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八十七章 碧影针
    “你是……”

    柳鸣看了一眼前青年,二十五六岁样子,浓眉大眼,身材魁梧,有几分眼熟的样子。

    “在下金焕,当初在卫州坊市曾和家师一起见过白道友一面的,现在奉家师之命送来道友定制的东西。”金焕说着,从袖中掏出一个不大的玉盒,神情凝重的递了过来。

    “白某想起来了,金道友的确是跟在方前辈身边之人。”柳鸣一下恍然大悟,神色一松的接过了玉盒,当场打开往里面一看,脸色顿时一喜起来。

    “不错,方前辈不愧为卫州坊市首屈一指的炼器大师,竟然这般短时间真炼制出了此物来。”柳鸣将玉盒一收而起,十分满意的说道。

    “当初柳道友所留的主材料虽多,但是此物毕竟太小,家师也是一连失败了七八次,才最终炼制出了一枚来。按照约定,剩余的其他材料就归家师所用了,当初订立的天道契约也算就此完成了。”青年脸色一正的说道。

    “这个自然,此种东西原本就炼制不易,能如此快炼制出来,也有劳方大师了。”柳鸣一抱拳,面带笑容的回道。

    “那好,金某事情办完了,就不在此多留了。”金焕点点头,当即催动身下白气的向远处激射而走了。

    柳鸣则压住心中一丝兴奋后,向九婴山方向激射而去了。

    一顿饭工夫后,柳鸣就回到了住处,方一在修炼屋中盘膝坐下,就将先前那个玉盒一拿而出,将盖子再次一打而开。

    玉盒中赫然放这样一根散发森然寒光的绿色细针,纤细异常,犹如牛毛一般。

    “那般多鼠硬毛,才炼制出这般一根针状灵器,虽然不知有多少材料都成了炼器的报酬,这次付出代价仍不小的。”柳鸣喃喃的说了两句,就将绿色细针一拿而出,往身前一放。

    原来他当初在卫州坊市进入的那家最大炼器铺后,当即就找了其中最好的炼器师,将那二十余根巨鼠绿毛全都交给了对方,让其以这些鼠毛当做主材料的给其炼制一根针形灵器。

    只要能炼制出一根灵器,剩余材料就全都当做炼器师和其他辅助材料的报酬。

    那名炼器师一见有这般多凝液后期妖兽的鼠毛,当即一口答应下了此事,并发下了天道誓言。

    以此誓言约束,外加蛮鬼宗内门弟子身份了,柳鸣也不会怕对方毁约的。

    现在经过如此长时间,对方果然将这枚灵器炼制而出,并派弟子直接送了过来。

    柳鸣单手掐诀,张口冲绿色细针喷出一团精气去。

    细针瞬间将精气一吸而尽,开始微微的闪动不停。

    柳鸣十指弹动不已,一道道法决连绵射出。

    “噗”的一声!

    无数绿色符文从针上浮现而出,滴溜溜一凝后,就化为三层薄薄纹阵的嗡嗡作响不已。

    “果然只是三重禁制的下品灵器,但对现在的我来说,却足够用了,就叫你‘碧影针’吧,希望你真能来去无影。”柳鸣见此情形,倒是未觉得意外,反而立刻手中法决一变,开始祭炼此物起来。

    数日后,柳鸣终于祭炼完成了碧影针第一重禁制,将其夹在手指间,只是略微一挥,当即一缕几乎淡若不见的微风一闪而逝。

    对面墙壁上淡淡莹光一闪,就此多出了一个黑色小点,并飞快融化变大,顷刻间化为了拳头大小的一个黑乎乎孔洞,同时里面有淡淡腥气一散而出

    这碧影针不但来去无踪,竟然还剧毒无比。

    ……

    九婴山,山腹中一座巨厅内,一座数丈高的巨大鼎炉前,圭如泉、朱赤、钟姓道姑三人正站在附近处,全都单手掐诀,神色凝重的念念有词不已。

    巨大鼎炉下方地面上,另有一座直径十几丈的银色纹阵嗡嗡作响不已,一缕缕五色光霞不停浮现,往鼎炉中纷纷没入不见。

    此鼎炉青铜之色,三足双耳,表面铭印着密密麻麻的云形灵纹,里面轰隆隆声不断,并微微颤抖不定,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横冲直撞。

    不知过了多久后,银色法阵浮现光霞越来越盛,隐约将整只巨鼎都彻底淹没的,但里面轰隆隆声却渐渐小了起来,并最终的无声无息。

    “时间差不多了!石川,你小心了!”这时,圭如泉忽然一声厉喝。

    “回禀师尊,弟子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早已在大厅中等候多时的青年,当即上前一步的说道。

    他身上缠着一条淡银色链条,几乎缠绕全身十几圈之多,神色万分肃然

    “好,朱师弟、钟师妹,一起开鼎!”圭如泉见此,冲主持和钟姓道姑低喝的说道。

    随之咒语声一顿,同时抬起手指冲巨鼎上方虚空一点。

    “砰”的一声,鼎盖一颤后,腾空飞起。

    下一刻,又“嗖”的一声,一团黑影从中鼎中激射而出。

    但圭如泉三人手指再次一点后,黑影当即一凝的停在了半空中,竟是一个劈头散发,黑唇赤目的男人头颅。

    它脖颈以下空空如也,口中两根獠牙毕露,头顶乱发中,还有一根数寸上的绿色短角,脸颊两侧却各印着一个拇指大小的赤红“封”字,并在被三名灵师凭空施法禁锢在半空中后,当即发出呜呜的怪叫声,头顶忽然一晃下,满头黑发竟一下笔直竖起,看起来好不狰狞异常。

    就在这时,石川却一声低吼,身上锁链“哐当”的一甩而出,一端当即幻化出锁套的冲头颅一落而下。

    “噗”的一声。

    惊人一幕出现了!

    锁套只是银光一闪,就仿佛无形之体般的一下没入头颅之中,就此不见了踪影。

    而狰狞头颅却当即一声惨叫,浑身黑气滚滚,仿佛遭受到了莫大痛苦一般。

    圭如泉三人见此,大喜的同时一收法力。

    原本禁锢空中的男人头颅,只觉四周虚空一松,当即重新获得了自由。

    它一声怪叫后,满头长发猛然一抖,顿时化为无数黑丝冲远处青年一卷而去。

    石川见此,却一拉身上锁链,同时一张口,一团精血喷射而出。

    银色锁链一个模糊的骤然绷紧。

    头颅顿时又是一声凄厉发出,面上无数黑色血管凸显而出,长发更是一下无力的收缩而回。

    就在这时,那团精血却几个闪动的到了头颅面前,“噗”的一声后,化为一枚血色符文的贴在了额头上,仿佛铭印般的直接镶嵌其上。

    头颅凶恶神色,在血色符文一出现的瞬间,立刻消失殆尽,静静的悬浮空中一动不动起来。

    石川却口中念念有词,再次一拽身上锁链。

    “哐当”一声后,锁链一紧之后,男人头颅缓缓的一飞向前,然后在离青年十几丈远的地方那个,又一下的停下不动起来。

    石川见此,则单手一掐诀,身上锁链一下化为十几条蟒蛇般的激射而出,纷纷一闪的没入头颅中消失不见。

    这时,青年才长出了一口气,一口口精血接连喷出,手指掐动各种法印的冲头颅连连点出不已。

    男人头颅木然双目渐渐闭合而上,脸色也变得平静起来。

    石川一声低喝,扬手打出一道法决后,头颅顿时滴溜溜的和其身上锁链一同缩小起来,并最准化为一团黑气的没入腰间一个满是红绿符纹的皮袋中。

    “哈哈,好。石川,你终于收服了这头飞颅,它可是我们一脉收存多年的真正魔头,虽然大半是依仗了这条用深海寒光铁打造而成的伏魔链才能做到此事,但应付宗内大比话,却是绰绰有余了。本脉是否能够重振雄风的重任,就全在你一人身上了。”圭如泉走了过来,面带笑容的说道。

    “多谢师傅和二位师叔赏赐灵器,弟子这次大比定不会让本丢脸,一定会进入太阴碑前五之列。”石川也激动万分,当即半跪地上,几近发誓的说道。

    “我们三个既然将这条伏魔链赏赐给你,自然是觉得你是最合适之人。原本萧枫也是一个不错人选,但可惜他才刚刚进阶到后期灵徒,并且与人斗法经验太少,即使能降服飞颅,也不可能在大比中取得太前名次的。”朱赤也走了过来,缓缓说道。

    “弟子绝不会辜负三位师长的厚望!”石川再次诚心的说道。

    “好了,你起来吧。伏魔链和飞颅,你也才刚刚到手,还需要大量时间加以练习和熟悉的。从现在到大比开始,你就一直留在此地,两位师叔会亲自对你加以指点的。”圭如泉露出满意之色的说道。

    石川自然连连的点头称是。

    ……

    蛮鬼宗鬼物一脉的某间隐秘小屋中,杜海双臂环抱的半搂着牧云仙,两人神色异常的亲昵。

    “你这次真的也要争夺核心弟子的位置?”不知过了多久后,牧云仙才一抬螓首,一脸担心之色的问道。

    “嗯,我们上次进入幽冥鬼地,冒险采集到了那种东西,并花费如此大代价才炼制成那种灵丹,不就是为了今日而用的吗。你放心,本宗三十岁以下灵徒后期弟子原本就不太多,也就不足百人的样子。我再有此丹相助的话,相信定可在核定弟子中争得一个不错名次。如此一来,你师傅也就没有理由反对我二人在一起了。”杜海满脸毅然的回道。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

魔天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