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七十八章 婚约
    冰锥术,泥沙术,蛛丝术!

    这三种法术是他上次从九婴山秘法阁中学到的,也是蛮鬼宗弟子所学最多的三种较高阶法术。

    对柳鸣来说,既然如此多人都选这三门法术,自然是因为这三门法术有其他法术所没有的长处。一来它们和其他高阶法术相比,施法时间法术算是较短的,实用性较强。二来它们都有限制或困敌的特殊效果,在遇到强敌的时候大都能派上一些用场的。

    不过虽然修炼这三种法术的蛮鬼宗弟子很多,但真能将修炼到小成层次的却绝对没有几人,更别说以后的大成和圆满层次了。

    因为它们相比风刃火弹等简单法术,修炼起来要困难的多了,耗费时间几乎是前者的三四倍以上。

    故而学这几种法术的弟子众多,但几乎没人会单花时间去修炼。

    柳鸣之所以敢如此做,自然是依仗在此空间内的时间流逝,根本不会消耗现实中的真正时间。

    但纵然如此,考虑到这三种法术的修炼艰难,他也只有先修炼其中一种当做杀手锏的打算。

    其中的冰锥术,具有一定破坏性,并且寒气可冰封敌人,但可惜攻击方式过于简单,很容易对手躲过。

    泥沙术可以凭空在对手脚下形成大片流沙,可以困敌于无形,但一旦对手离开地面后,此法术就无用武之地了。

    蛛丝术攻击方式多样,并且在面对一些特殊对手时,更能发挥出其不意的奇效,但可惜此术最怕火焰之力,一颗小小的火弹术就可以将其轻易破掉。

    柳鸣思量了半天后,还是决定修炼冰锥术此法术。

    虽然此术攻击方式单一,不易命中对手,但他只要对敌时多动些脑子的话,此术炼到更高层次的威能,还是可大为期盼的。。

    柳鸣再休息了小半日后,精神稍微恢复了一些后,就一下站起身来,开始修炼冰锥术起来。

    ……

    一年半后,正在空间中闭目调息的柳鸣,忽然两耳嗡的一声响,再一睁眼后,人就赫然回到了现实的修炼屋中。

    “整整两年时间!果然那东西吞噬的法力越多,能滞留那个地方的时间也越长。”

    这一次,他脸上并没有露出太意外的神色,反而十分平静的喃喃一声。

    几乎同一时间,柳鸣身躯一颤,一股精纯法力当即从灵海中狂涌而出。

    但他对此早有准备,当即双目一闭的调息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后,等他神色一动的时候,灵海终于停止了运转,原先被吞噬的法力赫然返还了近半之多,并且境界也没有跌回到灵徒中期去。

    柳鸣对此有些讶然,但是略一思量后也就隐约有几分明白了。

    明显他此时法力比起一般后期弟子来说也许低了一些,但是比起灵徒中期弟子却又高出了许多。故而才能保持境界没有跌落。

    不过若是如此的话,他第一次从中期跌回初期境界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是因为灵徒初期到中期增加的法力数量和后面境界提升相比太少的缘故?

    柳鸣想了一想,有些不太明白,但境界没有跌落自然是一件好事了,也就懒得多想了。

    毕竟那神气泡出现,原本就是神秘万分的事情,其中有些地方无法想通,也是正常的。

    但他再一检查体内法力情形时,又不禁微微一喜。

    他现在体内法力的精纯程度似乎比以前也更提升了一分。

    显然那神秘气泡虽然吞噬法力越来越多,但对法力提纯程度也在同样增加中。

    如此一来,他现在情形可就十分特殊了。

    要单论法力多少话,他明显不如其他灵徒后期弟子,但要是说法力精纯话,其他同阶存在又拍马也无法和他相比。

    这样说吧,他若是与一名同阶强敌激烈争斗,在短时间内肯定可以大占上风,但若是超出一定时间无法取胜的话,法力肯定先比对方消耗完。但若是采取游击战术和对方打一场持续整天或数日的拉锯战话,最后能赢的反又可能是他了。

    因为法力精纯不仅表示他法术秘术威力大增,同时也代表法力回复速度之快也远超一般同阶存在。

    柳鸣仔细想了一下后,哑然一笑了。

    这种特殊情形对他在个人实力来说,似乎还是利大于弊的。

    他再一转首,就看到了一旁趴着的白骨蝎,却眉头微微一皱。

    不知这头白骨蝎是否因为四周没有阴气可以吸纳缘故,还是他身体先前没有直接触此鬼物结果,它明显未出现法力吞噬和法力提纯迹象。

    看起来,它仅仅是神识和其在神秘空间转了一圈,又看似平常的返回本体。

    柳鸣心念一动的沟通了骨蝎一下。

    下一刻,骨蝎钩尾微微一动,“嗤嗤”声大响,十几黑线同时在虚空中一闪即逝,前方数丈远地面上顿时多出十几个手指粗细小洞。

    其钩尾动作之快,就连柳鸣都几乎无法看的清楚。

    柳鸣见此自然大喜。

    此鬼物虽然法力未出现异常,在神秘空间锻炼效果却丝毫不差的带了回来。

    如此一来的话,他就真正放心下来了。

    接下来的数天内,柳鸣则继续在屋中调息吐纳,准备将新返回的法力稳固一下,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不过第四天一早的时候,其住处却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白聪天,你给我出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突然从门外出来,让正在调息的柳鸣大微微一怔后,将功法一收,站起身的推门走了出去。

    只见在其小院外,正有一名面如玉脂的锦袍少女站在那里。

    “原来是牧师妹!”

    虽然有近两年时间没有再见过眼前少女,柳鸣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目光一闪的说道。

    眼前这位牧明珠比其两年前,赫然已经褪去了黄毛丫头的形象,变成了一名能让男子砰然心动的娇媚少女。

    “你是白聪天!”

    牧明珠一见眼前几乎和成年人一般高大的青年,也是微微一惊。

    显然柳鸣洗髓后的形象,也让此女大出意外。

    “不错,正是白某人。我没有记错的话,明珠师妹似乎应该是属于化血一脉的外门弟子,怎会突然到我们九婴山来了。”柳鸣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哼,你还来问我。我问你,你是不是让你父亲给牧家提亲,竟然要两家订下婚约,要我以后嫁给你。”牧明珠一听这话,顿时从愕然中回过神来,怒气冲冲的说道。

    “提亲?此事我是听家里来信提过一次,但对具体情形却不太清楚的。”柳鸣眼都不眨的回道。

    “不知道,你骗谁。我父亲这般疼我,明知道我已经……怎会答应这种事情。肯定有外人进了谗言,不是你还是谁!你快些给退掉此婚事,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的。”牧明珠闻言更加咬牙切齿起来。

    “嘿嘿,我自从入门以来,一直都在宗内修炼,根本未曾回过白家,能给你父亲进什么谗言。再说这两年,我连牧姑娘面还是第一次见到,更不会有什么嫁娶的念头。至于退婚的事情,只要你能做到的话,我这边是毫无意见的。”柳鸣嘿嘿一声的说道。

    “若是能退掉此婚事,我还用来找你吗!我父亲一向强硬,根本不容我反对的。甚至连最疼我的云姨,我也求了好几次了,但根本没有效果。现在只有白家那边先退掉婚约,我父亲才能重新考虑此婚事。”牧明珠一听柳鸣话语先是一呆,马上带有几分期待的说道。

    “让白家主动退婚,这是不可能的。”柳鸣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道。

    “为什么,既然你根本没有娶我的意思,退掉此婚事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牧明珠闻言,又惊怒交加起来。

    “白某娶不娶你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白家要不要一个牧家儿媳却对两家是十分要紧的事情。你也是聪明之人,不可能不明白我话是什么意思吧。我虽然是一名灵徒,但同时惹恼两位家主的蠢事,也不会去做的。你要是有本事,自己将婚事退掉就是了。要是做不到,那就只能嫁入白家了。好了,我的意思已经讲明了,你可以回去了,我还要回去修炼的。”柳鸣不客气的说道,随之一转身,根本不再理会锦袍少女往屋中走去了。

    牧明珠见此情形,自然气的半死,再出声想叫住柳鸣,却根本不管作用。

    柳鸣只是几个晃动后,就进入屋中,并将大门一下关得死死的。

    “姓白的,你不要后悔此事。”锦袍少女气极反笑起来,猛然一跺足后,就此的离开了原处。

    与此同时,回道修炼屋中的柳鸣,却用手指按了按额头一侧的太阳穴,长叹了一口气。

    看来这一次是真有大麻烦上门了。

    那位白家家主上次来信中虽然提及了有和牧家结亲的意思,但他也万万没想到这位竟然真的根本没有征求其意思,就霸王硬上弓般的先和牧家订下了婚约,还将其一直埋在鼓中。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

魔天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