鸣这才放心下来的走到了那口青色剑柄附近处,附身将其一把而出。

    只见这口短剑长不过半尺,但是表面青光??鳎??加兴克亢??76?觯?16诜揭宦湓诹??种械氖焙颍?刮105呐ざ?灰眩?坪跸胍?跬讯?龅难?印?p>  “果然是灵器!原主人都已经陨落掉了,竟然还能这般有灵性,看来品阶绝不会低到哪里去的。”柳鸣心中一喜,急忙从身上摸出一个玉匣,将短剑一装其中后,就往袖中一送不见了。

    这时,白骨蝎也用巨鳌从灰袍男子尸身上夹出几样东西的送了过来。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

魔天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