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8章 劫夺
    冷不丁见了这般架势,交易厅里顿时一片混乱,惊呼尖叫声四起,大伙情不自禁地向另一边挤去,离门口越远越好,惊恐无比地望着这边,不知为什么忽然会出现如此惊人的变故。

    “大家静一静。”

    陈果提起丹田之气,朗声喝道。

    刹那间整座大厅都发出轰隆隆的回音,震得大伙耳鼓嗡嗡作响,惊呼嘈杂之声瞬间就被压了下去,大家一齐抬头望向陈果。

    “各位,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今儿这事,和大伙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我陈某人和萧先生有点生意要谈,耽误各位一点点时间,等我和萧先生谈完生意,交易会继续进行,我保证对大家不会造成任何伤害。陈某在这里各位朋友陪个礼道个歉,对不起啦!”

    陈果双手抱拳,做了个四方揖。

    听了这话,惊慌失措的客人们才惊魂稍定,安静了下来。只是看到那几把寒光四射的砍刀,想要完全放心,却也难能。奈何不得这是人家陈七爷的地盘,<爱上书屋 www.23sw.net谁也不敢跳出来做出头鸟。

    陈果对客人们客气归客气,但那只是做生意的小手段。真要是惹火了他,难道陈七爷就拿你没办法?在江湖上走南闯北,最重要的不是你自己的实力,而是眼色。

    眼色好的家伙,总能活得久一点。

    “萧先生,也请你见谅。不是陈某不讲规矩,实在这个事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

    安抚了其他客人,陈果这才对萧凡说道,依旧彬彬有礼,脸带微笑,不徐不疾。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陈老板是为了乌阳木?”

    “没错,萧先生。这乌阳木我已经找了四五年了,一直以来,不要说见到真货,甚至都没几个人听说过,连殷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没想到今天终于出现了。萧先生,这个东西我是志在必得,请萧先生让给我,不管什么价格,萧先生只管开口,只要我能给得起,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陈果珍重地说道。

    萧凡很认真地说道:“陈老板,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这乌阳木对于我来说,也一样十分重要。不是钱的问题。”

    网络上有句玩笑话:凡是说“不是钱的问题”,最终其实都是因为钱的问题。

    但这句话用在萧凡身上,确确实实不合适。

    萧凡说不是钱的问题,那就真的不是。

    陈果哈哈一笑,说道:“萧先生,我是个粗人,不会拐弯抹角。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一定要这个乌阳木。你不开价,那我给你开个价——两百万,现金。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如果萧先生不肯,那陈某就只能得罪了。萧先生和辛小姐都是读书人,来的都是客,我是真的不愿意这么干。所以,请萧先生不要让我为难。只要萧先生今儿成全我这个面子,从今往后,我就认下萧先生这个朋友,萧先生发句话,只要我陈某人能做得到,拼了命我也给你去干,就当我还你这个人情。”

    陈七爷不愧是西南三省市道上响当当的狠角色,一番话说得明明白白,却又入情入理。而且了解陈果性格的人都很清楚,陈七爷极讲义气,一口唾沫一根钉。他既然当着大伙的面说了这样的话,自食其言的可能性就非常的小。

    两百万现金,加上陈七爷的一诺千金,份量不可谓不重,开价不可谓不高。

    萧凡仔细打量了陈果几眼,立时了然于胸,轻声说道:“陈老板,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体内的暗疾,确实比较严重了……不介意的话,我给你把把脉。”

    萧凡话音未落,手腕尚未探出,陈果已经急速后退两步,竖掌护身,双眼微眯,摆出了凝神戒备的架势,说道:“对不起萧先生,这个我不能答应。”

    刚才萧凡和邓通天交手,别人看不明白,陈果可是一清二楚。

    眼见邓通天一招便被萧凡制住,陈果早已警惕万分。

    红砂掌和他修炼的“阎罗手”,都是极强的掌上功夫,不过一走阳刚一走阴柔。陈果曾经私下和邓通天切磋过,数十招内,以下风之势勉强打成平手。然而如果真的性命相搏,陈果估计自己八成不是邓通天的敌手。

    那个姓邓的野蛮家伙,是个狠角色。

    邓通天尚且敌不过眼前这个看似温和柔弱的年轻人,陈果哪里敢轻易将自己的脉门交到他手里去?邓通天是和萧凡做交易,他可是要从萧凡手中抢东西。

    情形完全不一样。

    “别动!”

    站在陈果身边的老六和另外一位彪悍汉子,同时拔出枪来,一齐指向萧凡。

    是那种老式的左轮手枪,很可能有好几十年历史了。庆元地处三省交界,自古是苗瑶杂处的化外之地,匪患横行。解放前大大小小的土匪有十几股,其后被大军剿灭。但一些枪支弹药还是散落在民间,几十年也未曾收缴干净。

    这两把左轮手枪,老则老矣,却未必就不管用了。

    取人性命应该还是轻而易举。

    陈果这才轻轻舒了口气。

    冷兵器时代和热武器时代的区别,就在这里,不怕你武功再高,身手再敏捷,也快不过枪弹吧?

    “老六,不要乱来!”

    不远处的殷正中见状,脸色大变,急匆匆叫了一声。

    武器再先进,那也要看在谁手里使用。不见得使用热武器的人,就一定会是最后的赢家。殷正中年过八旬,一辈子见过多少大风大浪?

    就老六这样的,你给他一挺机关枪,也未必就稳赢。

    殷正中就曾亲眼见到仅凭一柄匕首瞬间干掉四个持枪壮汉的绝顶高手,连手枪保险都来不及打开,就被一刀封喉。

    可惜殷正中这句提醒已经太迟。

    寒光一闪,老六和另外一个持枪汉子大声惨叫,手枪“哐当”落地,两人的手腕正中都插着一柄雪亮的小飞刀,鲜血淋漓。

    寒光再一闪,直奔两步外的陈果而去,出手的竟然是一直安安静静站在萧凡身后的辛琳,任谁也看不出这娇娇怯怯的姑娘,居然也是身怀绝技。

    陈果大惊,眼前寒芒耀眼,根本就看不清来路。高手交锋,连对方的来路都看不清,还怎么打?

    陈果也是个狠角色,当此之时,退无可退,一声低吼,双掌齐出,使出了“阎罗药手”的拼命招数,一股极腥的味道,立时四散飘溢而出。

    在“阎罗手”中间加上一个“药”字,绝不是无聊之举。

    大家看得眼花缭乱之际,殷正中急急叫道:“辛姑娘,手下留情!”

    随着这声呼喊,须发尽白,拄着拐杖的八旬老人,忽然之间变得如同一头猎豹般敏捷,闪电般向这边冲来,交易厅内风声大作,却是殷正中挥舞拐杖带起来的破空之声。

    威猛无铸。

    惊呼声响成一片。

    不少人脸上带着无比兴奋的神色。

    今儿个还真是过瘾啊,没想到连殷正中这老不死的,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瞧这个架势,三五条壮汉上前,都只有挨揍的份。

    下一刻,“呜呜”的破空之声,戛然而止。

    殷正中的牛头拐杖,忽然就定在了半空之中。仔细看去,却是被两只纤长白皙的手指夹住了。

    萧凡微笑着向殷正中点了点头。

    那坚韧无比的牛头拐杖,此刻宛如生了根似的,被萧凡左手食中二指牢牢夹住,殷正中连续运气三次,想要将拐杖夺回,却犹如石沉大海,不能撼动一丝一毫。

    殷正中红润如少年人的脸庞,瞬间变得苍白无血,嘴里急急叫道:“萧先生,手下留情。”

    萧凡微笑说道:“不要紧的,殷老,我们没有恶意。”

    这边刚刚说了两句话,只听得“嗤嗤”两声闷响,陈果一声痛“哼”。

    那边的博斗,居然也在瞬间就分出了胜负。

    待大伙看清了场中情形,顿时尖叫声又响成一片。

    只见陈果的两只手掌,一前一后,穿在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之上,而那柄极细极薄,如同峨眉刺相似的利剑,竟然持在辛琳的手中。

    暗红甚至带着淡紫色泽的血液,顺着锋锐的剑刃,一点点滴落下来。

    腥臭之息益发浓郁,中人欲呕。

    “七爷……”

    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的一众持刀大汉,慌了手脚,乱哄哄地叫嚷着,两个愣头青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举起砍刀往前冲。

    “都别动!”

    陈果咬着牙,一声厉喝。

    所有人都不敢动了,那两个正往前冲的愣头青也停住了脚步,又惊又怒。

    ps:推荐票记得投啊,兄弟们姐妹们!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