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 第八十八章 太阴碑
    “那些丹药虽然对法力有不小增幅作用,但事后后患可同样不轻的。而以你实力想要在核心弟子中挣得靠前名次,肯定不可能只服用一两颗的。我实在担心,万一你……”牧云仙听了这话,反而更加担忧起来

    “放心,万一真的不行,我也不会太勉强自己的。况且这一次,若不争上一争的话,等到欧阳锌那贼子也进入到灵徒后期后,我们的麻烦只会更大,还不如现在就搏上一搏,将我们关系正式订下后,这样一来的话,就后顾无忧了。”杜海摇摇头的说道

    听到心爱之人如此一说,牧云仙也只能闭嘴不言了,两人仍然默默的偎依一起。

    ……

    “什么,师傅你将这件迷魂铃给徒儿了。”轻易少女有些吃惊的望着眼前的白发妇人。

    “不错。大比就要开始了,为师前一段时间带着你一心破解蛮力鬼王之谜,倒是差点耽误了你的修行。这件灵器是为师当年的成名灵器。你带着它在身上,相信不会坠了为师当年的名头。要让别人知道,我们阴煞一脉除了阳乾这小子外,还有其他弟子绝不弱于他。”白发妇人微微一笑,将手中拿出的一件黑色小钟塞进了少女手中。

    “多谢师尊赏赐,弟子一定不会辜负师傅厚爱的!”珈蓝半跪在地,恭敬的接过了黑色小钟。

    ……

    鬼舞一脉山峰之顶的大殿中,钱师姐和张翠儿面面相对的盘坐着,四手相抵,一缕缕灰气在二者身边盘旋环绕不已。

    在其旁边,一名面容清冷的紫衫女子正凝神端望着,正是那位“林师叔”。

    ……

    离蛮鬼宗百余里外的一座满是毒蛇的山谷中,一名浑身绿气翻滚的身影,正在群蛇中缓缓向谷口而行着,所过之处所有毒蛇纷纷倒退躲避,有几条稍微退的慢了些的,在一接触绿气的瞬间,就纷纷身躯一僵的倒毙而亡。

    这些绿气赫然比这些毒蛇还要毒上三分。

    ……

    幽冥鬼地中,一片阴气浓密的黑色密林中,有一名男子将全身脖颈以下处全都深埋泥土之中,只留出一颗干巴巴头颅的在外面。

    此头颅满脸泥土,根本看不出本来面容,也不知在此已经呆了多久。

    再过一小会儿后,头颅双目一睁而,露出一对银芒闪动的妖异之目。

    “真是可惜,我这铁尸之体还差一些时候才能真正大成。不过这也足够了。阳乾,你等着!看看我如何将你从太阴碑第一的位子拉下来。”头颅喃喃的说了两句。

    话音刚落,附近地面一下爆裂而开,从中激射出一道黑乎乎人影来,并大步一迈,向蛮鬼宗据点所在方向轰隆隆的走去,每一下都让附近地面微微一颤,仿佛身体奇重无比一般。

    ……

    两个月的时间转眼即过。

    这一日,柳鸣正在屋中双手掐诀,默默修炼着的时候,忽然蛮鬼宗主峰之上钟声大响。

    声音悠远清鸣,但一传入柳鸣耳中,却让其不由的热血上涌,斗志昂扬而起。

    柳鸣双目睁开,暗自数着钟声,当一查到三十六声的时候,才一下站起身来,推门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钟声也一下嘎然而止。

    这时候,整个蛮鬼宗上空朵朵灰云腾空而起,全都往主峰山脚下一落而去,转眼间就聚集了数千人之多

    其中固然有三十岁以下,准备参加大比的弟子,但更多的却是三十岁以上特来观战的众多老弟子。

    这些老弟子虽然无法参加大比,也没资格在太阴碑上留名,但这等数年一次才能一见的盛事,自然绝不会愿意错过的。

    而蛮鬼宗掌门,圭如泉等二十几名灵师更是早已站在了众人最前面,静静的在等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后,蛮鬼宗主峰前方看似空荡荡的虚空中,骤然间一阵无形波动传出,接着在一阵仙乐声中,前面所有景物就仿佛画卷般的一撕而开,现出一副截然不同雾茫茫天地。

    “有请阴咎师兄!”

    蛮鬼宗掌门见此情形,当即冲不远处的滚滚雾气恭敬一拜。

    其他众脉灵师跟在后面,同样如此。

    “怎么,四年的大比又到了。可我怎么感觉才刚刚睡了一小会儿的。你们这些家伙,莫非故意在哄骗我。”一个轰隆隆的声音,仿佛打雷般的从雾气中一传而出。

    “阴咎师兄息怒,要不是真是大比时间已到,我等怎敢做此事情,还请师兄施展莫大法力,再次开启太阴幻禁!”蛮鬼宗掌门急忙回道,神态竟然十分恭敬。

    “真是麻烦!谅你们也不敢真欺骗我,且等一下!”轰隆隆声音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接着整个大地骤然一震,所有雾气向四面八方一卷散开,一个百余丈高大,千亩大小的土黄色石山顿时在面前一现而出。

    此山颇有些奇怪,山上不但寸草不生,山顶处更是平缓宽广异常,并有数十块数丈高的天然石台,遍布各处。

    这些石台簇拥的中心处,一个三十多丈黑白色石碑,高高耸立在那里。

    柳鸣在远处稍微凝神一望后,就见碑上遍布密密麻麻的银字,写着无数人名在上的样子。

    “太阴幻禁已开,所有弟子都可进入其中了。”蛮鬼宗掌门见此情形,当即大声的传声道,就带着一干诸脉灵师,率先向黄色石山一飞而去。

    后面数千弟子见此,自然也跟着一涌而入。

    等所有弟子全都进入山上时后,白??魑砥?俅我幌侄?觯??街匦掳?y乃?共煌a?p>  这时,蛮鬼宗掌门已经站到了某一石台之上,目光四下一扫后,袖子一抖,一个数寸大小的扁平玉砖一飞而出。

    随之他口中念念有词,玉砖当即冲天而起,并飞快的迎风巨涨,转眼间就化为了一只数十丈长的悬浮玉台。

    一干灵师这才纷纷飞上玉台上,俯视下面数千弟子。

    “众弟子听好了,四年一次大比即将开始。本次比试规则和以前相同,将先由一般弟子挑战太阴碑上的核心弟子,等决出前一百名后,再由核心弟子间根据名次,由后到前的轮流挑战,最终决出前十,前三,和第一名的核心大师兄。具体挑战规则,众弟子可以去太阴碑下方仔细观看清楚。大比之中,生死自负,所有上台弟子均都要先签下生死令,但在比试中故意出手重伤者,肆意杀害同门者,同样会处于重罚。轻则上百鞭刑,重则废除法力,赶出师门。现在众弟子先去看清楚具体挑战规则,一炷香之后,大比将正式开始。”蛮鬼宗掌门在石台上谈谈的说道,虽然声音不大,却清楚异常的传入所有人耳中。

    随之他单手一扬,一根拇指粗细的香烛一飞而出,一颤后,静静的悬浮在其面前不动起来。

    一根手指再冲香烛再虚空一点。

    当即香烛顶端火光一现,一股檀香气息一散而出。

    这时,一名早已站在太阴碑下的灵师,也单手往碑上某处轻轻一拍。

    一阵嗡嗡声后,石碑上一层黑光流转,表面所有文字化为巨大光文的浮现而出,即使站在石山最边缘处弟子,也顿时将碑上文字看的一清二楚了。

    那些第一次参加大比的新弟子,纷纷踮足扬首,朝这些巨大光文一阵猛瞅不已。

    柳鸣站在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处,同样凝望着碑上所写文字。

    在所有银色光文最顶端,赫然是“阳乾”两个硕大光文。

    柳鸣见此,目光微微一眯。

    有关“阳乾”这位上界大比所有内门弟子大师兄的名字,他自然早已听人说过许多遍了。

    听说此人身具九灵脉和显阴灵体与一身,同时精通阴煞、炼尸两大支脉的秘术,不但曾经参加过上次生死试炼安然生还,还曾经取得不俗的成绩而回,宗内不少人都认为其成为灵师,根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但是阳乾取的足够资源后,在过去几年轰并未选择突破灵师,反而这数年间一直闭关不出,不知是在修炼某种秘术功法,还是想将基础打的更加牢靠,再选择突破灵师境界。

    如此一来,这位阳乾在新弟子中自然显得越发神秘,即使阴煞以外的其他支脉弟子中,也有不少人对其十分推崇。

    柳鸣心中将阳乾资料飞快转过一遍后,目光向下方一移。

    “丰蝉”“闵狩”“钱慧娘”等一个个名字纷纷浮现而出。

    太阴碑上前四名字,都是当年参加过生死试炼并活着返回的上界大比前十弟子,剩下的六人中,则有两人因为年纪已经超过三十,自动从太阴碑上取消名字。一人却冲破灵徒境界,已经成为灵师存在,还有三人却是永远陨落在了生死试炼之中。

    下面补充进来的其他前十弟子,自然是按照太阴碑排名,依次替补而上的。

    柳鸣也只对前十的弟子略有些了解,所以一看完这些人后,目光就朝下方具体比试规则说明一扫而去。

    (天呢,总算码出这一章了,好累啊!赶快睡觉去了,咱明天一早可还要开会的。)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

魔天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