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 第10章 长生篇
    然而这三枚柳叶小刀的作用,还真是用来刺穴的。六针过去,陈果双掌汨汨涌出的鲜血,逐渐止住。

    陈果目瞪口呆。

    他虽然也算是武术高手,但刺穴止血之术,却只是听闻。庆元城里也有会针灸的医生,然而和萧凡绝对不在一个档次之上,天差地远。

    殷正中目不转睛地看着,轻叹一声:“真是神乎其技!”

    萧凡将沾血的柳叶小刀放到鼻端轻轻嗅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陈老板,阎罗手以药物浸泡双手来练功,原本也是正途。华夏武术,博大精深,各种练功的法门都有。佛门有易经洗髓,道家有脱胎换骨,都要借助药石之力。但你所修炼的药手,请恕我直言,一味讲究伤人的威力,已经走入歧途,不是正道……这个不能怪你,应该是师门所传有误。等你体内的寒毒排净之后,再练本门功法,川乌,蟾砂,蜈蚣,全蝎这几味药,最好不要再用了。”

    陈果现在对萧凡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想都不想,\爱上书屋 www.23sw.net忙不迭地点头答应,心中暗想,难怪老不死四十来岁就退出江湖,跑到庆元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躲着,原来是师门所传的练功方法本来就有很大的缺陷。自己若不是机缘巧合,碰到萧凡这样的大能之士,下场只怕比老不死还惨。至少老不死见机得快,虽然躲了几十年,总归活到了九十几岁,自己绝对扛不了那么久。就算侥幸找到了乌阳木,按方服药,乌阳木用量不对,只有死得更快。

    也许是自己命不该绝,上天才会将这个大救星送到眼前,将自己从地狱门口拉了回来。

    萧凡又仔细看了看陈果的面相,微微颔首,说道:“陈老板,你祖上颇有阴德,原本应当福泽绵长。不过你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太走偏锋,将阴功祖德折损不少。从今往后,我劝你还是要多行善事,多积阴德。于你自己,于你的家人都有莫大好处。”

    “是是,陈某……在下一定谨记萧先生教诲,痛改前非,绝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

    陈果额头冷汗汨汨而下,脸色变得十分苍白。

    “嗯。”

    萧凡轻轻点头。

    “迦儿,乌阳木取三钱给陈老板。”

    辛琳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取出那个土黄色的藤制小盒子,纤巧的手指略一用力,盒子应手而碎,原本镶嵌在盒子四周作为装饰物的乌黑藤条,悠忽间弹得笔直,仿佛有灵性一般,微微颤动不已。

    辛琳指缝间寒芒闪烁,三截寸许长的乌阳木被截了下来,截面处整整齐齐,闪耀着乌金般的光泽,隐隐有一股灵气在流转。

    刹那间陈果只觉得热浪扑面而来,周边温度骤然升高。

    殷正中顿时张大了嘴合不拢来,叹道:“天下至阳第二,果然名不虚传。”

    当然这种骤然升温的现象,转瞬即逝,乌阳木的截面转眼又变得黑黝黝的,没有半点光泽,看上去和普通的藤条毫无二致。

    辛琳朝陈果摊开雪白的手掌,粉嫩嫩的,任谁也想不到,这只手一旦握剑,几个照面便将陈七爷威震西南的“阎罗药手”像肉串般串在一块。

    陈果忙即站起身来,伸出被鲜血染得通红的双掌,恭恭敬敬地从辛琳手里接过了三截宝贝疙瘩。放在手心仔细察看,没有任何出奇之处。

    萧凡缓缓起身。

    “殷老,陈老板,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陈果顿时急了眼,一迭声说道:“萧先生,辛姑娘,这,这怎么可以?两位帮了我这么大的忙,等于是救了我陈老七的命,就这样走了,怎么可以?那我还不得被朋友们笑话死?无论如何,也要请两位多住上几天,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这种救命大恩,无论如何都必须好好报答才行。

    陈七爷并非不知好歹,不懂恩义的浑人。

    萧凡笑了笑,说道:“陈老板,好意心领。日后或许还会有要麻烦你的时候。”

    “当然当然,只要萧先生看得起,当我陈老七是朋友,今后不管什么事,只要萧先生一句话,火里火里去,水里水里去,我要皱一下眉头,就不姓陈!”

    陈果赌咒发誓般说道。

    “萧先生,不管怎么样,住一个晚上,一个晚上总可以吧?明天,我为两位践行。”

    萧凡又轻轻一笑,再不多言,举步向前。

    陈果见状,也委实无奈,立马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说道:“那……那请萧先生等几分钟,我,我怎么也要表示一点心意……”

    说完,不待萧凡开口,便即抢步上前,推开总统套厚重的雕花红木大门,朝等候在外,手腕处缠着厚厚一圈绷带的老六低声吩咐道:“快,去拿五十万现金,马上送过来,越快越好……”

    大晚上的,银行早已关门,五十万现金,已经是庆元大酒店保险柜里全部的预备金了。在这偏远山城,五十万现金,几乎没有什么事办不到的。

    老六也不敢问为什么,答应一声,拔腿就跑。

    萧凡却没有打算等他,微笑着和殷正中握手道别,和辛琳一起,很快就到了庆元大酒店的停车坪,停车坪旁边的草丛中黑影一闪,直向萧凡扑来。

    “黑麟。”

    萧凡微微一笑,伸出了手臂。

    那黑影直接就扑进了他的怀里,仔细看去,原来是一头通体乌黑的大猫,浑身上下,乌黑发亮,再无一根杂毛,只有两只眼睛闪耀着绿莹莹的光芒,暗夜之中,一见之下就令人不寒而栗。

    两人一猫,坐进了一台挂着益东省会灵岩市牌照的普通国产小轿车。辛琳启动车子,轻轻巧巧从一大堆豪华小车里转了出来。

    “萧先生,等一下,请等一下……”

    小车刚刚离开停车坪,陈果提着一个硕大的密码箱,大叫着追了上来,满头大汗。

    小车没有丝毫减速之意,径直向大门口驶去。

    陈果追了几步,只得站住了。

    人家摆明不要他的好处,让他欠个大人情。

    非常之人,必行非常之事。

    小车驶出大门的刹那,两道绿莹莹的目光忽然在车窗处闪现,刹那间陈果浑身寒毛倒竖,和不久前在交易大厅走廊上被人窥视的感觉一模一样。

    这种诡异的感觉又是一闪即逝,下一刻,小车便拐弯,消失在夜空之中。

    陈果愣愣地站在原地,半晌无语。

    老六跟在后边,探头探脑,望着七爷手里拿个密码箱,暗暗咋舌。

    这什么人啊,五十万现票子都不要?

    可是看他们开的那车,也太掉份了,不像是什么大阔佬嘛……

    自然,这些话老六是绝对不敢当着七爷的面说出来的,只能在心里纳闷。

    庆元城不大,小车很快就出了城,上了省道线。这条省道线前两年刚刚拓宽翻修过,路况很不错。晚上没什么车,路面空空旷旷的,视野良好。

    “为什么要帮他?”

    辛琳淡淡地问道。

    她的面容似乎又起了些变化,益发的漂亮了。

    “看他的面相,不该横死。而且祖上阴德浩荡,是积善之家,主贵人相助。”

    萧凡坐在副驾驶座上,黑麟静悄悄地趴在他的怀里,萧凡慢慢抚摸着黑麟柔顺的毛发,轻声说道。

    辛琳轻轻一撇嘴,说道:“这个贵人就是你了?偏你们无极门,就有这么多讲究。”

    原本无论什么时候,这女孩都是安安静静的,如梦似幻,令人不知不觉间就如同雾里看花一般,不似红尘之人,这么轻轻一撇嘴,却忽然间平添几许娇媚,让她整个人都灵动起来,骤然多了几分“生气”。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无极门本就不能算是纯粹的江湖流派,而是正统道门传承。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细论起来,无极是诸道之祖。老子创道教之前,无极道统就已经存在了。这也是无极门和你们七妙宫最大的不同。”

    辛琳“哼”了一声,似乎不想和他继续讨论这个问题。淡淡的红唇紧抿起来,恰到好处地形成一道小弧线,看上去有些许倔强之意。

    无极门和七妙宫的纠缠,延续了数百上千年。历代七妙宫主,孜孜以求的最大目标就是打败无极门,将无极门那些骄傲到骨子里头的讨厌男人踩在脚下。让辛琳郁闷无比的是,千年以来,似乎还从未有哪一代七妙宫主曾经完成过这样的壮举,最终都只能带着无比的遗憾,将这个终极梦想作为遗训,郑重地传给下一代宫主。

    无极门,实在强大得太离谱了。

    比如萧凡,辛琳跟他在一起生活已经有三年之久,甚至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到目前为止,萧凡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些什么,辛琳还是猜不到。

    刚才那事,如果搁在辛琳身上,绝对不会如此处置。

    三钱乌阳木,那是何等珍贵?

    竟然浪费在陈果那样的人身上,简直不可思议。

    和辛琳不同,萧凡对辛琳心中所想,似乎一清二楚,微笑着轻声说道:“迦儿,七妙宫也有长生之法。追求长生之道,本就是逆天行事。唯有多行善事,广积阴德,才能夺天地造化。”

    “长生之道?”

    辛琳又撇撇嘴,有点不屑。

    “还是等你找回你们无极门散失的长生篇再说吧。”

    “长生篇已经散失不知多少年,想要找回来,谈何容易……”

    萧凡叹了口气,轻轻摇头。

    ps:下午求推荐票好不好呢?怕有些哥们忘记了,求一声,谢谢哈!

    另外,今晚十九点三十分,就是下午七点半,馅饼上三江访谈,有兴趣有空的哥们姐们,请去捧个场,直接从起点首页三江访谈馅饼的头像那里点进去就可以,等你来哦!!!

大豪门书友推荐阅读: